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番外 > 渊和(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喜欢一个人其实是没有预兆、没法预防的事。

  三年前渊和跟狼妖回万兽谷的时候,怯怯地躲在他身后,被一群妖兽围着打量。用他们人族的话来说,像看猴儿似的。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狼妖其实是兽王之子——容奇。

  容奇见他怕生,把他留在了身边。为了报答容奇,渊和主动到容奇跟前伺候——就像当初给叶凛和叶志云端茶倒水那样。

  他记事起就在破庙的乞丐堆里,被老乞丐赶去街上讨钱,挣得少了就得挨一顿打。就这么挨了一年或者两年,约莫六岁那年冬天,他冻晕在雪地里,被叶凛捡回了玄清门。

  穿上绸缎弟子服拜入师门、被赐名渊和的时候,他以为那个暖衣饱食的梦境终于成了真。却不曾想,这终究不是家。当初救他的人,同样能一句话就置他于死地——叶志云折磨他的时候,叶凛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最后,是叶志云口中的“畜生”救了他。

  那个遍体鳞伤的狼妖脱胎换骨,化出一副犹如天神一般的精致皮囊,冷漠的兽瞳化作黝黑深邃的眸子,怜悯而慈悲地看着他,对他说,活下去。

  后来渊和回想,自己大概从那时开始就喜欢上了容奇。

  他亲眼看着,叶凛父子眼中的低贱“畜生”,高高立于塔尖,号令那些妖兽踏平的玄清门。野蛮而残忍地杀戮,却又大度而慈悲地放过了无辜之人——哪怕那些弟子,包括渊和自己,其实都是从犯。

  若是看在叶凛收养自己多年的恩情上,渊和应该替叶凛、替玄清门报仇。可他被这俩父子置于死地之后,对这两个自食恶果的人再无半点感激与怜悯。

  他所有感情,包括性命,全都给了那个救他性命,带他回万兽谷,免他流离失所的容奇。

  他想为容奇做点力所能及的事,但容奇却对他说:“你是我带回来的客人,没必要做这些事情。”

  “可是,我总不能……一直靠着你不劳而获。”渊和很感激容奇把他当做“客人”,而非像叶凛父子那般,把他当做一条捡回来的狗。可他自小就知道,天下没有白拿的好事。

  容奇笑了一下,“既然你坚持——你能识文断字吧?”

  渊和点头。进了玄清门后,为了修习法术,都要先读书识字。原本他根骨尚可,天赋尚可,入门十年也并非一无是处。怎料最后还是被叶志云毁了丹田,废去修为,成了废人一个。

  “那就去学堂教那些幼崽识字吧。”容奇道,“猴老夫子最没耐心,每日都把那群小娃娃训得哇哇叫,你去帮帮忙吧。”

  “好!”发现自己的用武之地,渊和高兴坏了,当天就去学堂替老夫子分忧。实际上,哪怕容奇当时让他去打扫茅房,他也会一口答应。

  三年下来,因为渊和的耐心和好脾气,在万兽谷交了不少朋友。被他教导的幼崽也非常喜欢他,连挑剔的猴老夫子都对他赞不绝口。加上有容奇撑腰,所有妖兽待他都颇为和善,没有人轻视欺辱他这个异族。

  当初在玄清门被渊和放跑的那只小狐妖也逃回了万兽谷,特别黏渊和,陪渊和解了不少闷。三年后也学会了化形,依旧整日追在渊和身后跑。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渊和虽然住在容奇的院子里,但见到他的机会却少之又少。容奇隔三差五就带部下离开万兽谷,解救外头那些迷途的、被困的妖兽。

  渊和喜欢在万兽谷入口那棵大树上等他,跟他匆匆打个招呼,目送他带着救回来的同伴,去兽王那里复命。

  一开始,渊和还不大明白自己对容奇的感情,只顺应自己的内心,默默注视着他。直到那双眼睛里再也藏不住这份恋慕与爱意,暴露于人前。

  长风说,你再喜欢殿下也没用,你要是个姑娘家,哪算是人族,让殿下娶了你也未尝不可,但你偏偏是个小子,如何与殿下在一块呢?虽说咱们妖兽里头也有不拘小节,分桃断袖的,但那毕竟是个例。而且殿下不一样,他是兽王的继承人,到底是要娶妻的,你难道还能跟在殿下身边做妾?

