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番外 > 渊和(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个人跪坐在地上,顾植摸了摸他脸,看着他的眼睛,“渊和,我得离开一段时间。”

  渊和脸上担忧着急的神色刹那间冻住,冷冷地看着他。

  “听我说,渊和。”顾植凑上去抵住他的额头,“我留在别处的分神出了意外,我得去一趟,把它带回来。”

  渊和感觉身体的温度一点点流逝,可顾植的手和额头却比他的还要冰凉。

  “去多久?”渊和问他。

  顾植咬了咬牙,如实道:“我不能确定,但我保证我一定会回来。”

  渊和闭上眼睛,静了好一会儿,缓缓吐出一口气,推开顾植站了起来,“你去吧。”

  顾植慌忙站起来拉住他的手,“渊和,这次是意外……”

  “我知道。”渊和曾是玄清门弟子,半只脚踏入仙门,自然知晓,修者的分神若遭遇不测,极有可能反噬本体,所以他没有理由拦着顾植。 

  渊和红着眼睛说:“不许让替身进入你的身体!它是我的!”

  顾植:“……好。”

  顾植一走就是一个多月。

  分割的那部灵魂接了一个高危任务,是一个异常凶险的魔幻世界。在顾植接手之前,已经有好几个任务员失败了。顾植没有托大,分去三分之二的灵魂,和系统001一块去了任务世界。

  但现在任务世界的那三分之二陷入险境,顾植必须自救,否则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灵魂损伤。而且,任务如果失败,那个蕴含巨大能量的小世界会陷入更大的混乱之中,甚至引发能量暴动。

  所以他必须撇下渊和去,又必须完完整整地回来。

  他留下了一缕灵魂能量维持容奇的身体机能,让这具身体活着,却只能陷入沉睡。

  渊和守着容奇的身体,每日给他擦拭、更衣,终于在一个多月后,盼到顾植醒过来。

  渊和当时守在床边看书,冥冥之中若有所觉,猛然从书里抬起头,就看见躺在床上的人动了动眼皮,急忙丢开书扑到床前,被人一把揽住肩头抱进怀里。

  顾植抬手先把人抱住,却又因为灵魂与肉身未彻底融合,脱力跌回了床上。怀中人被他带下来,上半身趴他在身上,抱着他呜咽出声。

  顾植缓了一会儿才重新抱紧他,轻抚着他的头,干哑的嗓子一遍遍安抚他,“别哭,我回来了。没骗你,真的回来了。分神也带回来了,不会再走了。”

  完成这次任务,顾植获得了一个很长的假期,他打报告来小世界度假休息,预计……在渊和寿终正寝之前,都不会再接任务。

  他还可以继续预支假期,再用自己的法力让渊和活得更久一些。

  一辈子太短了,怎够拿来相守。

  渊和一口咬上顾植的脖子,狠狠地咬进去,仿佛要咬烂皮肉,吸出血来。

  顾植抖了抖,却不动,怕硌渊和的牙,也不敢绷紧身体,就那么忍着痛让他咬。直到顾植的脖子真的被咬出血,尝到血腥味的渊和才松了口。

  “对不起,又让你一个人等我了。”顾植用拇指擦掉他唇边的血迹。

  渊和看着他,目光有些凶狠:“你在别处放了分神,是不是也有别的肉身?是不是……”他哽咽出声,“也有别的家人,爱人?”

  “没有。”顾植胳膊使劲,将人捞到床上,让他趴在自己身上,“的确有别的肉身,便我行事,但我没有别的爱人,至始至终只有你一个。”

  “可你不属于这里!”渊和的泪砸在他脸上,“我死了之后,你还是会离开,会忘了我,会有别的爱人。”他是个凡人,身子也不好,寿数一下子就到头了。

  “不会。”顾植捧住他的脸,吻去他的泪珠,“我只有你一个爱人,永远只有你一个。”

  “我都死了谁知道你有没有!” 渊和钻了牛角尖,仿佛死后他的灵魂已经亲眼目睹了顾植另有新欢。

  语言多么苍白无力,顾植根本说服不了他,更是因他的反应心如锥刺,抱着他发誓:“我用我的灵魂发誓好不好?日后若有新欢,无论身处何方,都锉骨扬灰,灵.肉俱散,不得好死。”

  渊和望着他,泪仍是止不住地流,“你自己发的誓,我死后,你要给我守寡。不管你活多久,都要孤独终老,碰都不许碰别人!”

  “好,我给你守。”顾植喉间哽咽,“你千万记得托梦来监督我,别放任我一个人。”

  渊和终是满意了,低下头去亲他,亲着亲着又哭了,埋在他颈边哽咽不止。

  顾植抱着他,心肝宝贝一声声哄,终于把他哄睡着了。

  将人放进被子里,顾植起身去拧帕子给他擦脸,瞥见地上掉下的书,随手捡起来,却被书上的文字吸引了视线。

  待看清书上的内容,顾植心头剧震,回身看着床榻之上皱着眉睡得不大安稳的人,久久不能言语。

  渊和一个多月不曾睡好觉,足足睡了一天一夜才醒来。醒的时候顾植在床边守着他,手上拿的,是他睡着前看的书。

  渊和心头一跳,忙爬起来抢走顾植手中的书册,远远甩到屋子角落,抬眼间却看到小桌上放的,全是他之前藏好的书——有些是与顾植成亲前那段时日搜罗的,有些是这一个月寻来的。

