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风云百世[快穿] > 第三十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了性方丈道:“李掌门过谦了,当日李掌门武功卓绝,本寺与天龙寺上门来,李掌门未伤一人,这涵养在当今武林也是难得了。”

  李沧海见少林方丈也不以她的话为忤,那是真有武林第一大派掌门的风度,暗想自己是不是也要学一学。

  杜月笙说:头等人,有本事,没脾气;次等人,有本事,有脾气;末等人,没本事,大脾气。

  看来,这了性方丈是头等人,而她是堪堪称得上次等人中的中上水平。

  李沧海环视四周,微微一笑,道:

  “大师过奖了。我承蒙家师错爱,又得师兄师姐们的谦让,舔居本派掌门之位,但事实上能力远不及几位师兄师姐。本派御下虽有诸多绿林依附,但常年远居西域和东海,甫进中原武林,几位师兄师姐便想为本派谋划。

  本派欲约束绿林,为中原武林百姓谋福,此事多赖我的大师姐镇震慑群雄,我年轻识浅,是远有不及的。本派欲立足中原,无崖子师兄学富五车,琴棋书画、医卜星象无一不精,便为本派于恒山一带建坛,选在恒山,也有守卫边疆,保边疆百姓少受外族欺辱之苦的打算,师兄之能实在是了不起……”

  一番话说的,巫行云、无崖子都不禁几分喜悦,特别是无崖子,听到心上人这样当众夸他的,他便暂时将之前她拒绝他的示爱的事忘了。

  了性方丈念道:“阿咪陀佛,贵派侠骨仁心,心系大宋社稷百姓,当真是大宋之福。”

  少林为中原名门正派,天龙世界少林为首的中原武林都是心向大宋的,不然也不会有玄慈方丈被骗当了带头大哥,以为是去雁门关外抗击辽国入侵的武士了。

  马一平也道:“贵派所虑深远,边境的百姓确实深受外族劫掠之苦。我也听说李掌门正是为大宋打败吐蕃、大辽武林高手,扬我大宋国威,才得大宋皇帝封为郡主的。”

  丐帮的消息总是比别人灵通,这才两个多月的事,他就知道了。

  李沧海朝他微微一笑,说:“少林或丐帮的高手当日若在场,也轮不到我出手了。”

  场面的气氛变得春风化雨一般,突然段思廉道:“那么,当日我大理天龙寺剑谱被盗,到底与李掌门有没有关系?”

  李沧海顿了顿,才叹道:

  “大师姐为我震慑群雄、二师兄为了立足中原,我三师姐——我的亲姐姐便为我谋算武林名望了。

  家师在世时曾经提起过,大理段氏‘六脉神剑’乃当世剑法第一。想要快速竖立名望,有什么方法比得上打败‘天下第一剑法’最快最有效的呢?

  姐姐到底比大师姐、二师兄年轻一些,因为她艺高人胆大,便有些冲动,想做就做,没有想过后果。以她的武功能入天龙寺取得剑谱、打败诸僧,若非故意,她又怎么会让一个小和尚看到相貌,还故意留下我的名号?

  真的贪这剑谱上的武功,取到剑谱后当然不能让人知道,以便偷偷修炼别人的武功,那么她即便不易容乔装,蒙个面还是什么难事?姐姐并不贪那武功,只因本派武功独到,学无止境。

  她只想为我扬名天下而已,只不过……一不小心,成了臭名扬天下了。

  当日天龙寺僧人找上门来,我确实尚不知此事。现在我知前因后果,姐姐做的跟我做的也没有什么分别,在此我向大理段氏真诚道歉,并奉还剑谱。

  家姐确实看过剑谱心法,‘六脉神剑’这套神功与本派内功不怎么相融。

  我可以承诺,家姐决不外传‘六脉神剑’剑谱,也不会用这套功夫,况且她也没学会。

  并且为表示本派诚意,我将本派神功宝典‘天山折梅手’的秘笈交由天龙寺保管,以此两派互为抵押牵制,互不外泄秘笈,贵我两派两国化干戈为玉帛。

  不知,天龙寺诸位大师和大理段氏传人,以为如何?”

