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网游之大招法师 > 烧烤怡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浑身一颤,暗道:这两个技能太霸道了,竟然把巡逻兵都招惹来了。为了不招惹麻烦,我赶紧躬身赔礼道:“对不起两位差大哥,小弟一时兴起,不小心毁坏了公物。”我顺手从兜里掏出100金币分成两个小袋分别交到两个巡逻兵的手里:“这点小钱两位大哥拿去打酒喝,权当二位的劳苦费。”

  那个领头的巡逻兵掂了掂手中的金币袋,喜笑颜开的道:“小子不错么,你们继续,我们哥俩继续巡逻。”

  我“啪”的一个立正,来了个正规的军礼,心里暗道:妈妈滴,果然钱能通神,连游戏里的npc巡逻兵都这个德行!

  朝露儿却忍不住笑道:“行了,快别装了,行军礼是用右手,你举左手干嘛?”

  我愣愣的看着自己放在脑袋边上的大手,这只果然是左手,不过话说来滴,行军礼真的不是左手么?

  我疑惑的放下左手,朝露儿笑着催促道:快点继续看,这章介绍不完技能看有人丢你石头!”

  我一个激灵,赶紧把剩余的两个技能书的属性都拍开:

  灼热召唤(大师阶技能)

  消耗20%的精力值对沉睡中的火焰精灵进行召唤,火焰精灵会凝聚出于召唤者同等级的召唤物,召唤物职业随机产生,包括:战士、法师、骑士、弓箭手、刺客等攻击型职业,有几率召唤出辅助性职业牧师、歌咏者等,召唤物数量为使用者等级*10。

  技能等级:初级(0\10000)

  召唤物持续时间:300秒

  技能冷却时间:1200秒

  需要职业:法师系

  需要等级:50

  火烧连营(大师阶技能)

  消耗30%的精力值对沉睡中的风之精灵和火之精灵进行召唤,形成地图范围内的赤焰火海,对所有敌对单位进行无差别暴击灼伤,有几率出现弱点暴击以及决死暴击,伤害力度示使用者的领域力量及战斗力而定。

  技能等级:初级(0\10000)

  技能持续时间:300秒

  技能冷却时间:24小时

  使用技能副作用:损失当前等级30%经验值;消耗1000金币;消耗声望100点

  需要等级:55

  需要职业:法师系

  我的眼睛瞪得溜圆,嘴巴张得老大,这还不能表达我心中的震惊,想不到剩下的两本技能书竟然都是大师阶的稀有技能,那个灼热召唤变态到能够召唤出数百甚至数千的小弟帮助战斗,自不必说,让我更惊讶的是,这个火烧连营竟然是地图攻击,而且使用诸多限制,貌似更加nx的样子,我吃惊的重点并不在于此,而是这玩意,在我眼中名字竟然是绿色的,表示我可以学,这太tmd让我吃惊了,俺不属法师系啊!

  我毫不犹豫的揉碎了技能书,拉起朝露儿就往城外跑,朝露儿一愣:“你干嘛,咋急成这样?”

  我兴奋得几乎是喊出来的“快走到外面去,找个小地图,我给你试试一个大型技能!”

  朝露儿疑惑不止,但还是跟着我跑出了东门。

  眼前是郁郁葱葱的白杨林地,这个地图不太适合,一旦引起森林大火不是百十金币能摆平的,到时候被判个纵火犯,终身监禁就艹蛋了,拉着朝露儿一只向前跑,终于出了白杨林地,在一望无际的草原的一个角落里恰好有个小型地图-迷雾沼泽!

  ok,就是那里了,我拉着朝露儿一路奔了过去,抬头看看系统给的小地图,上面过果然显示着迷雾沼泽,我放开朝露儿,在地图边缘站定,嘻笑着说道:“看好了啊!”

  说罢,我左手握紧拳头,右手戮魂剑一挥,双腿岔开半蹲马步,开始蓄气,腮帮子鼓得老高,状似大肠干燥(便秘),爆吼一声:“火烧连营!”

  “呼啦!”

  狂风四起,戮魂剑剑锋火光窜动,硕大的货苗子瞬间窜射了出去,继而燃烧了整片隐雾沼泽,沼泽生被烧得嗞哇乱叫,巨大的伤害数字迭起,满地图通红一片,看的我心花怒放。

  “12886!”

  “11998!”

  “12378!”

