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诸国志 > 第295章 举国南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却说靖之得蒙丹馈赠冰石,心中感激万分。

  他上前躬身一礼的同时,同时也对蒙丹倍加敬重。二人又在席间畅谈多时,靖之这才恭敬的予以领受并且在之后予以请辞告退。靖之既去,蒙丹便亲自送他出府。两人拱手拜辞,靖之就此押送冰石而去。而望着靖之欣然而去的背影,蒙丹脸上的笑容也不禁被阴沉所逐渐取代。

  此时蒙丹的儿子蒙毅就站在他的身边,看见儿子和自己就站在一起,蒙丹不觉对儿子发起了提问。

  “以儿看来,额驸大人是何许人?”

  蒙毅思索片刻,坦然相告道:“人中之龙凤,只是如今未得其势。日后得势,只恐不凡。便如九天玄龙,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其声之浩瀚,只怕非常人所能尽知与估量啊。”

  闻听蒙毅所言,蒙丹淡然含笑。以此点头,赞许道:“我儿成长,已有识人之明矣。”

  蒙毅浅笑,却不禁心中疑惑顿生。他缓缓松了口气,不禁就此而问道:“父亲既然夸耀儿臣,想必对额驸的见解也与儿臣意同。既然如此,却不知父亲为何如今还要这样的帮他?郭不疑既已投身额驸大人麾下,此等将略之才我们无疑也当拉拢为上。父亲此举,无异于将顺水人情推给了额驸大人。难道就不怕郭不疑因此对他更加誓死效忠,为我们日后养虎为患了吗?”

  闻听此言,蒙丹含笑摇头。面对一脸疑惑的蒙毅,他缓缓松了口气,不禁以此反问道:“儿既有识人之明,为父且多问你一句。以你看来,额驸与郭不疑,二人谁人更加可畏?”

  蒙毅细思,回应道:“将略之才纵然可堪留用,但能识人用人之人,无疑更加可畏。”

  蒙丹点头,笑道:“正因如此,为父才要在此时拉拢额驸。此人便是人中龙凤不肯久居人下,那也便是日后的事情。我们虽然可在此时暗中提防他,但名义上却还是要先亲近他的。以此让他感恩与我的同时,也好加深我们之后的合作。待到时机,趁他对我们放松芥蒂之时剪除不晚。是和是打,拿捏有度。一切尽在掌握,便可尽付于我罢了。”

  闻听蒙丹所言,蒙毅顿悟。由此拜服,对蒙丹此番举动,方尽领受。

  却说靖之既得冰石,便请来郭不疑予以馈赠。郭不疑闻听冰石被靖之拿到了,心中感念非常。以此取冰石而铸神剑,就此履行了自己与剑灵之间的契约。期间历时两月,神剑终于铸成。剑身晶莹剔透,寒气咄咄逼人。剑灵以此附着剑身之上,由此使得新筑之剑更显锋芒。郭不疑与剑灵造成一体,故而新剑纵寒亦不能由此伤身。

  郭不疑大喜,就此为新剑取名‘洛辛’。从此为己所用,自然不在话下。

  新剑铸成,后方大事基本也已落定。南征诸事停当,驼陀也集结大军准备随时出征。狼首萨日勒闻讯大喜,由此下令定下出征日期。出征当日,大军集结屠苏城外。狼主萨日勒更是亲自率领国中百官,为驼陀南征大军践行。驼陀与大王子雷格尔同受册封,以此兵出屠苏,便杀奔中原而来。

  狼族既在屠苏起兵,便有消息传到夏朝王都。

  此时历经两月,吕戌继承大夏王主之位的同时,也基本安定了国中朝政。前方北境战报,吕彻所管辖的北境三地便即将要面临狼族南征大军的攻袭。狼族攻势凶猛,而北境三地建设时间尚短。虽有防垒作为屏障,但却不能抵挡狼族此番凶猛的攻势。

