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重生为君 > 867.攻开江城(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重庆府内,赵大、赵虎两人率领飞龙军出城,大军万人蔓延向着东边培洲郡城培陵而去。

  岳鹏亲率天魁军南下进攻南川。

  苗右里、郑益杭、庞文波等人留守重庆。

  达州。

  肖玉林率天捷军于清晨出城,奔赴开州郡城开江。仅到下午,刘子俊也率天雄军出城,同样奔赴开江。

  达州这边的情形较之重庆那边更是难堪,大理军占据数州,有合围夔州府之势。

  肖玉林、刘子俊两人出城,未必没有去驰援夔州府的意思。

  相较于区区达州,无疑夔州府才是坚壁清野战略中的重中之重。

  而相应的,在大宋禁军有所动静以后,大理军也很快便有了针对性的调动。

  此时他们的兵力散布在被他们占据的州县之内,在弄清楚大宋禁军意图以后,自是免不得要调兵遣将前往抵挡。

  ??州大理军似是也知道北部的形势变化,忽的率军离开??州,继续往北行进。直接兵进珍州绥阳。

  珍州和这些少数部族的州县可是不同,乃是真正大宋治下的城池。

  张珏得到斥候汇报,也当即率军启程,紧追??州大理军的步伐。

  粗略算来,夔州路境内竟是已汇聚新宋、大理、大宋三国兵力共计数十万之巨。

  战火似乎又将燃起。

  如此仅过两日。

  肖玉林、刘子俊两人率领大军便到得开江城外。

  开江城外东面有清水、叠江流过,不乏水源,护城河内浑浊的河水滔滔。

  以砖石搭建的城头上,可见得大理军的旗帜蔓延,军甲森森。

  看军旗,乃是白马军中的虎贲军。

  新宋龙游、虎贲、铁马三军从达州沿线进攻大宋,虎贲军虽名气不如龙游军,却也是白马七军中仅次于龙游军的存在。

  此时谁也不知道开江城内到底汇聚着多少虎贲军。

  而肖玉林、刘子俊两人军中,却并不足两万人。

  两人率着大军直到得开江城西门外数百米处才缓缓停下。军中骑、步军卒约莫各占半数,俱是穿着整齐的墨甲。

  旗帜、披风在风中摇荡。

  天勇、天捷两军各自成阵。

  遥遥望去,可以见得刘子俊、肖玉林两人俱是在阵中深处。旁侧有大纛高高竖起。

  军前有军中猛将持枪立马,怒视城头。

  而在城头,也有不少大理军将领冷冷看着这城外。

  在他们旁侧,是许许多多的投炮车。

  弓弩手们站在墙垛之后,仅仅露出箭矢尖端,寒芒闪烁着。

  还有弩车,那如同标枪般的利箭更是显得动人心魄。

  弩车虽欠缺灵活性,但用于守城却是利器。其射程较之掷弹筒都不差太多。

  如此对峙有约莫十余分钟。

  肖玉林军中先有动静。

  只见得行女车上的令旗兵摇动起手中红色令箭。

  然后,军中便有士卒弓着腰匆匆跑到了阵前。

  有约莫两百人,正是掷弹筒营。

  跑到阵前以后,这两百人俱是半蹲在地上,然后其中一人将背上木匣子取下,放在地上打开。

  里面是黑黝黝的掷弹筒。

  士卒以两人为组,相互配合,以很快的速度将掷弹筒组合起来。

  紧接着刘子俊军中也见动静。

  同样是掷弹筒营将士跑到军前架炮。

  大宋的这种神兵利器,对于大理军而言绝对是种莫大的威慑。

  现在,宋军中的热气球他们尚且都可以同样用热气球进行抵挡。但是掷弹筒,他们却是无可奈何。

  等得整整两百挺掷弹筒在宋军阵前摆开,城头上的虎贲军将领们脸色不禁都是有些难看。

  然后,有将领挥手,对着城下喝道:“将他们押上来!”

  有不计其数的百姓被押上城头。

  这些百姓的手都用麻绳给捆缚着,旁侧还有持着长枪的虎贲军士卒看守。

  又是这种无耻至极的方法。

  但天捷、天雄两军的掷弹筒营见到此幕,并没有要撤退迹象。

  天雄军立马在军前的先锋猛将对着城头大喝道:“尔等若是识趣,便速速弃城投降。不然,即刻让尔等死于炮火之下!”

