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吴梅陈建华 > 第6章 洞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从后屋钻出来一个妇女,看脸庞和陈建华长的有几分相似,她一幅为难的表情:“他大伯,孩子不懂事,你……”

  说到最后,竟然有点恳求的样子。

  陈大伯笑了笑:“建华其实这么想,也是一件好事情,就是你爸看到了也肯定会夸你的,成吧,咱们去桌子上吃。”

  明明是婚宴,陈建华接着敬酒,脸上却一点笑意都没有,吴梅心里有几分忐忑,席散了之后,大家赶她们去新房,刚才说话的妇女是陈建华的母亲,陈母看起来脾气软和的很,她对吴梅道:“好孩子,今天是你们大喜之日,你和建华先进房里去吧。外边让他几个堂哥堂嫂,一会儿就收拾好了。”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建华急冲冲的拉到了新房。

  陈母看着儿子的背景,脸上有说不出来的心酸。

  新房里点着两根蜡烛,吴梅稍微打量了一下房间的布置,这个房间很大,房间里码着几口箱子,床上铺的是喜鹊登梅的床单,上面放着一床大红色的绸缎被子,一看就是精心布置了的,她想,若是陈建华如果从小就有他爸爸的抚恤金,怎么还会去偷钱呢?

  只见陈建华往床上一躺,吴梅颇有一种忐忑的感觉,她上辈子虽然被封为校花,但是也没有男朋友,更别提和男人才刚认识就睡在同一张床上,所以她坐在床沿上,抠着指甲,再过了一会儿,回头看陈建华都睡着了,她才微微叹了一口气。

  墙角里放着她的嫁妆箱子,里边装了不少她做的衣服以及一些小的生活用品,她径直去那儿整理了。

  此时,她还不知道门外的人意兴阑珊的摇头走了,这些人都是来听洞房的,哪一家结婚,他们这些混小子都从来不放过。

  不过,今天听了这么久都没动静的也是少见,陈建华的堂兄建国就拉着大家走,王大军拉着陈建国道:“陈大哥,建华是不是不会呀?你们有没有教他?”

  一听这话陈建国就乐了,还拍了王大军的头一下,“你想哪里去了,建华说不准是今天累了,走吧,这么晚了,大家回去睡了。”

  冬天虽然冷,但是是农民们难得清闲的时候,哥几个约好打打牌,岂不是很好。

  王大军笑道:“也是,不过建国哥,建中怎么真的不回来了?就是他去上了大学,也是我们的好兄弟,以前他不是和建华关系最好吗?”

  陈建国打了个哈哈,“这我还真的不知道,再说了,他在京市读书,这么一来一去,太耽误工夫了,日后让他补上这份礼就好了。”

  陈家大房的屋子就在前面,陈建国笑着进了门,其余的人还继续往前走,只见有人就不以为然道:“本来这个名额应该是给建华的,他不仅是烈士遗孤,人的条件哪样不比陈建中符合,陈建中以前就跟人家老师打架,建华去帮忙,结果建华硬着脖子不去道歉,他陈建中倒是跑的快。”

  “行了,这话别说了。”王大军似乎想到什么,打断了别人。

  **

  脱掉外边的大棉袄,吴梅打了一个冷颤,外边有人敲门,她又套上衣服忙去开门,门外站着的竟然是陈母,她端着一盆热水,慈爱的看着她。

  “梅子,建华睡了吗?你们俩要不要泡个脚,大冬天的,泡个脚舒服多了。”

  没想到她娘家的妈妈对她很一般,陈建华的母亲倒不似寻常寡妇一样,她曾经听说嫁人千万不要嫁寡母独子,这样肯定会受磋磨,她都已经做好斗智斗勇的打算了,没想到她婆婆看着倒是不错。

  “妈,我才刚醒过来,您把水给我,我端进去吧,您早点休息吧。”

  陈建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他趿着拖鞋走了出来,端过陈母手中的盆,示意吴梅关门,吴梅看了陈母一眼,陈母讨好一笑,赶忙走了。

  吴梅心下觉得奇怪,这陈母对陈建华好像有几分畏惧,但是这才开始,许多事情也不好问。

  “快点过来吧,别磨蹭了。”陈建华没好气的道。

  “这就来了。”

  见陈建华已经把脚放进去了,吴梅也脱了鞋袜,放进去,她的脚几乎全是肉,别看她人长的胖,但是脚非常小巧,她很不好意思。两双脚放在一起,陈建华迅速的把自己的脚拿出来,他表情冷冷的。

  吴梅倒是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会儿,她抬眸再看陈建华,“我们今天谁睡里面,谁睡外面?”