  道理渊和心里都明白。不合伦理,有违纲常,他对容奇的喜欢是不容于世的。可他多想告诉长风,告诉容奇,他不需要为妻为妾的名分,只要能跟在容奇身边就够了。

  但人总是贪心的。渊和发现,自己早已不甘心默默注视容奇,而是期盼着他的回应。

  ——

  顾植在浴桶里泡澡,听见外头叩门的声音。

  “容奇!容奇!你在吗?”

  他这院里除了他自个,就住着渊和一个,能夜里跑来找他的,也就只有渊和一个。屋里烛台亮着,渊和自然知道他在。

  顾植无奈地弯起唇角,用法术先将房门打开。等他收拾完出来,渊和早就眼巴巴候在浴房门口。

  “原来你在洗澡啊。”少年一身汗津津的,脸颊透着薄红,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他:“长风说你这次出门要带上我。”

  “从哪跑过来的?”顾植走向室内,“不是总喊他臭鸟么?”

  给他带好消息那就是好鸟了嘛!

  “从长风那回来的,他们在烤山鸡。”渊和跟在顾植身后,“是不是真带我去啊?”

  “不是,长风骗你的。”顾植在桌边坐下,给渊和倒了杯茶。

  渊和听了他的回答反而肯定了长风的说法,乐呵呵接过茶杯嘬了一口,挨到顾植身边坐下,“你从前都不带我的。”

  顾植没有在逗他,“从前,都太凶险了。”

  “那这次为何带我?”

  “这次带你出去玩。”

  渊和顿时眼前一亮,“真的啊?”

  “骗你的。”顾植转开脸藏住笑意。

  渊和却只听好话,“不行不行,你说了带我去。”他搁下茶杯,一脸严肃地看着顾植,然后忽然凑上前在顾植脸上吧唧亲了一口,起身拔腿就跑,“你就是答应了!不能反悔!”

  顾植吓了一跳,摸着脸颊看着他跑出门外,眸中的笑意一收,轻轻叹了一口气。

  系统001没想到竟然有人敢调戏他家主人,【主人……您不生气吗?】

  顾植起身走向床铺,【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他的心思全都写在脸上,太容易看透了。】

  他亲眼看着渊和看他的眼神从感激、依赖,变成依恋,爱慕,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系统001沉默了一会儿,问:【那您要留下吗?】

  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主人却没有马上脱离小世界,还打算带渊和出门玩。要知道,任务员原则上是不允许和小世界的人产生情感纠葛的。

  【不。】顾植在床上躺下,双手交叠在腹部,【这次出门回来,我们就离开。】

  系统001不明白,既然不打算回应渊和的感情,为何还要特地带他出门玩?就仿佛是在制造一场分别的回忆。可这场分别,明明只对主人一个人有意义。对渊和来说,他永远不会知道主人来过又离开的。

  顾植明白系统的疑惑,解释道:【你不是说他的亲生父母在找他吗?不带渊和离开万兽谷,他们怎么找得到他。】

  系统001:【您打算送渊和回家?】

  【他一个人族,总不能一辈子待在万兽谷。】顾植道,【送他回家,成家立业,安稳一生,才是他该走的路。】

  系统001没有接话,不知是不是它的错觉,它分明从主人这句话中察觉到一丝怅然与不舍。它没有立场追问,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

  第二天渊和就跟着顾植离开了万兽谷,随行的只有长风和小狐妖两人。在容奇的指点下,小狐妖已经学会如何藏好自己的耳朵,打扮成十三四岁的少年模样。

  一路上渊和都很高兴,因为容奇对他格外体贴纵容,好吃的,好玩的,都带他见识了一遍。

  只是他永远不知道,这是一场早有预谋的道别。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短小了

  最近比较忙,更新会慢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