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番外 > 隋和·后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您可以在已有款式中挑选,也可以进行定制。绳子的材质,吊坠、装饰,都可以定制。”设计师把图册推到隋和面前。

  隋和翻着图册,发现编绳的样式倒是不复杂,设计亮点基本在吊坠上,简单如爱心、鲜花、四叶草,可爱如海豚、天鹅、猫咪等动物,再比如一些有设计感的不规则图形等等,材质有白金、玫瑰金、宝石等等。

  但一圈看下来,都是比较适合女生的款式,隋和难以想象它戴在顾植脖子上的样子。可他答应了白龙,要重新送他一根红色颈绳。

  原先那根送给白龙的红色颈绳,因为残留了少许白龙的灵魂能量没有剥离,被隋和带去了吞星兽那个小世界。

  后来回收上将顾植的灵魂碎片的时候,红绳上残留的灵魂能量与顾植的灵魂碎片融合,红绳变回了那根用系统能量编出来的普通绳子,属于临时性系统道具,无法带回主世界,隋和便让系统将它回收了。

  原先那红绳戴在白龙脖子上一点也不突兀,可如今要给顾植戴,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隋和将图册合上,对这位母亲名下的珠宝品牌的高级设计师说:“我其实想要偏中性、男性一点的款式,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方面的设计?”

  设计师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少东家的爱人是个男人,但良好的职业素养让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忙道:“这方面的设计确实比较少,但我们可以提供几种设计方案供您挑选,不知道您急不急着要?”

  “不急,”隋和放下图册起身,“出了图样之后请联系我。”

  设计师起身送他:“没问题。”

  见完设计师,隋和去停车场取车,给顾植打了一个视频电话。

  通讯画面中的顾植穿着围裙,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拿着锅铲,问他:“忙完了?”

  “嗯。”隋和在自家公司有不少股份,偶尔需要在股东大会上露露脸。今天开完会,他转道来了珠宝公司。

  “你在做饭?”隋和问他,“什么菜?”

  “水煮牛肉,椒盐鸡块,我还做了布丁。”顾植说着,把手机镜头对着锅里的椒盐鸡块。

  隋和仿佛闻见了香味,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我马上回来!”

  见过家长之后,两人就顺理成章住到了一起,开启了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已经在小世界里过了几辈子的两个人,进入了老夫老妻的模式。

  但床上出力的是顾植,床下贤惠的还是顾植。

  隋和就是个晚上侍寝、白天恃宠而骄的皇后。

  当然皇后娘娘也不至于那么懒,偶尔也陪陛下打打江山(做做任务),整整内务(做做家务)。

  总之,小日子过得美滋滋,偶尔还能去小世界找点刺激和新鲜感。

  “注意安全,等你回来开饭。”顾植叮嘱了两句,让隋和先挂了电话。

  刚开出停车场,隋和突然接到了齐齐的通讯连接,接通后车载显示屏上出现了齐齐的虚拟影像。

  “爸爸!你现在是一个人吗?顾爸爸在你身边吗?”齐齐紧张兮兮地问。

  隋和:“我一个人在外面,怎么了?”

  “你在开车?”齐齐问他,“你最好在路边停一下,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隋和微微一愣,将车子靠边停下,“怎么了?神神秘秘的。”

  齐齐在那头压低了声音夸张地说:“我发现了顾爸爸的秘密!”

  齐齐打开一个窗口给隋和看,解释道:“我这两天在整理我的数据库,扫描到一堆名称相似的文件,仔细一看,都是咱们之前做过的任务记录。”

  隋和微微蹙眉,任务记录的统一命名格式是以小世界的编号作为前缀,接着是世界属性,最后任务员姓名和当时使用的身份。

  例如【N757361-古代武侠世界-隋和-江问星】。

  但现在,每个文件都出现了一个名称相似的文件,比如【N757361-古代武侠世界-顾植-洛九天】。

  这两个名称相似的文件被齐齐用红圈圈了出来,隋和一眼就注意到了。可除此之外,每一个隋和的任务记录文件,都有一个属于顾植的名称相似的文件。

  隋和呆呆地看着显示屏,问:“这些都是……”

