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被‘绅士’标记了怎么办? > 贴身保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住处,江潮在街口打包了两碗粥和一些吃食,慢悠悠的晃荡到武萤的诊所。

  武萤早早起床了,正在打着哈欠整理资料,瞧见江潮来了,先是扫了一眼他的腿,问:“不瘸了?”

  江潮咳嗽声,心虚的说:“不太疼了,你吃饭没?”

  武萤不理他,自顾自的做事。

  江潮乖乖的把饭菜摆好,然后坐在一边笑嘻嘻的看着武萤。

  武萤回头看他模样谄媚,心想如果有条尾巴,他早就晃起来了。

  “来吧~吃饭了!”江潮热情的邀请。

  武萤顿了两秒,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到桌前。

  江潮立即就给他递来一双筷子,妥帖的要命。

  “面试怎么样?”武萤扫了他一眼,瞧他乐不可支的模样,就知道面试没什么问题,可偏偏想多嘴问一句。

  江潮不敢乱说话,乖顺的点点头,“说是明天去上班。”

  武萤皱眉,没有说话了。

  江潮立即哆嗦的给武萤夹了一个生煎包,“您请!”

  武萤看着生煎包,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自己好像没有和他说长期抑制剂的副作用,他心虚的抬头看江潮笑吟吟的脸,更加心虚了。

  两个人吃完饭,武萤一直暗戳戳的看着得意洋洋的江潮,然后酝酿了下心情。

  语气特别的真诚,“江潮,我提点你一句,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去金家的事情,你再会打架,也就是个Omega,我给你的长期抑制剂也只能控制你的平常发·情期,但是副作用还是有的。”

  “什么意思?”江潮的笑僵在脸上,“还有副作用?”

  武萤嗤笑,“没有副作用的话,市面上早就发售这种长期抑制剂了。”

  “有什么副作用?”江潮越急,反而越沉静,他黑压压的眸子瞧着武萤。

  武萤想了想,还是一字一句对江潮解释:“长期抑制剂好处是普通alpha的信息素对你没有一丁点作用,并且六个月都不会有周期性发·情症状,但是唯独只有一个副作用,就是优质alpha在你面前释放信息素的话,你就会产生发·情反应,而且,要命的是繁殖的本能会比平常更强烈,几乎立即失去意识的那种······简单来说,只要你一遇见优质alpha释放信息素,你就会失去意识,会发了疯的发·情,到时候你就是砧板的鱼,你觉得这样的情况下,你还活的了吗?”

  “你踏马怎么不早说?”江潮眉头直跳,忍住揍武萤的冲动,心想自己总是耍人,没想到自己也有被耍的团团转的一天,真是造孽。

  武萤摸摸鼻子,其实他也不是故意隐瞒江潮的,只是给江潮的准备抑制剂的时候,一直想说来着,结果因为金家的事情打岔,他就忘记了。

  “那你注射了没有?”

  江潮握了握拳头,然后放松了,非常和善的一笑,“注射了。”

  “哈哈哈哈你踏马真是倒霉。”武萤笑的前俯后仰,干脆说道:“你干脆别去了,要是被查出了,老子也会被你连累倒霉的。”

  “不行。”江潮坚决,拍桌而起。

  武萤拍桌,声音比江潮还大,“你疯了!”

  江潮跟着再拍了一次桌子,“我不去不行。”

  武萤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圣母一会,耐心劝解了半天,可是半个字也没有说动江潮,干脆彻底放弃了,“滚滚滚,你快点死了算了!”

  江潮知道武萤担心自己,他仰天望着天花板,开始胡说八道:“咱们这块没多少优质alpha,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遇上的可能性就没有,别说优质alpha对我一个“BETA”释放信息素了,最重要的是金家就没有优质alpha。”

  武萤不想理他,他想自己该劝的也劝了,该说的也说了,就算江潮死了,也怨不到他身上,随即武萤抬起细长的眼睛,“出去的时候记得把垃圾带走。”

  江潮得了令,“小的明白,小的立即去扔垃圾!”

  江潮收拾了桌上吃的餐盒,利索的弄完,转头就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想起来什么,又折回来,说:“武萤,还有一个事情。”

  武萤捂住耳朵,“你踏马就不能叫我歇会吗?”

  “这个人你肯定有兴趣的。”江潮拉下他捂住耳朵的手,一本正经的说道。

  武萤一愣,“是alpha?”

  江潮点头,今天看见那个金家小少爷,虽然说瞧着人畜无害,可是查不出资料,叫江潮心里没底,毕竟金家的人真不是善茬。

  他诱·惑着武萤,想让他给自己弄点资料看看,张嘴说:“长得特别特别的好看,就比我差那么一点点了。”

  武萤心思活络起来了,他舔舔嘴唇,“真的?”

  江潮斩钉截铁,“真的!不信你去查查啊!”

  武萤笑了起来,伸脚准备揣他另一只腿。

  还好江潮躲得快,要不然结结实实挨了这一脚,真的得疼上半天。

  “你干嘛不信啊!我今天看见了,他还有个奇怪的纹身在脖子上呢。”

  武萤见他激动,心里信了几分,“外面都传闻他又丑又笨,还是劣质alpha呢!你别蒙我。”

  “他是不是劣质alpha我不知道,但绝对长得帅气逼人,绝对是整个金家的颜值金字塔!除了我以外,没人比他长得好看!”

  江潮这话是真心的,见到金风的时候,确实十分惊艳。

  他又是懊悔又是惋惜,要不是黑西装忽然蹦出来,他就能拍张照片了。

  “金家还有这样子的人?”武萤越来越好奇了。

  江潮搓搓手:“我瞧见也觉得好奇,这不想叫你查查吗?”