  李沧海落落大方,朝天龙寺诸僧和段思廉一揖,段思廉连忙站起身回礼,而几位天龙寺的代表僧人也起身合手念佛。逍遥派的武功高强,李沧海现在还有“大宋御妹”的名号,大理国对大宋甚是恭顺,他们当然不想结下难解的恩怨。

  李沧海这解释逻辑,好像不可信,可是也找不到错处来。逍遥派功夫之高强,远超天龙寺,盗剑谱的动机就小得多。而当日李秋水任意进出天龙寺,还给人看去了脸,又留下李沧海的名号,让人也想不出她的目的。被李沧海解释成为她打败天下第一的剑法求扬名,这总比李秋水这样的高手是个偷东西还顾意跑去给人看脸的傻逼让人信服一点。

  李秋水暗道:这家伙面上装成这样,心平气和,娓娓道来,真是连我都快信了。戏精呀戏精,这人要是阴险起来,我怕真不是对手。

  段思廉道:“今日我们前来少林,也不想与中原武林为敌。若能解开这个结,自是两国之福。”

  段思廉看看天龙寺的几位高僧,看他们也没有别的异议,便道:“郡主亲自道歉,愿归还剑谱,我大理段氏也愿退让一步。郡主说以贵派神功秘笈交由天龙寺保管,互为牵制不外泄,可是我等对贵派这门功夫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又怎么知那确实是贵派镇派神功呢?”

  李沧海向李秋水看了一眼,李秋水起身,先从包袱中取出《六脉神剑剑谱》,双手捧到李沧海面前。

  段思廉看到剑谱时不禁眼睛一亮,天龙寺乃是大理国镇国之寺院,“六脉神剑”是段氏至高武学。因为这门功夫极难修习,如俗家子弟不是太过年轻,就是俗事缠身,总之是功力也不到,也无法静心修习,俗家子弟极少可能练成的。

  是以刚才李沧海说李秋水虽得以一观剑谱,但是与她们门派内功不相融,她没有练成,无因、无相都没有怀疑李沧海说的是假话。

  现下天龙寺内,像无因、无相这样能练成两路剑法的人也只有五个,都是避居为僧,潜心修习一阳指二十年,内功指力非凡才可练成六脉神剑。

  到后来索性就藏宝经于寺中,进寺方能修习,不传俗家子弟了。段思廉是段思平玄孙,也没有机会一观宝经。

  现在,宝经却在他手上,他交给了两位师叔,心底真想看一看,却又怕被大宋人笑话。

  无因、无相一看剑谱没有错,互相点了点头。

  李沧海这才微微一笑,说:“想交由天龙寺保管的‘天山折梅手’宝典,又称‘六路折梅手’,你们六路剑法对应本派六路折梅手,也是刚刚好,谁也不吃亏。据姐姐说,你们那六路剑法,晦涩难懂,非你们段氏子弟根本学不会,其实本派这六路折梅手,没有本派基础武功也很难学会,除非是武学奇才。至于此功的威力……当日了缘大师言明,欲请我试试少林寺十八铜人阵。此事是因姐姐而起,那我们姐妹二人,便用此功对战少林十八铜人,大理段氏可以看看本派的神功的威力,心中这股不平之气也可消了。诸位以为如何?”

  巫行云忽道:“掌门师妹,我们分属同门,一荣具荣,一损具损,少林有十八铜人,那我派再加我一个,也不过分。”

  无崖子也说:“掌门师妹,还是我们四人一起上吧。”

  李沧海微微沉吟,道:“不知了性方丈可否成全?”