  “我是一家之主,自然是我睡外面。”

  吴梅心想,他怎么还是个小孩子,但是吧,好像和传说中的不太一样,这样骄傲敏感的少年,怎么会去偷东西。

  她这么一想,便问了出来:“我嫁过来之前,听到过你的一些不太好的传言,今天看到你的真人,仿佛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这么说的时候,只觉得陈建华怒火冲天,她擦了擦脚,直接把他按了下去,“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太过于冲动了。”

  一个女人能放倒一个男人,陈建华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眼神,“你刚才怎么把我放倒的……”他的黑眸定定的看着吴梅。

  “我的力气呀出了名的大,要不是我的力气大,我怕是也活不到今天,我的这些零碎嫁妆都是我打野猪赚回来的。”吴梅淡淡的道。

  打野猪?天呐,这到底是个什么女人呀。

  陈建华吸了吸鼻子,有些委屈道:“那你好歹也跟我留点面子呀。”

  “又不是在外边,怕什么。”她拉好自己的被子,也躺了下来,她身上这些天因为经常带着干花包,擦蝶霜,所以莫名其妙有一股幽香。

  头一次跟女孩子睡在一张床上的陈建华,颇有些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原本吧,他是准备等那些听墙角的人走了,再做害羞的事情,但是吴梅刚才一下就把他放倒了,他有点怕,万一再碰她,被她掀翻了,那多没面子呀。

  但是女孩子的香味一直传过来,他压根没有办法睡觉。

  吴梅倒是觉得比家里舒服,陈家的床垫着八斤的棉花,枕套也是新的,睡在上边软绵绵的,她挨着枕头就想睡觉。

  听到身旁的人匀称的呼吸声,陈建华捶了一下床板。

  清早,她就醒了过来,自己做的吊带下摆已经被拉到胸口了,一双胳膊也露在外面,睡相很差,她吓了一跳,正准备起来,却被陈建华一把抱住,“今天总该做点什么了。”

  他手法极为熟稔,吴梅原本就知道和他做夫妻,倒没那么矫情,再者陈建华的模样,她也不亏,二人干柴烈火,闹了许久,才红着脸穿上衣服。

  她想,不管女人力气多大,男人还是能够压制的。

  “我来换床单吧。”她低着头开始换。

  陈建华却嘴角噙着笑:“你也别总说你自己胖,我看这样倒是挺好的。”

  吴梅笑了一下。

  二人一起到了堂屋,陈母正在堂屋清扫,吴梅忙道:“妈,我去做早饭吧,昨天应该还有剩菜吧。”

  陈母为难道:“昨天给你大嫂她们拿过去了,昨天他们帮了大忙,我也不好意思让他们空手而回,你大伯他说了,让咱们去他家去吃饭。”

  只见陈建华发火:“你就不能自己练练厨艺吗?怎么总是要去大伯她们那边去。”

  “好了,好了,我来做饭吧,妈,你先在外面忙,我和建华做饭去。”她拉着陈建华往后走,“你是不是在你大伯家受过什么气啊?”

  陈建华闭嘴不言,“你不是要做饭吗?我看看你的厨艺好不好。”

  陈家的厨房做的很大,柴也堆的高高的,锅碗瓢盆擦的干干净净的,陈母绝对是一个很爱干净,做事很利落的妇人,她问陈建华:“你妈妈做饭怎么样?”

  听到这话,陈建华就皱眉:“煮粥都能煮的糊透了,吃的我肚子坏了,煮面都不会煮,你说怎么样?”

  小时候陈建华还以为是他妈故意做成那样的,好让他留在大伯家,可后来才发现他妈真的厨艺非常差,他爸爸手艺听说很不错,是个很勤快的人,当兵之前家里就一直是他爸在做饭。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我来煮吧。你们家里有什么菜?”

  陈母连腊肉腊鱼都没有挂,家中除了几个鸡蛋就一袋面粉,一些红薯和白米,因为陈母不怎么做饭,菜拢里只有一些大白菜,被雪还盖着,外面都蔫了。

  她叹了一口气,对陈建华道:“没什么菜,我就随便做一下吧,你可千万不要嫌弃。”

  陈建华不耐烦的摆手:“快点吧,我饿了。”

  吴梅做的很简单,就是鸡蛋卷饼,好在陈家有一坛酱,她先把面调成面糊糊放在一边,再开始炒鸡蛋,把饼做成金黄色的拿出锅来,在把饼刷一层薄薄的酱,最后炒了一道醋溜白菜。

  “怎么样?”她有些惴惴不安的看着吃卷饼的陈建华,生怕他说不好,因为陈建华这个人太直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