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大宝贝(主角:祝舟时棠)(作者:何书) > 101、chapter 10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棠看着眼眶发红的祝舟, 他听完他的话, 也忍不住脸泛酸, 眼泛红, 他不是难过, 也不是回忆往事感到心酸,他纯粹是被祝舟的话给打动了, 他扬了扬脸, 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还好,他的忍耐力一如既往的好,那仿佛快要落下的泪竟然又生生消失了,只是眼角还有一些湿润, 他一把将温柔的像是春天的阳光般和煦对他低语的祝舟搂入怀里, 贴着他的脸颊说:“我这半生的好运气可能都积攒在遇到你和官官这件事上了。”他语调平静, 说不上温柔, 也毫无意境,可就是让人觉得心里酸涩无比。

  祝舟知道他从前的艰难,知道他父母的偏心,兄弟的冷漠,知道他异国他乡的孤独和奋进。

  所以更加心疼这样的时棠。

  又怎样会误会他是因为官官才和他在一起的,就算是这样, 这又是多么值得去计较的事情?

  他最在意的人就是官官, 多一个人和他一起在意官官, 他巴不得呢, 他对相亲对象的条件之一就是希望对方一样爱孩子,不要介意官官,怎么会因为他和时棠是自由恋爱,就对他格外的苛刻。

  他不知道别人的处事方法是怎样的,但他是真的没有过分在意两个人如何在一起的,只要不脚踏两只船,对感情不渣,两个人性格合得来,他就没什么特别的要求。

  当然了,因为是自由恋爱,祝舟对时棠的包容度也格外的广,这不代表他不够喜欢时棠,只是他的性格使然罢了。

  对他来说,官官也是时棠的孩子,而他和时棠又相爱,这真的是非常大的惊喜。

  太好了。

  他不迟钝,也明白时棠多么渴望家庭,他笑着调侃时棠说:“我们原来从相遇的时候就是一家三口了,但是大家一开始都不知道,想一想就觉得很神奇对吗?”

  时棠放开祝舟,狠狠亲了一口祝舟说:“你提以前,那我没办法忘掉你目睹我被出轨的事情。”这真的算他的黑历史了。

  祝舟囧囧地说:“都是过去的事儿了,我不介意,你也别放在心上了,你那次可把我吓得不轻。”就是迁怒他的那次。

  时棠听到祝舟说这个,语气郑重道:“对不起,那次是我不对,当时你只是做一份工作,而我没办法理解你不告诉我,其实我觉得,你当时就算告诉我了,我可能事后也会把你辞退,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你说与不说已经不重要,到最后可能也只是里外不是人罢了,我那次不该吼你,把怒气发泄到你的身上。”

  祝舟说:“好啦,我接受你的道歉,因为你的确不应该吼我!我从小到大,我爸爸都没有吼过我,你那次着实把我弄懵了,心里有一些委屈。”

  时棠重新揽住祝舟,一直说着对不起。

  两个人就这么依偎在一起,还是祝舟闻到汤的味道才想起来,两个人刚刚正准备做饭,萝卜牛腩还没弄上!

  祝舟立即站起来说:“我们还没做饭呢!一会儿要吃不上了。”

  时棠拍了下额头说:“忘记了。”

  祝舟拉着时棠一起去厨房,一边絮絮叨叨的说话,安排怎么处理。

  “萝卜牛腩就不做了,晚上再做吧,做点容易出锅的菜就好了,汤都快好了,我们米饭还没蒸上。”

  “今天下午我去接官官。”

  “你带一条汗巾过去,给他换上,下午他有轮滑课,估计要出汗,他身上有一条,书包有一条,到了下午上完轮滑课也该换新的了。”

  “我知道了。”

  两个人一边处理食材,一边聊着孩子的事情,还有做菜的事情。

  平淡,安宁,透着家的浓浓味道。

  吃饭的时候,祝舟跟时棠说了之前官官一直在等时棠的回信,时棠却后来一直没回过。

  “官官可生气了,对你也很失望,觉得你不喜欢他。”

  时棠连忙解释说:“我看到他问我要照片,立即不敢回复太多了,怕忍不住说漏嘴,你还记得那次我给官官买了玩具吗?其实就是想补偿一下小家伙,不能回复我心里也挺愧疚的。”

  “我建议你这段时间开始回信给他,然后借着这个事儿,也可以告诉官官真相,面对面说他可能还不信,小家伙鬼机灵着呢。”

  “好。”

  9月份的时候,小林提前跟祝舟商量续约的事情,祝舟表示不续约,小林大惊,不知道为什么祝舟不续约了,旁敲侧击问是不是不满意工资福利,如果涨薪和增加其他福利呢?

