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大宝贝(主角:祝舟时棠)(作者:何书) > 33、chapter 033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本时棠已经不想理会叶杭, 他知道叶杭现在只是没办法接受, 一时情绪失控,但冷静下来就会想清楚, 甚至讨厌此时失控的自己,叶杭有多要面子, 时棠已经感觉到一部分了。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那么多歇斯底里, 更多的都是平静无波的过渡, 独自消化负面情绪。

  但时棠没想到这件事还会牵扯到祝舟。

  这个在他看来, 和他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个只负责为他做餐点的男人。

  时棠想了想,给叶杭发了一句。

  “我朋友看到那天晚上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然后一起离开,关系亲密。”诈他的他同时,有意无意的替祝舟扫去了一点麻烦,这是一个下意识的选择,不想把私事牵扯到外人。

  叶杭并不会怀疑真假,因为时棠不怎么去酒吧不代表他的朋友也不爱去酒吧, 而那家酒吧又是数一数二的。

  叶杭没有机会带时棠去见他的朋友,但时棠有次无意间跟他约会的时候,碰到了他的几个朋友, 当时给彼此做了简短的介绍, 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没有特别正式。

  所以叶杭看到内容的时候一瞬间脸色发白,知道自己的侥幸心理太可笑。

  叶杭手里的手机就这么掉在了椅子下面, 整个人都脱了力一般,根本拿不住。

  叶杭脑子乱乱的。

  原来是他朋友发现的?

  不过这些叶杭已经不关心了,他不再关心是谁告诉时棠,还是时棠自己发现的,也不再迁怒祝舟。

  他只知道他和时棠真的没可能了。

  他虽然可以继续嘴硬狡辩,但是狡辩到最后能骗得了时棠吗?难堪的还是自己。

  时棠看叶杭消停了,坐入按摩椅,按摩因为一直坐在电脑前处理工作而酸痛的肩颈。

  放松身体却没办法放松不去思索一切反常的事情。

  叶杭发那样的短信,是害怕祝舟和他说了什么而误会他,但从叶杭收到他的最后一条回复后可以肯定,这件事已经确凿,不然叶杭一定会努力的辩解和证明自己并没有做什么背叛感情的事情。

  那么叶杭的意思他可不可以理解为,这件事有关联还是没关联的人,只有他被蒙在鼓里,谁都知道?

  一想到祝舟这个局外人都清楚他的感情有了瑕疵,而且他还是这件事有关系的人中唯一不知情的那个。

  时棠很快从叶杭在酒吧的时间推测到第二天祝舟的一些反常举止和神情。

  当时他还觉得奇怪,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所以他才变得略微怪异。

  连做菜的风格都转变的与之前大不一样,充满愧疚感的丰盛餐品。

  时棠的内心本就敏感,想到这些事情,脆弱的内心像是被无数根针扎着一样难受。

  他想到了自己可怜无助的童年,想到了卑微的像个透明人的少年,想到了破釜沉舟为了出国而去捐精的青年,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觉得是耻辱,难堪。

  现在还不得不面对一个外人对他的可怜。

  时棠觉得太可笑,更可笑的是自己。

  他猛地关闭按摩椅的开关,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胸膛因为情绪激动而起起伏伏。

  时棠已经很少情绪失控,在他觉得叶杭的失控并没有什么用,甚至不屑之后,他陷入到了他一直觉得很可笑的情绪中。

  这让他保持理智的状态,更无法进入睡眠。

  他来到酒柜前,给自己倒了一杯烈酒,他在国外常喝的酒,苦酒入喉,辛辣无比。

  除了苦还是苦。

  叶杭这件事当然让他生气,鄙夷,可是还不足以让他失控,甚至一切如常的进行,工作,用餐,休息,与已经是前男友的叶杭对话。

  可是在知道自己的事情被一个局外人审视打量,同情可怜他。

  时棠的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和摧毁。

  以至于想到了很多一路走来的痛苦记忆,阴翳的情绪几乎将他吞没。

  这一夜所有人都怀着心事,无法顺利的入眠。

  叶杭心碎一地,情绪崩溃的在医院的病床上哭湿了枕头。

  祝舟哄睡官官后,因为叶杭和时棠分手的事情心中不安。

  时棠拿着酒杯一杯又一杯,忆起从前种种,头疼欲裂,一夜未眠。

  可是当月亮不见,太阳升起。

  叶杭擦干泪水,戴着眼罩让护士给他换药,仿佛无事发生。

  祝舟看到官官,笑容满面的和他说话互动,看他吃早餐,送他去学校。

  时棠洗完澡刮干净胡子,穿上西装打起领带,除了眼睛布满血丝,身上没有酒味,神色如常的来到公司。

  中午,祝舟拎着便当出现在时棠的办公室。

  时棠根本没空看一眼祝舟。

  祝舟把便当放好,转身去了休息室。

  过了很久,小林都没拿着便当盒出来,祝舟想,可能今天时棠格外的忙。

  平时这个时候,祝舟已经可以回去睡一会儿午觉了。

  三点多,昏昏欲睡的祝舟才拿到便当盒从这栋大楼内离开。

  回到家,祝舟没有再睡午觉,忙了一会儿,差不多就要过去时棠的住所。

  可能是看出来今天时棠特别忙,祝舟特意问了一句,时棠几点回来,好掌握做饭的时间。

  但是时棠没有回复。

  祝舟想了想,没有像之前那样把菜炒好,只是先把汤煲上了,食材全部准好,切好。

  有排骨之类的大菜就和之前的差不多时间来做,然后用保温盘装起来,素菜就等时棠回来再做。

  时棠今天比之前都晚的才到家,听到动静,祝舟就立即开始炒菜,都来不及问时棠是洗完澡吃饭还是现在吃。

  被打乱节奏的祝舟炒好菜,时棠端着酒杯站在离餐桌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端着菜的祝舟。