  “是凌易数据库里的文件!”齐齐悄声道,“前段时间顾爸爸对你开放了凌易的权限,我和凌易也实现了数据对接。最近我整理自己的数据库,扫描的时候忘了切断链接,结果把凌易数据库内的文件也扫了出来。”

  “爸爸你看,顾爸爸一直在跟踪我们。”

  隋和舔了舔唇,指尖微颤地点上显示屏,说:“连接我的车载系统,我看看。”

  他知道顾植既然对他共享了权限,又没有额外加密,就是默许他看的意思,但他从来没有翻看伴侣数据记录的打算。点开属于顾植的任务记录前,隋和万分犹豫,要不要看?

  他将列表往下滑,越来越震惊。尽管看着文件后缀顾植当时使用的身份隋和就已经猜到了大概,但他万万没有想到,顾植曾用一些他完全没有印象的身份,出现在他做过的大部分任务中,甚至在他最早的考核任务中也出现过。

  隋和点开那个文件,顾植的视角展现在他面前:他是一个医生,在隋和胃病住院时来查过房,轻轻拍了拍熟睡的隋和的脑袋。很轻,隋和没有任何印象。连系统也都没有觉得异常。

  这些文件显示,顾植扮演过许许多多这样的路人甲,悄悄出现在隋和身边,在隋和被追杀时故意给追兵指错路的乞丐,雨天打伞撑过隋和一段路的路人甲,和隋和一起抓小偷的路人乙,考场里帮隋和捡起橡皮擦的监考老师,画室开张时给隋和送花篮的隔壁花店老板……

  形形色色的,不插手他的任务,却又与他有过短暂交集、给予他温柔善意的路人甲。

  顾植只是短暂借用他们的身体,制造一场微不足道的巧遇,与隋和擦肩而过,相视一笑。

  只有编号为N757361的那个古代武侠世界,顾植借用洛九天的身体之时,洛九天恰好被嫉妒他的九剑山庄少庄主暗害,练功时走火入魔暴毙。

  顾植进入洛九天的身体,让少庄主以为洛九天福大命大逃过一劫。而老庄主又派洛九天去摘星阁,替宝贝儿子向江问星的师姐提亲。

  顾植知道江问星就是隋和,便没有放过这次机会,扮演起了洛九天。

  那次见面,江问星一眼就瞧上了洛九天,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以致后来,顾植压根不舍得脱离洛九天的身体离开这个小世界。

  得知九剑山庄为了天下至宝藏星图算计摘星阁之时,顾植又忍不住偷偷保护隋和。他先是除掉少庄主,成为九剑山庄唯一的继承人,再慢慢架空患病的老庄主,而后又盗取藏星图试图将祸水全部引到自己身上,替摘星阁挡灾。

  他想替摘星阁、替江家准备好退路,却仍是慢了一步。整个武林一块围攻摘星阁,而他准备不足,哪怕率领九剑山庄反水,破坏了其中一些计划,也犹如蜉蝣撼大树,没能保住江问星。

  “江问星”死后,顾植替他扫尾完成了任务,虽然与任务中心发布给隋和的任务主线大庭相径,但好在最终殊途同归,维护了小世界的稳定。

  而顾植在递交给任务中心的报告中,将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是他认出了隋和却故意不说,是他明知拿到了相反的任务主线却不告知隋和,是他故意……捉弄隋和。

  隋和看到这里,无奈地笑了出来,笑着笑着却红了眼眶,低声骂他傻子,蠢蛋。

  顾植分明是为了替隋和承担任务失败的责任,而他却因此对顾植记仇。

  “爸爸,”齐齐的声音拉回隋和的思绪,“爸爸,顺着这些文件的位置,我还发现了一个任务记录。”

  齐齐找到那个文件夹,其中只有一个文件【N24983-古代玄幻世界-顾植-容奇】。

  隋和在看见“容奇”这两个字的时候心头猛地一跳,不禁捂住胸口揉了揉。他皱着眉在脑海中翻了许久的记忆,不确定地问:“这个编号的小世界,我没有去过吧?”