  了性见天龙寺诸人和马一平等丐帮中人都大感兴趣,且这事又是本派了缘师弟当日说错了话,今日逍遥派上山来,平和的态度中也带着锋芒,少林若是不战,反而比战败还要丢脸了,少林传承也要保住。

  了性道:“了缘师弟曾经有此一言,今日天龙寺诸贤要见证贵派神功安心,说明贵派与本寺十八铜人阵有缘。”

  巫行云道:“我们武功甚是厉害,拳脚无眼,若是少林派不慎有人死于我手,不知方丈又如何说?”

  了性道:“双方约定,点到为止,不可要人性命,李掌门觉得呢?”

  李沧海道:“佛门清净之地,我也不想杀生。师姐,也请你委屈一下,不可杀人。”

  巫行云呵了一声,这声呵却不是轻视李沧海的。天山童姥天性高傲,杀人不用第二招,看不上少林的“粗浅功夫”,这时也见端倪了。

  事以至此,了性方丈便吩咐了缘去先去通知,然后招呼几位贵宾前往达摩院。

  少林寺达摩院是少林至高武学院堂,能进达摩院的武学高僧寥寥几个。十八铜人阵也是达摩院研究出来的以佛门禅功武学为基的阵法,在武林中,素有威名。少林七十二绝技是镇寺之技,那十八铜人就是镇寺之阵法了,犹如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阵”一样。

  大家到了达摩院的练武校场时,已见有十八个精神抖擞的武僧一排站候在中间。他们不似人们想象中的身上被染料染成金色,而是一个正常的僧人。但是他们一个个太阳穴突出,显然内功不凡。

  李沧海对了性方丈说:“我们也不要太多虚礼耽搁了,大师以为如何?”

  ……

  逍遥派四大高手上前与十八武僧揖手行礼,武僧行了佛礼。

  因为点到为止,十八武僧并不使用武器,四大高手也是不需要兵器的,这时武学还比较昌盛,只有内功渐退武学末世,才剑法兴盛。

  十八个武僧是沉默的,甫一进攻,便如猛虎下山,三十六条手臂和三十六条腿都在几十年中形成了默契。

  李沧海、巫行云、无崖子、李秋水分战四方,说好只用天山折梅手来应对少林十八武僧的罗汉拳、金刚掌、般若掌等绝技。

  对方人多,四大高手每一个人都要面对八条以上的手臂朝他们身上各个部位打来或者擒拳,四人以快制胜。

  巫行云右手转了个圈,翻将过来,挥洒自如抓住一个武僧的手腕,就像飞快将之分筋错骨,让对方丧失战斗力。

  可是以她的功夫,居然一时没有成功,她再要用劲,时机已过,有八条手臂打向她不同的方位,她不得不施展凌波微步逃开一局,心头着实不甘。

  忽听李沧海道:“他们练了金钟罩功夫!”如此,分筋错骨手若不能瞬间得手,时机一过,对方阵法的配合攻击就到。

  李沧海又以轻功配合点穴手法,她还没有出声,便听无崖子道:“他们有移穴功夫。”若是有移穴功夫,他的北冥神功也一时之间不能吸他们的内力。

  李秋水也是没有得手。

  一时之间,四人与十八武僧混战成一片,四人按规矩不能猛下杀手,但是四人纵横来去,十八武僧也奈何他们不得。

  在场的少林、天龙两寺武学高僧看得是心旷神怡。从未见过这样像舞蹈一样优美的功夫,而那轻功身法更是精妙绝伦。

  不过四人一时战之不下,他们已觉得失了逍遥派弟子的威名了。

  忽听李沧海道:“金钟罩功夫贵在一口气,既然如此,只有失礼先卸下诸位大师的下巴了。”

  少林有铁头功,从来没有听说过铁下巴功的,就算他们比常人难卸一点,他们用上十成功力,总能办到。对方一口真气散了,什么金钟罩和真气移穴功夫都没有用。

  无崖笑道:“妙极!”

  李秋水暗道:阴险!

  不过,李秋水身体很诚实,就第一个尝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