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王爷求你别宠了(主角:紫珠陶兮)(作者:我要成仙) > 100、玉竹之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完,马将军还看了看自家皇上的脸色, 义愤填膺的道:“都是殊王那个反贼, 居然叫人暗中偷袭迎亲队伍, 这才导致霍将军……”

  他叹口气, 牙根咬的紧紧的,都说女人是祸水他算是领会到了, 偏偏那霍将军临死还要护着玉竹姑娘!

  “霍将军……”陶兮也心头一紧, 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

  萧臻剑眉微动,目光一扫, “丞相府众数可已押入天牢?”

  闻言, 马将军立马回道:“赵家三族内六百三十二人都已关入天牢等候定罪, 殊王余党都一网打尽, 城门口的当值也尽数更换,百姓之中少有伤亡, 就等大理寺将反贼们罪证昭告天下!”

  一直都知道造反牵连甚广,可这是陶兮第一次离那些纷乱那么近,近到好像人命是那么微不足道。

  捏了捏她小脸,男人低下头目光柔和,“休息吧, 朕等你睡着再走。”

  相视一眼,陶兮拉住他胳膊微微摇头, “臣妾不困, 就这点刺客还吓不到我, 皇上若是有事便去吧, 我等皇上一起用晚膳。”

  马将军偷偷瞄了几眼,心中腹诽不已,虽说这皇后娘娘是个识大体的,可皇上也不该如此过度宠爱,自古以来女子都是红颜祸水,他觉得迟早都会出事。

  摸摸她脑袋,又扫了眼她隆起的腹部,萧臻还是起身径直出了内殿,又与外头的李嬷嬷言语了几句,里头的人也什么都听不到。

  直到眼睁睁看着人走远后,陶兮又立马拿起披风系上,等她一出去,李嬷嬷像是知道她要出门一样,竟一点也不惊讶。

  易木已经不见了,既然无人拦她,陶兮自是顺利的来到的东三所,这是靠近乾清宫的一座供其中宫女居住的地方,玉竹身为乾清宫大宫女自然是有独立的房间,此时里头的宫人都去当值,只有少数几个出入,看到陶兮也是吓得连忙跪地行礼。

  发生这样的事,陶兮知道玉竹心里一定不好过,她看似淡漠实则比谁都看重感情,那霍将军因其而死,对方一定会很自责。

  出嫁时门口还贴着喜字,这是陶兮特许的,可此时看着那大红的字体她竟一时停住了脚步,心中思绪万千。

  “娘娘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李嬷嬷轻声安慰道。

  垂下眼帘,她提起裙摆踏上阶梯,一边抬手在门上敲打起来,“玉竹?”

  不知道对方是否歇息,见屋内没有回音,陶兮眉头一皱,猛地将门推开,立马踏进内屋,却一眼就看到了梳妆台前趴着的红裙女子,那大红的喜服亦如她嘴角的鲜红那般刺眼。

  “玉竹!!!”

  她屏住呼吸大步奔了过去,声音歇斯里底,“太医!快去传太医!”

  “娘娘……”李嬷嬷似乎深怕她动了胎气。

  女子青丝如瀑泄于背后,微抬的眼帘好似还有一丝神智,苍白的唇角微微蠕动,“娘娘……”

  “你……你怎么这么傻!”陶兮蹲下身,颤抖的握住她手,双目通红,“能抓住反贼,霍将军是为国尽忠,怎会关你的事,你……你不该……”

  她啜泣着,两行清泪直直落下,一股愧疚直直涌上心头,如果自己能早些阻止这场婚事,或许……

  直到耳边传来一道虚弱的咳嗽声,陶兮才慢慢抬起头,眼前的女子也轻咳出一丝鲜红,声音沙哑,“这是奴婢欠皇上的……”

  “你没有欠谁的!没有!”陶兮闭上眼忍住那股泪意。

  “当年与西国交战,殊王瞒下京城送来的粮草,导致边关将士死伤无数,皇上也陷入敌军包围,事后底下人冒死呈上殊王的罪证,是奴婢私下销毁了,致使皇上未能替那死去的将士们报仇……”玉竹气若游丝的微睁着眼,眼角滑落一滴清泪。

  “皇上如此信任奴婢,奴婢却为了一己之私背叛了皇上,如果奴婢能早些以命抵命……或许就不会外连累其他人。”她苍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苦涩。

  陶兮微微启唇,心中有些震惊,半响也不知该如何言语,一旁的李嬷嬷也是眉头一皱,显然没想到这玉竹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缓缓闭上眼,玉竹猛地又咳出一口血,“奴婢……奴婢欠皇上的……只能下辈子再还了……”