  还说了孩子上学和他们住宿的问题。

  “如果不续约,这些都要重新找了,不仔细考虑一下吗?还是你工作上有什么压力,可以告诉我,你不方便说,我可以给老大传达一下。”小林苦思冥想,怎么都想不出来,明明这一年来的相处挺不错的,上次还给老大过生日呢,怎么忽然就不续约了?

  祝舟和时棠谈恋爱这事儿,没对外说过,俩人相处还是和平常一样,小林也不知道晚上两个人在家里是什么样子,反正白天还是老样子,照例做便当什么的,因此他不明白祝舟为什么忽然不续约了。

  祝舟不续约有三点,第一点,现在时棠也慢慢学会了不少菜色,基本上早晚都会跟他一起在厨房待着,要么有时候两个人轮着陪官官玩,另一个就去准备饭菜,他基本上都没怎么像初见时那么只专注于工作,第二点,两个人是情侣,没道理他给恋人做饭还要工资的,第三点,他希望两个人的关系更纯粹一点,不拿工资的话,做菜什么的会更加随心所欲!完全的自由人!

  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又不缺钱!

  但是他没和时棠商量,所以小林偷偷跟时棠说祝舟不续约的时候,也是心里一惊,正在公司的人,开完会就快速处理手边需要紧急处理的工作,提前两个小时下班冲回了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2页

  他以为祝舟当时说着不介意,其实心里还是介意了,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时棠回家的时候,明明是开着车回来的,但是上楼后,已经额角渗出汗来。

  他先去自己家,没看到祝舟,再去祝舟的家,发现客厅摆着两个行李,心里一痛。

  那种仿佛要失去全世界的感觉把时棠压得快喘不过气来,他走到里面,看到敞开的卧室里,祝舟还在收拾屋子,床上有一些衣服,他不由分说的走过去,对一脸惊讶地看着他的祝舟来了一个紧紧地拥抱。

  “你别离开我!”这是一句请求,透着可怜,乞求。

  祝舟放下手里的东西,也抱住时棠说:“我没有要离开你啊!你怎么会这样想?”

  “小林说你不续约了。”

  “我是不准备续约了,但没说要离开你。”

  “那你为什么要收拾行李。”

  “我之前的家,租客已经离开了,房子前段时间我找人收拾了一下,比这里宽敞,还有大泳池,准备过段时间回去住几天,你要是不忙,也可以跟我和官官一起过去,看看我们以前住的地方。”

  “真的吗?”

  “当然!”祝舟被时棠幽怨的语气逗得啼笑皆非,就像一只大金毛趴在身上委屈似的,他忍不住伸出手摸着时棠的背说,“你不要多想了。”

  “那为什么不续约。”

  “因为我现在是你的恋人,不是你的工作人员,也不是下属,没有工资拿,不代表你可以不交家用哦,虽然说我们现在还不是合法夫夫,但是既然你渴望和我一起照顾官官,也得分担官官的生活费,嘿嘿,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太计较了?”

  怎么会觉得祝舟计较,时棠巴不得参与到官官的成长中,让自己在官官的人生中留下点滴记录,立即摇头说:“怎么会,我知道,你是在给我机会。”听完祝舟的解释,时棠紧张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我要跟你们一起去。”

  “那就十一国庆节的时候,我们一起过去住一段时间?”