  “你都知道了。”渊和望着他,绷着脸故作镇定,眼眶却泛了红。

  顾植坐在床沿,看着他那副倔强的样子,头一回知道,这副温良纯善的相貌之下,有一颗如此狠辣决然的心。

  也是头一回意识到,自己到底把他逼到了什么地步。

  渊和背着他收集了许多记载巫术、蛊术、邪术、咒术的书,这些书都有同一个特点——记载着如何困住人的魂魄,如何与魂魄缔结契约,如何将魂魄制作出傀儡,不得超生,不得转世,永远不会离开主人。

  渊和曾想过,用这种极端的方式留住他。

  见顾植不说话,渊和苦笑着追问他:“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

  顾植对他张开了手臂,在渊和惊讶的目光中将他抱进怀里,“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你抓住我了,只要你不松手,永远都不会丢。就算你抓疼了我,我也不会跑。可你没必要抓得那么用力,因为我会牵着你。”

  “可你仍是不安心,对吗?”顾植捧住他的脸,摸到一手泪。他亲了亲渊和的眼睛,“那我们签订契约,我带你走。”

  渊和心头一震,愣愣地看着他,“带我走?”

  “嗯,虽然有些难,但尽力一试,应当能办到。如果办不到,我也通过契约和你绑在一块。”顾植说。

  “一辈子本就不是到你死为止,而是到我们两个都死亡为止。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头看看,彼此有没有食言。”顾植对他笑,“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永永远远,我都和你绑在一块。”

  “疯子。”渊和忽然骂他,又扑上去紧紧抱住他的脖子。

  “可我爱你啊。”顾植抱着他说。只有疯子会爱疯子。

  顾植开始想办法带渊和的灵魂离开。他不是一冲动给渊和空口许诺,而是早就想过带他离开。但是这样的事情没有人做过,没有经验可以参考,不知成功几率,也不知风险大小。

  但顾植格外大胆,他准备利用时空裂缝。

  小世界里偶尔会出现穿越的外来者或重生之人,这些人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误入了时空裂缝。穿梭在主世界与小世界之间完成任务的任务员也是通过维护中心的建设并运营的时空裂缝实现穿越。

  所以顾植准备利用连同这个世界和主世界的时空裂缝。

  但这并不容易,不携带通行标志的灵魂,会直接被维护中心的时空裂缝体系拦截,绞杀,不可能穿越成功。即便是有通行标志的任务员的灵魂,也需要系统的协助,指引方向,以及避免时空裂缝中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和意外。

  而他要带渊和的灵魂回到主世界,就需要用自己的灵魂替他作掩护,替他挡住维护中心的检测,甚至替他抵挡一部分伤害。

  后来,事实证明,顾植成功了。

  他吩咐系统在主世界物色合适的身体,时机一到,就把渊和带回去。

  渊和听了他的打算,将那些巫蛊邪咒之书通通烧了,拒绝与他结契,却拿出两条旧得褪色的红绳,将其中一条系到了顾植手腕上。

  “这是我们第一次逛庙会的时候买的,阿婆骗我说这两只鸭子是鸳鸯,还在庙里开过光,说送给心上人,一人戴一根,姻缘永不分。”渊和看着他,晃了晃自己手腕上那根红绳,“这就是我跟你的契约。”

  顾植摩挲着手腕上的红绳,忽然明白,渊和为何此时才把十几年前就买好的红绳送给他。

  因为他终于安下心,全新信任顾植,找回当初顾植还不曾骗他时的心境——单纯到只想用一根简简单单的红绳,缠住他的爱人。

  渊和还说:“若是没能带我走,你就忘了我吧。”

  顾植告诉他,不可能忘的,已经发誓会给你守寡了。

  顾植耗费了近一半的灵魂能量,成功把渊和的灵魂带回了主世界,让他融入了新的身体。可渊和的灵魂也受到了损伤,他失去了原本的记忆,几乎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

  顾植情深而怯,只敢远远地看着他,不敢招惹他,不敢惊动他。却没有想到,康复后的渊和主动走向了他,成为他的同事。

  他们交集虽然不多,但顾植知道渊和一直有意无意地与自己比较,只是这样的比较,导致渊和对他的态度不是很好。

  顾植借着渊和做任务的机会,在小世界中一次次与他擦肩,小心翼翼地接近他,却又不敢靠得太近。

  直到洛九天没能保住江问星,顾植才意识到,没有时间可以蹉跎了,任何一点意外,都有可能导致自己失去他。

  在他终于下定决心追求渊和的时候,能量暴动的意外让他不得不担起责任,离开之前,他还想着,自己又失约了,又让渊和白在餐厅等他一回,回来之后,再请他吃一顿饭吧。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低估了小世界潜藏的危险,差点一去不回。

  多亏了渊和整日追赶他的勤奋,让刘主任看中他的能力,派了渊和来唤醒他。

  顾植的违规把渊和带回来的时候,也是刘主任发现痕迹,替他打掩护,才让顾植免被追究。

  托刘主任的福,他和渊和,终于重新牵住了彼此的手。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两条象征两人契约的红绳,因为是死物,没能带回来。

  不过也没关系,爱的契约本就烙印于灵魂,而非腕间红绳。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个隋和视角的后记,写他得知一切之后的反应。

  应该不会写太长,明天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