  祝舟忙着端菜,没有看时棠,等把汤放到餐桌上,才看向已经喝下半杯酒的时棠。

  时棠神情不佳,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阴沉苍白。

  祝舟除了第一次见到时棠的时候格外小心翼翼,后面因为他散发出来对他们父子的善意,就平常心了。

  但今天晚上,祝舟有了胆颤心惊的不安感。

  他甚至无法直视时棠的眼神,看了一眼时棠就害怕地垂下了眼皮,语气喃喃地对没有换衣服,也没有去洗澡的时棠说:“可以吃饭了时先生。”

  时棠看着桌子上仍旧很丰盛的饭餐,露出一抹冷笑,眼神自嘲。

  他将酒杯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走到餐桌前,将空酒杯慢慢放到桌子上。

  像是很挑剔一样,拿着筷子夹起一块鸡肉看了看,没有吃,直接扔到了垃圾桶内。

  鸡肉很嫩,色泽油亮,是时棠平常也很喜欢吃的口感。

  他喜欢吃葱油鸡,祝舟隔三差五就会做一次,根本不需要时棠特意去说。

  可能是时棠面色不善,而且阴沉沉的一直不说话,无所适从的祝舟等了等,默默转身准备回厨房,这个让他觉得有安全感的地方。

  但是时棠冷冷地说:“我让你走了吗?”

  祝舟立即回过身,面对时棠,神情躲闪。

  时棠看着惊慌失色的祝舟,坐到餐桌前,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手指曲起,敲着桌面,不轻不重的敲击声仿佛鼓点敲在祝舟的心脏上,咚咚咚,催命一般。

  祝舟昨夜本就没睡好,中午也没午休,如今面色煞白,眼窝发黑,面对逼人的时棠,他手脚都有些发软,只能极力控制自己不发抖。

  祝舟惶惶然地垂着首,久久后鼓足勇气问时棠说:“时先生,是我哪里没做好吗?你可以告诉我,我重新做,对不起,对不起。”虽然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可是祝舟还是下意识说了好几句对不起,妄图获得原谅。

  祝舟越是怯弱,时棠越是感到心烦意乱,甚至厌恶。

  就是这么一个胆小怕事的人知道了他的私事,甚至用这些食物来羞辱他,恶心他,嘲笑他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而他还是他的雇主,对方拿着他的钱做恶心他的事情,时棠这口恶气如何也吐不出来。

  时棠胃里的酒液开始翻江倒海,往常时棠不是一个一杯就醉的人,也不是醉,只是他头有些晕,像是因为空腹,使得酒精发酵的更快。

  他停下敲桌子的手,语气闲闲地说:“从明天开始,你不用再过来了。”随意又冷漠。

  祝舟脑子乱乱的,他想到昨天叶杭说的话,心里猜测,大概是因为分手的缘故,时先生心情不好,今天他做的东西也刚好是时先生不喜欢的,导致时先生心情更不好。

  他并没有猜到时棠已经知道他早就知道叶杭的事情,以为事情比较简单,只是两人早有矛盾,然后时棠不想继续走下去,就提了分手。

  他没有想到吴怀羽已经告诉了时棠一切,也没想到叶杭会在信息里暴露他。

  听到自己被辞退了,祝舟下意识鞠躬说对不起。

  “好的,时先生对不起,我知道了,我这就离开,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祝舟一句接一句的对不起,时棠烦躁地狠声道:“不需要你说对不起,你以为你是谁?滚出去!”

  长这么大,祝舟从来没有面对过如此狂怒的人。

  他慌乱地脱下围裙,拿着环保袋脚步匆匆的拎上自己的鞋子就打开门跑了出去,根本来不及换鞋。

  他气喘吁吁的来到小区外面,看着车来车往,忍不住红了眼圈。

  祝舟穿着拖鞋,一个手拎着环保袋,一个手拎着鞋子,红着眼眶茫然地往地铁站走。

  祝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委屈难过,好几次眼泪都要从眼眶里流下来。

  此时此刻的祝舟,机械地坐上地铁前往幼儿园,脑子里却在想遇到难过事总会出现安慰他鼓励他的父亲。

  他想念他的父亲。

  频临崩溃的情绪在地铁到达目的地后全部压了下去,走出地铁站的祝舟努力扬起笑容,换上鞋子,脚步轻快地向幼儿园走去。

  虽然父亲不在了,但他还有个小天使在等着他出现。

  他要坚强,不能哭。

  最起码不能让孩子看到他哭。

  作者有话要说:  食堂你个王八蛋!做个人吧!竟然欺负人,迁怒老实人!跪下认错!不然我鲨了你!(作者先骂可还行?)

  ps:怎么还有小天使问更新时间呀,除了突发提前更外,文案写了,每天18点更新,如果18点没刷出来,肯定是晋江缓存问题,多刷新几下,点开目录页准能看到,如果没办法更新我会在文案或者评论区请假(等评论区恢复正常),我有存稿滴,所以时间把握的很精准,放心哦!比心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