  “好。”

  时棠看着祝舟,心里盘算着,十月份的时候,他们就在一起半年了,他早就准备了戒指,听到祝舟说他们还不是合法夫夫夫的时候,时棠差点没忍住就想拿出来求婚。

  但是他知道,半年时间就求婚,放在任何一对情侣的身上都是非常闪电的决定,他对这段感情小心翼翼,不想显得太急躁,这样太不稳重,会让人觉得不值得携手一生。

  所以他要忍耐,等到时机合适,他一定会拿出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戒指,亲自戴在祝舟的无名指上。

  10月,官官穿着泳裤,戴着泳帽,手上抓着游泳圈,看着爸爸手机里的对话框,上面有一张照片,他惊讶地说:“为什么是时叔叔的照片!”他们已经恢复联络一两个月了,今天,回到他们自己的家,官官再一次问对方要照片,想看看他的样子,对方没有拒绝,发来了一张照片。

  照片分明就是时棠,官官像当初的祝舟一样愣住了。

  歪歪头看看旁边一脸笑意的祝舟,又去看同样笑眯眯的时棠,其实时棠内心还是有些小担忧的,他怕官官没办法接受,或者拒绝接受。

  祝舟回答他说:“因为你的另一个亲人就是时叔叔。”

  官官仿佛十万个为什么,一直问。

  “为什么啊?怎么会是时叔叔呢?时叔叔怎么会是我的另一个家人呢?我的第二个爸爸是时叔叔?”

  祝舟仿佛看到了儿子满头的问号。

  耐心细致地跟官官解释说:“当年爸爸买的精子基因就是你时叔叔的,就是这么巧。”语气仿佛在说,你不用怀疑。

  “那他怎么现在才告诉我!”语气里有惊喜也有小埋怨,觉得时棠不真诚,虽然他还不能具体的表达什么是不真诚。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怕随随便便的告知你,你会不喜欢他。”祝舟一本正经。

  时棠配合的点头。

  官官立即清脆地回答道:“怎么会呢!时叔叔这么好,我肯定喜欢他。”像蹦豆子一样砸在时棠的心里。

  祝舟调皮地说:“那你不讨厌他咯?”

  官官抱着游泳圈在地面上蹦了一下说:“当然!我当然不讨厌时叔叔!”说完还冲时棠笑了下,那一抹笑容像是甜到了时棠的心里。

  “那你们要不要现在拥抱一个?”祝舟引导官官给时棠一个拥抱,他知道时棠现在很紧张。

  祝舟话音刚落,小甜豆官官已经扶着游泳圈冲过去,给时棠来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脸上笑嘻嘻的。

  小孩子永远想事情没有大人那么复杂,喜欢就是喜欢,不论你是谁,并不会因为身份的转变就觉得讨厌。

  时棠一把把官官抱起来,往上面扔了扔,逗得官官咯咯笑,然后迫不及待地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游泳啦!”手里还抓着游泳圈,显然此时更向往的是去游泳。

  时棠把官官放在地上,他走到祝舟的旁边,习惯性地揽住祝舟的身体说:“去吧。”

  本来官官要直接冲到游泳池的,但是看到时棠搂着爸爸,立即翻过身,冲到祝舟的旁边,赖在祝舟的怀里说:“我不要,我要爸爸陪我去!”

  祝舟无奈地弯腰抱起官官离开的时候,时棠贴着祝舟的耳朵说:“他好像怕我把你抢走了。”官官的独占欲比他还要强,这一点他早发现了。

  祝舟回头斜睨一眼时棠说:“这大概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愧是我的崽。”时棠与有荣焉。

  祝舟点着头符合说:“嗯,不愧是你的崽。”说完逸出一声笑。

  官官趴在祝舟的肩头看着爸爸身后的时棠给他做了个鬼脸。

  并没有因为时棠身份的转变就变得大方起来。

  颇有点“管你是谁”,爸爸只能是我的。

  就算你是我爹地也不管用。

  时棠眼神宠溺地给官官竖了个大拇指,表示认输。

  他看着父子俩在水嬉戏,祝舟正在教官官游泳,让他不要拿着游泳圈,官官害怕,一直不松手,时棠看着他们你来我往,心中泛起感慨。

  或许是从前太苦,现在的甜总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也让他越发的想要抓在手里,恨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捧到他们面前来表达他的爱,这份爱意像是压抑太久,在胸中止不住的翻涌,想要涌出来。

  为了不显得太疯狂,时棠告诉自己,慢慢来,生活还很长,他会珍惜,也会守护这份来之不易的安宁温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