  “没有。”齐齐说,“根据时间记录,那个时候你还没有进入维护中心任职。这应该是顾爸爸自己的任务记录,但是没有归在顾爸爸的任务记录文件夹内,而是和刚才那些文件放在一起。”

  隋和一下子明白了齐齐的意思,刚刚那些文件,全部是和他有关的记录,唯独这个例外,但若是例外,为何会放在一起?

  隋和伸手想要点开那个文件,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止不住的发抖。

  “叩叩叩——”车窗玻璃突然被敲响,吓了隋一跳。

  20分钟前还在家里做饭的顾植出现在车窗外,隋和打开车门锁,顾植拉开车门,对隋和说:“回家吧。”

  他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哀求的意味,隋和察觉到了,于是更加不解,扭头看向车载显示屏,他的指尖距离屏幕不过一寸的距离,抬手轻轻一点就能打开那个文件……

  可顾植这个时候赶过来,显然是通过凌易知道了隋和的浏览痕迹,特意赶来阻止他吗?

  阻止他打开潘多拉魔盒……

  顾植弯腰拉过他的手:“回家再看,嗯?”

  隋和说好,切断了和齐齐的通讯,载着顾植回家。

  一路上两人心思各异。

  隋和心中掠过无数种可能,却不知从何问起。

  原来,哪怕再亲密的爱人也会有秘密,当这些秘密被翻出来,会让双方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回到家,顾植拉着隋和进影音室,隋和却突然停住了脚步,“我不看了。”

  顾植笑了一下:“我还挺想让你知道的。”

  隋和:“为什么?”

  顾植说:“想知道你会不会恨我。”

  隋和心里咯噔一下,甩开他扭头往卧室走,“我不看了,不看了!”

  也许是顾植的过去呢?是他和别人的过去,所以和与自己有关的东西放在一起……那怎么不把文件夹命名成“我的前任和现任”呢?

  顾植上前从背后抱住他,劝到:“看吧,你都已经知道了,不看反而心里有疙瘩,容易多想。”

  他对隋和开放系统权限的时候就知道,隋和某天可能会看到这些记录。但他并没有将这些记录加密或销毁,而是心里又担心又期待,担心隋和知道之后怨他,又期待隋和知道之后的真实反应。

  隋和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对他说:“那就看吧。”

  于是顾植抱着他窝在影音室的懒人沙发上,打开了那个任务记录。对于顾植来说刻骨铭心的一辈子,以他的视角,像一部影片一般呈现在隋和眼前。

  隋和看见第一幕就不说话了,只紧紧抓着顾植横在腰前的手臂,看着容奇救活那个奄奄一息的少年。他仿若一个局外人,安静地,走马观花地看完这个故事,除了抓着顾植的手越来越紧,似乎出奇的平静。

  当结局落幕,房间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隋和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哑了喉,早已泪流满面。

  顾植从后头抱着他,低头去蹭他的脸颊,蹭到一脸湿湿凉凉的泪,问他:“恨我吗?”

  隋和在他怀里转过身,抬手轻轻抚摸他的脸,哽了哽喉,问:“真的是我吗?”

  “嗯。”

  隋和静静地看着他,吸了吸鼻子,缓缓道:“我觉得,渊和可能怨过你,但一定不会恨你。”

  “因为舍不得啊。”隋和哽咽着蹭了蹭顾植的下巴,“一辈子那么短,拿来相守都不够,怎么舍得拿来恨你。”

  顾植眼眸一红,仰起头眨眼,却止不住那股热意,复又低头埋在隋和肩窝,滚烫的泪水落在隋和肌肤上。他蹭着隋和的脸颊,在他耳边哽咽着告白:“我爱你,宝贝。”

  “我也爱你。”隋和轻轻抚摸他脸颊,替他擦去泪痕,哄他:“别哭啦,我们出去吃饭吧。”

  第二天,隋和给昨天见面的设计师发了一张参考图,要求再按图片样式设计两条丑小鸭红绳手链。

  阿婆说,送给心上人,一人戴一根,姻缘永不分。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此全部结束啦~

  这个番外确实不够甜,但故事就是这样的。

  因为过去不够甜,所以未来两个人的小日子会更甜哒~

  (小声逼逼:这里面其实还是有糖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