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王爷求你别宠了(主角:紫珠陶兮)(作者:我要成仙) > 102、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时刘嬷嬷好像也发现了这边的陶兮, 那张老脸上闪过一丝愤恨, 很快又恢复平静, 甚至连礼也不过来行。

  陶兮自然不会与她计较, 而是听高远海的话进了侧殿, 不用想也知道惠太后不会离开, 离开了京城就等于远离了权力中心,更何况自己还没死,对方又怎会轻易离去。

  “高王殿下如此孝顺, 太后娘娘一起去封地颐养天年有何不好?”雨心似有不解。

  李嬷嬷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她眼,“不是每个人都想颐养天年。”

  雨心愣了会,很快又想到了什么, 低头不语。

  身为皇上生母,却要远离京城,还要被另一个“太后”压一头,任谁都不会心甘情愿,更何况还是惠太后这种争权夺利的性子。

  陶兮看了看外头, 忽然对雨心使了个眼色, “去吧。”

  后者像是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红着脸扭扭捏捏的转过身, 很快就拿着一个黑盒子出了侧殿。

  李嬷嬷还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哑迷,直到透过窗口, 只看到雨心居然站在了易木面前, 瞬间了然的笑出了声。

  “这易侍卫深的皇上看重, 日后必定前途无量。”李嬷嬷微微点头。

  陶兮笑而不语, 感情这事强求不得,她也只能给两人制造点机会而已,就是可惜,这世间不是所有的两情相悦都能在一起,想到玉竹,她心头渐渐泛起许多无奈。

  御书房。

  寂静的氛围像是凝结成了冰,整个屋里再无任何声响,穿着暗紫色鸾袍的中年女人像是一夜老了十岁,那张风韵流逝的面容上带着点疲倦与嘲讽,五指就这么紧紧抓着椅背,直到手背泛起青筋。

  “为了那个女人,你如今连母后都不要了。”她苦笑一声。

  书桌前的男人眉头一皱,并未抬眸,“母后应该明白,儿臣是为您好。”

  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在屋内,惠太后眼中带着讥讽,“你到底是为了哀家好?还是怕哀家伤了你的宝贝皇后?”

  屋内瞬间又沉寂一片,萧臻随手放下一本折子,目光晦涩的望着那边的人,“儿臣更怕伤了母后。”

  四目相对,惠太后像是被雷击中一般整个人都是一颤,五指骤然一紧,“是啊,哀家若是伤了你的宝贝皇后,你怕是就要杀了哀家了吧?”

  多么可笑呀!她的儿子!苦心栽培多年的亲生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居然要把她赶出皇宫?!

  “母后已经许久没有对儿臣笑过了。”萧臻慢慢垂眸,“或许只有在九弟身边才能让您日日展颜。”

  目光一顿,惠太后整个人有些发抖,明明两人的距离那么近,可看着书桌前的儿子,她却觉得如此遥不可及。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生了嫌隙?

  自己当了太后,儿子也顺利登基,她一生的梦寐以求早已实现,为何还会如此不开心?

  “哀家知道,你怨母后,可当年丽妃一心置咱们母子于死地,母后若是不拼死一搏,这宫中哪会有我们的容身之所?”惠太后抬起手帕抹了下眼角。

  萧臻垂着眸没有言语,只是脸色越发晦涩难懂。

  “纵然母后对你有所严厉,但那也是为了你好,不然你以为哀家斗了这半辈子又是为了谁?”她眼中全是哀伤,“你只知母后为难皇后,可你换作天下间任何一个母亲,谁又愿意自己儿子娶一个毫无用处的丫鬟?”