  城头有虎贲将领回应,“难道你们不顾这些百姓的死活了?”

  军中刘子俊清冷嗤笑。

  开州知州举州投降新宋,此时开州便是大宋之敌。眼下大宋这种情形之下,哪里还会去顾及那么多。

  纵是皇上也往各军中传达了圣意,万不得已之下,可以舍小众而求大全。

  因为只有尽快的结束战事,才能解救更多的百姓。

  “开炮示威!”

  刘子俊和肖玉林两人几乎同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然后军前便有炮响。

  天捷军、天雄军两军阵前百挺掷弹筒,俱是有十挺同时发射出炮弹去。

  这些炮弹都打在开江城的城墙上。

  碎石纷飞。

  烟尘扬起。

  城头有惨叫声响。

  虎贲军将领们俱是露出些微惊色。

  他们的确没有想到宋军如今竟是会不再顾及这些百姓。这让得他们以百姓要挟宋军的方法彻底失效。

  有将领匆匆带着士卒往城头下跑去。

  而宋军在炮停以后,也没有再继续开炮。

  刘子俊、肖玉林两人都是举着望远镜瞧着城头。

  他们自是看到城头上有不少新宋将士正在撤往城下。

  这也不知道是打算弃守城墙还是打算做什么。

  但不管如何,这开江城总是要拿下的。

  又过数分钟,天捷军中行女车上有令旗再度摇动起来。

  前头掷弹筒营的营帐见得令旗摇动,大声喝道:“准备开炮!”

  紧接着天雄军前也是响起同样的声音。

  两支大宋禁军进攻这区区开江城,刘子俊、肖玉林两人都是抱着势在必得的想法。

  “开炮!”

  随着最后的大喝声响起,开江城西门在眨眼间便被炮火覆盖。

  硝烟弥漫。

  城头上碎肉横飞。

  有弩车发射出那如标枪般的箭矢,带着破空之声射到城下。

  但是,这些标枪却都落在掷弹筒营的前面。其射程,终究还是不如掷弹筒。

  肖玉林、刘子俊两人对这距离又把握得极为巧妙。

  这只让得城头上的虎贲军将领俱是惶惶,又恨得直咬牙。只恨己方军中没有掷弹筒这样的利器。

  若是他们的军备也能和宋军这般强大,他们虎贲军又岂会落到如此被动的局面?

  仅仅只是两轮炮响过后,城头上的虎贲军便几乎是哑火了。

  不知道多少弩车、士卒、投石车在刚刚的爆炸中被炸毁。

  “杀!”

  大宋天捷、天雄两军中大纛摇动,鼓声忽响,喊杀声忽的震天。

  步卒们在掷弹筒的掩护下向着开江城门发起进攻。

  这样的破城演习,他们在军区内已不知道训练过多少次,可以说是轻车熟路。

  城头上有投石车抛掷出轰天雷进行抵挡,但少得可怜。

  经过刚刚的爆炸以后,城头上便是连士卒也没剩下多少了。

  他们要想抵挡住天捷、天雄两军的同时进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两军步卒接近万人,气势汹汹很快便冲到护城河外。

  新宋军做得很绝,连护城河上原本用于通行的石桥,这个时候都已经全部被他们炸毁。

  这几乎是断绝了宋军用重型器械攻城的可能。

  但肖玉林、刘子俊两人似乎也没这个打算。

  现在的大宋军中根本就没有多少重型器械。以往的撞城锤、云梯等等,几乎都被弃之不用了。

  有士卒直接套着囊袋跳进水中。

  还有军中神枪手半蹲在地上,瞄准了城门上吊桥的绳索。

  只听得枪响。

  极重的吊桥轰隆落地,横亘在了护城河上。

  虽吊桥并不如何宽,但却这仍是让得大宋禁军有了攻向城门的道路。

  城头上的虎贲军将士傻眼。

  他们显然并未想过,宋军竟然还能用这样的方法近城。

  有将领连连喝道:“抛雷!射箭!拦住他们!”

  但他们的声音,在接连的炮响声中显得是那般的微不可闻。

  许多大宋禁军沿着吊桥冲向城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