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我的三国全面战争 > 第五百七九章 脸面要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直到周围众人的目光都被他们两吸引过来,马云鹭才放下手中筷子,脸上遍布阴云,独自吃起面来,不再搭理一旁赵云。

  “不是说随便猜么,怎么,真生气了?”赵云呵呵笑起来,看来送金子的事是另有缘故。

  “那到不是,饿了!”

  “你还别说,我真想去见见送你金子的这个人,如此大方之人,一定是家财万贯吧!”赵云见对方不是真的生气,于是也拿起筷子吃起面来。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好,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豪爽之士!”说来像张彩云这种大方女子,马云鹭以前也不敢想象,没想到世间竟然真的有这种人。

  于是两人竞相吃面,生怕输给周围人一样。

  丢下几杖铜钱,沿街叫了辆马车,云鹭带着赵云直奔凤凰酒楼而去。

  桑树之下,吴掌柜正弓着腰于水井边打水,见有客官马车进院,急忙放下水桶迎将出来。

  “是你?”见马云鹭领着一位俊俏公子回来,脸上笑成花样,吴掌柜也跟着呵呵,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不知又从哪里泡到富家公子一杖,真是厉害。

  “吴掌柜,向您打听个事,就是昨日来店里的那位曹姓公子和张氏夫人,他们住在何地?”马云鹭突然想起吴掌柜是西凉的卧底,有些不自在,但还是问出了口。

  吴掌柜正瞅着赵云不放,这身材品相加上腰间佩的宝剑,一眼便看得出,是习武世家。

  “你们不是好友么,住哪还用问我?”

  “说实话,我们那日也是初次相识,还请吴掌柜告之于我,今番前往拜会!”

  吴掌柜有些失望,看来马家妹妹对他们的计划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想想也罢,大家各干各的,互不干扰,也是件好事,于是将曹均的住址写下来交到对方手上。

  “我说,马姑娘,要是想通了,随时再来找我们,毕竟你也是马家的人,应该时时想着为家族的发展奉献点力量!”见对方登上马车,吴掌柜最后提醒一句。

  “驾!”明显是多嘴了,没有得到任何回话,那马车拐个弯,朝纸上的地点飞驰而去。

  “你和刚才那家店的掌柜好像很熟啊?”回想起那人看自己的眼神,赵云似乎返过神来。

  “一般般啦,只是和朋友在他家吃过饭!”马云鹭不想让他知道的太多。

  一路斗嘴,半刻钟不到,马车突然钝住,两人同时向前一倾。

  “两位,到地方了!”马车夫跳下车,手里抚着鞭子,打量着插在沙石路边上那栋别院,没想到两位看似富贵的客人所结交的朋友,家境不过如此。

  “你确定是这家人送你的金子?”赵云踏在松软的沙石上,遥望过去。

  “或许人家是富不外露呢,走,进去看看!”马云鹭拉着赵云的手,离开马车,向院内携步走去。

  “喂,张小姐,你家鸡又飞过来了,下次再过来抢食我可要宰了吃啦!”还没走到院门口,便见隔壁院子传来炮喊声,紧接着一只扑翅的老母鸡被人从院墙外面飞丢而出。

  “别扔,别扔,李大娘,她肚子里还有鸡呢,别砸坏了!”说话声从堂屋传出来,一个扎着头巾的妇人急步出来,刚跨过门槛,她愣愣地看着院门口。

  马云鹭认得真切,那人便是上次在凤凰酒楼遇见的张彩云,只是,此刻卸去装扮的她显老几分,双手挽着袖子,手臂还在往下滴水,像是在干洗刷的活。

  “彩云姐,真是你,我来看你来了!”她忍不住掂起脚尖大声喊。

  “哟哟,张小姐果然是名门之后,还能结识这么体面的公子小姐,看不出来啊!”只听到旁边木门嘎吱,有位五十来岁的妇人挂着麻子脸撞出来,手上夹着两个鸡蛋。

  “蛋还你!”

  张彩云见这三人都挤在院门外,有些羞于见人,不过既然被对方看到,总不能不让进来,于是信步出来将门栓拉开。

  “大白天栓什么门啊,还你了啊,下次它再飞过来,命可留,蛋归我,呵呵!”李大娘假惺惺地笑了笑,咧着嘴回去自己院子,却将院门留着。

  “谢了啊!”张彩云接过鸡蛋,在怀里擦了擦,一时又住了手。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她又看见旁边站着位眉目俊朗的公子,于是将手背到后面去。

  “来看看你啊,难道不让我们进去么?”马云鹭觉得哪里不大对劲,一位富家小姐怎么看上去如此寒碜,不会是故意装的吧,怕强盗前来打劫。

  “呃,来,两位里面请!”张彩云走在前面,又将手放至胸前,像是在保护手里那两只鸡蛋。

  堂屋内显得非常简陋,缺角的案几卧在火炉边上,几张胡床围在旁边,不过主人似乎有些生活情趣,几只精制瓷茶杯出现得不合时宜。

  张彩云将鸡蛋放入器柜抽屉中,顺势拿出一袋茶叶,所剩不多,干脆全部倒入壶中,又将壶挂于燃着明火的炭炉之上,他们家看似简单,用度却超过寻常百姓家,想必处在一种非常尴尬的生活境地。

  “姐姐,别忙了,你先坐下!”马云鹭拉着对方衣袖,让她围坐于火炉旁,赵云垂着眼皮,这样的家境,竟然能将一锭金子轻意送人,眼前之人真不简单。

  马云鹭从怀里掏出那包兑换来的银钱,将它塞到张彩云怀里。

  “我已经找到他了,所以不再需要钱,现在还给姐姐贴补家用,拿着!”

  “这怎么行,说好是送你的,又如何收回,不行!”张彩云一把推开,她跟着曹均过苦日子,并不是怕穷,而是怕别人瞧不起,所以他们两人每隔几天便会去城里大酒楼消费一次,是为了让那些人继续尊重他们的出身。

  “姐姐,你生活过得如此拮据,比我更需要它们,拿着!”马云鹭又推了回去。

  “那,好吧,你们稍坐,我让他去集市上买点酒肉来,咱们吃顿家常便饭!”张彩云看了看赵云的打扮,却实是富贵人家,于是拿着钱走向里屋。

  赵云拨了拨火盆里的黑炭,此时从里屋走出一位青年。

  “哎呀,原来是马妹妹啊,找到心上人啦,看起来不错哦,不知是哪家豪门公子!”曹均怀里鼓鼓的,大步走到火炉前,蹲下来打量赵云。

  “幸会幸会!”赵云连忙起身朝他拱手。

  “这位是赵...”没等马云鹭说完,赵云暗自掐了她一下。

  “鄙人姓赵名平,荆州人士!”

  “哦,荆州人有钱得很,那边出大商人,呵呵!”

  “别贫了,快些去买东西!”张彩云见他舍不得走,果断推了一把,最近几天伙食不好,早就嘴馋,刚才那两个鸡蛋差点就被煮了。

  “好好,诸位稍等,我去买些猪肘子和凤爪来下酒!”这一提醒,曹均也来了劲,现在有钱了,可以挺直腰板对付那几个平日抠抠馊馊的屠夫。

  “两位用茶!”说话间,张彩云倒好热茶,推到案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