  “那是母后所系。”男人眼帘一抬,目光灼灼,“并非儿臣所愿。”

  身子一颤,惠太后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连着呼吸也有些不稳。

  “高远海。”

  随着房门被推开,高远海立马走了进来,不禁看了眼惠太后,立马过去恭声道:“奴才送太后回宫。”

  看着书桌前的男子,惠太后眼眶一热,伸手扶着高远海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屋外,须臾,脚步一顿,回过头目光复杂的望着那边的儿子。

  “臻儿……”

  渐渐握紧笔杆,男人唇角微抿,“那日湖中的水,很冷。”

  高远海心头一跳,只见惠太后忽然踉跄几步,头也不回的出了御书房,身形略显狼狈。

  随着屋内重新归入寂静,萧臻忽然合上眼,抬手揉着涨疼的额心,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越发清晰。

  太多人都在寻他的短处,但却无人知晓,他怕水。

  房门微微发出一丝响动,不多时,一双柔软微凉的小手忽然覆上他额心,轻轻揉按着。

  “高远海做事是越发不行了,下雨天竟然不点香。”陶兮面上有些不悦。

  这种天气萧臻的头疾肯定又复发了,以往阴雨天都有玉竹点香,现在玉竹不在果然不方便,

  本来紧绷的眉宇渐渐舒缓开来,男人唇角微勾,继续看着手中的折子,“那你说该如何处置他?”

  以往在王府经常替他按,陶兮自然知道用什么力度,只是神情有些认真的道:“他老了,记性自然不好,还是得给皇上找个贴身宫女来才方便。”

  但是一般的宫女又信不过,这的确是个麻烦事。

  “不如让李嬷嬷去伺候皇上如何?”这样就不用天天监视着自己了。

  萧臻眼角一瞥,抬手敲了下她脑门,后者顿时退后一步,面上有些不满。

  “难道皇上还不乐意吗?李嬷嬷多老练呀,还是您想挑个年轻貌美的伺候?”陶兮撇撇嘴。

  男人声音低沉,“朕无需人伺候。”

  陶兮:“……”

  忽然有些心虚,她伸手从背后环住男人脖子,低头靠近他耳边轻声道:“那可不行,这样吧,臣妾看乾清宫的流韵还算机灵懂事,人也貌美,待会就给她提拔上来伺候您如何?”

  流韵年纪有些大了,人又稳重聪慧,简直是最佳人选。

  看着那双转来转去的眼珠子,男人捏了捏她圆润些许的下颌,低声道:“净耍些小聪明。”

  埋头在他脖间,陶兮不满的哼哼唧唧起来,“臣妾一心为皇上考虑,您还不领情。”

  那顺滑青丝轻轻摩挲着男人下颌,微凉酥痒,他回过头将人拉入怀中,偌大的素色披风遮住了女子隆起腹部,几乎看不出任何痕迹,直到那只大手轻轻覆在上面,一寸一寸轻柔的抚过,他眸光暗沉。

  一抬头就看到了那棱角分明的轮廓,陶兮抬手覆上他宽厚的手背,声音轻细,“虽然太后娘娘不在,但皇上还有臣妾和孩子,我永远都会在您身边的。”

  进来时她看到了惠太后,那个仿佛苍老了十岁的女人,虽不知对方与萧臻说了什么,但她知道,自己就是那根导致两人远离的□□。

  轻吻着她侧脸,萧臻目光晦涩,“记住你今天的话。”

  呼吸一顿,她微微启唇,“以前在王府有太多逃走的机会,我总是告诉自己时机不对,可如今想想,不是没有时机,只是我假装看不到那些时机。”

  所以她总是那么好奇对方到底有没有碰那些侍妾,但一边又告诉自己,这不是她该知道的。

  眸中印出一张精致清丽的小脸,萧臻眼神微动,唇角带着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可剑眉却紧紧皱着,“原来你这么早就开始觊觎朕了。”

  大眼一瞪,像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陶兮不由把肚子上的手拿开。

  “是啊,臣妾爱慕虚荣,哪知道皇上这么不经勾引!”

  话音刚落,脖颈忽然一疼,一只大手忽然掐住了她腮帮子,耳边响起一道醇厚的男声,“倒是朕眼拙。”

  抓着面前的大手,陶兮愤愤不平的咬在他虎口处,但男人的指腹却渐渐覆上她唇角,轻轻摩挲,一双黑眸含笑望着面前的小脸。

  眉眼一弯,她伸手抱住面前的胳膊,杏眼中似带着点点星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