  “不会,太医很快就来了!”陶兮紧紧握住她手,泪水模糊了双眼。

  屋内弥漫着一缕淡淡的死寂,玉竹双唇微动,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奴婢…祝…娘娘福泽永寿……小太子安康长乐……”

  那只手瞬间像是失去了所有温度,顿时从她掌心滑落,毫无反应的垂在一侧,陶兮颤抖的伸出一指慢慢靠近她鼻息,渐渐五指收拢成拳,别过头轻声啜泣起来。

  那张清秀平淡的面容,在最后一刻绽放了所有芳华,夺目的喜服与鲜血是那么刺眼,整个屋子瞬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直到太医匆匆赶来,一把脉也是脸色大变。

  扶着李嬷嬷一步一步走出内屋,外头不知何时下起了绵绵细雨,朦胧雨幕中清风徐徐,陶兮伸出手接了几滴雨珠,眼角顺势落下一滴晶莹,心里头压抑的很。

  “娘娘……切莫太过哀伤,小心腹中龙嗣。”李嬷嬷拿过一把伞撑在她头顶。

  陶兮走的很慢,也未说话,周围的宫人都是各司其职,在皇宫死了一个宫女根本无足轻重,哪怕哪人是乾清宫的大宫女。

  “先莫要将玉竹下葬。”

  闻言,李嬷嬷立马点头称是,面上也是颇为感慨,世事无常,这玉竹姑娘也是太死心眼了,做人还是得看开才能活的更为长久。

  殊王造反的罪证已经是板上钉钉,最后必定难逃一死,陶兮能做的,就是将玉竹与对方葬在一处。

  她什么都藏在心里,喜欢殊王,喜欢到为了对方甚至不惜背叛萧臻,可能对于她而言,之后活着就是为了赎罪,所以玉竹觉得自己欠萧臻的,甚至不惜替她挡剑。

  但对方什么都不说,怕是连殊王都分不清她到底是如何想的。

  孰是孰非陶兮也不知如何判断,每个人都有私心,只是造物弄人,或许自己才是最幸运的那个。

  回到承乾宫,宫里也传来了赵丞相定罪的消息,罪证昭昭,经大理寺与刑部一致裁决,绝无错漏,赵丞相与其嫡系七日后于午门处斩,府中其他旁系一律流放边关永不可回京,三族内男的百年内不得加官进爵,女的不得入宫为妃。

  因殊王乃皇室,定罪流程较为繁琐,一时间也没有消息传来,直到夜幕降临,一场纷乱才悄悄落下帷幕。

  纵然没有胃口,陶兮还是不得不强迫自己多吃些东西,直到晚膳上来,外头也突然传来一道“皇上驾到”的声音。

  随着身旁忽然坐下一道高大的人影,盘中也多出一颗素菜丸子,陶兮低着头默默吃着东西一言未发。

  烛火幽幽,李嬷嬷等人也慢慢退了下去,殿内一时寂静的出奇。

  “平日哭哭啼啼,今日怎安静了?”男人语气放缓。

  筷子一顿,陶兮深呼吸一口,直到胳膊忽然被人拉住,她顺势被拉入男人怀中,一只大手忽然在她脸上轻轻摩挲着。

  “皇上……”

  她再也忍不住眼眶一热,揪着男人衣袍,埋头在他怀中轻声抽泣起来,“我…我心里难受……”

  相处了那么久的人说死就死了,她如何能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轻抚着她脑袋,萧臻神情未变,声音低沉,“没事了,你还有朕。”

  感受到怀中依旧颤抖不止的人,男人低头在她发顶亲了下,冷硬的轮廓也柔和不少,眸中闪过一丝无奈,这也是他不让小姑娘知道太多的原因,终会自扰。

  不知哭了多久,陶兮感觉到眼睛都开始发涩时才慢慢抬起头,却骤然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忽然有些恍惚,“皇上会不会骗臣妾,以后去找别的女人?”

  眉头一跳,像是不理解这女子的思维为何如此跳跃,萧臻唇角微抿,指腹轻拭着那小脸上的泪痕,语气笃定,“自然。”

  眼睁睁看着那小脸又垮了下来,男人轻声一笑,两指托起她下颌,目光灼灼,“你这小醋坛子比朕还专横。”

  眨眨眼,陶兮攥着他衣袖,湿润的眸中满是男人的倒影,“那是因为臣妾在乎皇上,我不想看到皇上和别人在一起,我喜欢皇上。”

  她手心一紧,渐渐垂下眼帘,人都是自私的,不愿意就是不愿意,她不想强迫自己去接受那些女人的存在。

  “嗯?”男人握住她手,眉梢微动,“那还日日给朕甩脸子?”

  耳根子一热,陶兮不由瞥了他眼,小脸上还带着泪渍:“皇上就爱胡乱给臣妾扣帽子,明明是皇上欺负人才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