  虽未开战,但吕彻也已心中了然于此。他由此未雨绸缪,一面紧锣密鼓的做出准备。另一面上书告急,便请国中发兵救援。高级文书很快送达夏朝王都,

  而吕戌心中也很清楚。狼族既兴兵而来,吕彻便肯定守不住北境三地。

  他虽然也有谋略、知晓战场用兵,但以目前吕彻的才能来讲,无疑还并不是狼族大元帅驼陀的对手。更兼狼族此番来势汹汹,誓在一举席卷整个中原。北境三地距离屠苏太近,而且地处平原并没有任何天然般的屏障作为防护。此番被狼族攻取,无疑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吕戌心中了然于此,便发布了应对狼族此番南征的第一道命令。

  诏命中的主旨只有一个字,退。

  “既不能进,又守不住,如何却要部下将士空拼血汗、枉送性命?”

  吕戌在给吕彻的书信中,其中就有这样的一句话。而吕彻虽然心有不甘,但成熟的心智却让他很清楚如今的形势。狼族借助夏朝政变,来势汹汹。如今气势正盛,北境三地已然守卫不成。而面对如今的大局,此番兄长的决策是绝对正确的。

  “撤退虽是,但如何撤退?又当往哪里去退?”

  对于这样的问题,吕戌在传递给吕彻的旨意中却并没有写明。书信中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尽撤军民、以保皆安”。简单来讲,就是北境三地的军民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数退去,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至于具体怎么做,吕戌给了吕彻自己调配的主动权。

  这是一种国君对于臣子的信任,同时也是一种来自于兄长对于从弟能力的考量。

  收到吕戌的这份旨意,吕彻在为之犯难的同时,心中却又不觉萌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欢喜。

  这种复杂的心情,无疑是他从来没有过的。

  无可否认的是,吕戌此番的作风已经和曾经对待自己的态度截然不同。相比于曾经一直都把自己当成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让吕彻感觉到无比的气愤,此番吕戌投注到自己身上的重责和信任,无疑让吕彻有种挺起腰杆想要以此大展宏图的心愿。

  一封诏命,就像一根让人完全不知道痛的强行针,让此时的吕彻第一次有种要做大事的感觉。

  他由此找来吾梓须,针对吕戌此番的诏命做以商议和决策。

  吾梓须和吕戌本为对手,吕戌执掌国卫府,而他则以内卫府执事受到幽毖曾经的加封。

  曾经的他打压过吕戌,甚至想要以此获得幽毖的信任并且逐渐取代吕戌身为大夏国中第一近臣的身份。他因此多番筹谋,甚至曾经一度到了疯狂且不择手段的地步。但让他完全无法想到,幽毖居然败得那么快。自己命亡身死之余,而自己一直视为对手的吕戌居然继承了大夏王主的地位。

  吾梓须对此始料未及,而相比于心中的大位关火来说,之后萌生出的恐惧更加尤甚。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无疑瞒不过吕戌。而此时曾经的对手执掌了大权,如今的自己还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吾梓须因此在前一段时间日夜惆怅,甚至有了逃离夏朝往走他国的想法。但吕戌最终的处理结果,无疑让自己大跌眼镜。

  继承大夏王主之位的吕戌,非但没有削弱和撤销自己所掌控的内卫府执事的职务和权利,反而对曾经屡次陷害自己的他选择了重用。更让吾梓须想象不到的是,身为大夏王主的吕戌居然亲自给自己写过一封信。

  书信中,他提到自己曾经做过的所有事情。但同时也提到,这些事情如今都将成为过眼云烟。因为自己的才能,他愿意对自己摒弃前嫌、不再计较。也希望自己能够真心为大夏付出辛劳,全力的辅佐吕彻治理北境。

  吕戌的仁智和宽宏,最终感动了吾梓须。

  毕竟相比于幽毖的外亲内疏,吕戌做到了对人才真正的量才适用。吾梓须由此权衡利弊,觉得自己的才能或许相比于曾经的幽毖,似乎在吕戌这边更能展现出自己的平生所学。

  他因此不再疑惑,最终决定全心全意的辅佐大夏并且成为一名真正恪尽职守的股肱之臣。

  这正是“曾为私利堪对手,为今大义做国臣”。预知吾梓须诚心归夏,此番又当有何作为?且看下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