  武萤心思彻底活动开了,他抬头,伸手:“给你打个折,五百块就给你弄来他的全部资料,吃喝拉撒睡都给你招呼来。”

  江潮:“······”

  ·········

  第二天一早,江潮就要去金家上班了。

  他给自己捯饬个人模狗样,穿的十分正式,还偷了武萤的名牌领带给自己打上。

  江潮长的是真的好看,眼如丹凤,眉如长剑,眼珠如点漆,五官也俊秀勾人,并且他的皮肤有些苍白,似乎不少时间没有见阳光了,乍一见光,都能瞧见他光洁肌肤下的血管,可见他皮肤干净通透。

  平时江潮也不爱收拾自己,不是穿着短袖裤衩就是牛仔裤衬衫,但今天他却特地给自己理了了一个清爽的头发,穿上得体的白衬衫和西装裤,还搭着武萤那骚包的蓝色中带着金丝的领带。

  江潮站在镜子前,微微挺胸昂首,包裹在衬衫里肌肉线条若隐若现,看着都叫人心跳加速。

  金家的保镖有严格的班次,一共有三个班次,早班,白班,晚班。

  早班值班次是从早上四点到中午十二点,一共个八个小时,白班是中午十二点到晚上九点,点,也是八个小时,夜班就是从晚上九点,到凌晨四点。

  一般除了贴身保镖以外,雇用来的保镖都是这样三班倒,每周轮值一次。

  贴身保镖的话,就需要时时刻刻跟着。

  在金家,也只有金铸、金书以及那个金风有贴身保镖了。

  其他两个人有,江潮一点不意外,但是金风有叫江潮惊讶了一下。

  据说金风还只是个学生,刚开始读研,平常只是有课的时候才去学校,一般都在家里读书学习,怎么会给他专门配了一个贴身保镖呢?

  这样不会更加显眼吗?

  江潮一肚子的疑问,可是什么也打听不出来。

  金家的安保措施还是极其严密的,保镖之间除了交流工作事宜,不会谈论其他事情,每一个

  人都训练有素,除了自己。

  而那天带着江潮去面试的黑西装叫做吴玉,是金铸的贴身保镖,也是整个金家的保镖队长,他跟了金铸七八年了,从警校毕业就进了金家,深得金铸信任。

  就算他是个BETA,金铸也没有对他下过手。

  ·······

  现在的吴玉正对着江潮耳提面命金家的规矩,仔仔细细讲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才告诉他:“你蛮幸运的,昨天晚上老爷出去了,可能要一个星期才能回来,现在家里的巡逻保镖也是编制好了的,只有小少爷那里缺一个贴身保镖。”

  江潮心里大惊,没想到第一天来就去金风那里,真是巧合的不行,他还打算有意无意去接近他呢?没想到这就给了一个绝好的机会。

  但江潮却抬头装作不明白的问:“小少爷那里?”

  吴玉好心的解释,因为他知道不论怎么样,这个只有脸好看的傻BETA迟早会进金铸那里的,不知道撑几个月就会被抬出去。

  “嗯,小少爷的保镖请假了,你这个星期跟着小少爷,正好趁着这个时间,熟悉熟悉环境。”

  “好的!我一定好好跟着小少爷!”江潮大叫起来,激动的握拳。

  吴玉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一个哆嗦差点往后仰,“你别和打了鸡血似的!小少爷喜欢安静!别吵了小少爷!”

  江潮心里直笑,他面上却肃着脸色,认真的答应。

  吴玉见他这般模样,也不好责怪,要是说了什么,反而现在自己的不是了。

  “走吧,带你去小少爷那里!”

  吴玉转过身来,总觉得这个江潮奇怪的很,看起来老老实实,任人欺负,可是怎么自己一和他挤出,就老被他压在下风呢?

  他琢磨许久,也没有琢磨出来个所以然。

  等到了金风的院子前,他叹口气,深深的看了眼江潮。

  江潮被他看得毛孔都哆嗦起来,“吴玉大哥!你看啥!?”

  吴玉懒得理他,直接指着院子,“小少爷的院子就是这里了,没事少说话,小少爷虽然人很好,但是你不要得寸进尺。”

  江潮点头,唉了一声,憨憨的回:“我明白!”

  吴玉想,还好这个beta是个傻的,不用嘱咐,也不会给金风添麻烦的。

  江潮跟着吴玉走进院子里,金风的小院是离主楼最远的,因为有些偏,这里出奇的安静,几乎脸榕树上的低低的幼鸟鸣叫都能听得见。

  他走进去,大致扫了一眼,便心里觉得怪异起来,整个院子似乎特别奇怪,布局方方正正,连院子里的石子路都排列的整整齐齐,每一个石子都是差不多大的圆形石头,就连嵌在地里面的空隙都差不多,乍一看格外舒坦,叫强迫症的人十分舒心。

  可是江潮越往里走,就越觉得奇怪,这里实在是太规规矩矩了,连屋子前的鱼池都是方正的,墙角的树也是一边一颗,修剪的也一模一样。

  江潮真想掏出小本本记上:金风是个重度强迫症。

  他正观察着院落布局,忽然听见一个清越的声音在面前响起来,温和有礼,“是新保镖来了吗?”

  江潮连忙抬头,见金风在廊下站着,穿着白色的衬衫,更显挺拔,而那张昨天他定义为金家颜值金字塔的俊脸正在笑吟吟的,并且正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