  ……

  朝露儿看着眼前壮观的景象,小嘴惊得张成了“o”型,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地,地图攻击,这也太bt了吧,这是禁咒级的技能么?”

  我微笑的摇摇头:“不是,只是大师阶的技能罢了!”

  小美女粉拳紧握:“幸好你是我的人,不然我都有杀人越货的冲动了!”

  我微笑着看着小美女,“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去死!”小美女恨恨的锤了我一下,小脸羞得通红。

  我嘿嘿笑道:“走吧,下线,我请你吃烧烤。”

  窗外灯火辉煌,正是都市夜生活鼎盛的时刻。

  我转身从衣柜里抽出一件黑色底料米黄色大格子风衣披在身上,走出卧室,来到大厅打开灯,对着墙壁镜整理一下在床上滚得稀烂的头型,顺便拿起桌案上的保湿摩丝对着翘起的头发喷了几下,然后捋顺,准备出发。

  “哟,这深更半夜的还臭美上了?”

  我一愣,转身望去,黄玉穿着喜羊羊睡衣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貌似要去洗手间,我赶忙微笑道:“玉姐,你还没睡啊!”

  “是啊,没惊吓到你吧。”黄玉趿拉着可爱的小熊拖鞋走了过来,在我身上上上下下的瞧了好半天:“这是要去哪,整的跟个暗夜使者似的!”

  我一摸鼻子:“请赵璐吃烧烤,你要不要一起?”

  “算了!”黄玉转身向洗手间走去:“我可不想当电灯泡!”

  “啪!”

  洗手间的门被关上,我一愣,这二姐姐抽哪门子斜风,今天俺可是一直都在混游戏,根本就没招惹他啊?百撕不得骑姐!

  “喂,回来别忘带两只烤乳鸽啊!”黄玉突然打开洗手间的门,将可爱的小脑袋伸出门外,对我眨了两下眼睛道:“要多刷点油哦!”

  我满头黑线,这二姐姐还真不愧为吃货,在洗手间里都想着烤乳鸽呢。赶紧应答:“嗯嗯,我记住了,再给你带点猪鞭、脆骨神马滴,你看中不?”

  “去死!”

  黄玉恨恨的关上洗手间的门,里面传来涓涓的流水声,让人遐思迩想。

  我老脸一红,赶忙拧开防盗门,走之!

  建河街的马路旁,我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帮我推开副驾驶的车门,我顺势坐了进去:“吉大正门。”

  那司机师傅,猛地一撒离合,连轰几下油门,出租车如离弦之箭射了出去,我赶忙抓过安全带扣上,这司机忒猛了!

  “你女朋友在吉大读书?”司机师傅并不转头,目光透过挡风玻璃直视着前面的马路道:“我妹妹也在吉大读书,才大一,你女朋友几年级?”

  我一愣,这司机师傅不待我回答,已经自主认为我这是去见女朋友,我只好跳过第一个问题直接回答她的第二个问题:“也上大一。”

  “你说说现在这些孩子,刚上大学就交男朋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司机师傅踩了一下油门,把车子拐入西安大路继续说道:“等到挂科,领不了毕业证书后悔都来不及了!”

  我一摸鼻子,心里暗道:俺补考了好几次不也一样拿到毕业证了,挂科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过,俺是上进青年,不能那么顶撞这位语重心长的大姐姐,我想了想措辞:“师傅你说的极是,学生就应该以学业为重,不能过早谈恋爱!”

  “那你还勾搭人家小姑娘?”司机师傅很不给面子,貌似也很激动,脚下无意识的踩了一下油门,出租车“嗖”的一下窜了出去,速度已然超过60迈,已经超过了西安大路的速度限制。

  我赶忙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不然害司机师傅被贴罚单就不好了,“那什么,其实我是去看我妹妹,我女朋友在家里都已经睡下了!”

  “哦?”司机师傅慢慢的收了油门,车速也降了下来,转过头来打量了我一眼:“看你这么老实的人也不像祸害小姑娘的不良分子!”

  她这一回头不要紧,一看之下,我差点笑了出来,这女司机正是我上次去吉大时那个非要找我6块钱的女司机,这货太固执了,估计是更年期提前所致。

  我赶忙点头,正襟危坐义正言辞的道:“我是社会主义大好青年,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和改革开放门户而奋斗,绝不是那种偷鸡摸狗窃玉偷香违法乱纪的不良分子,姐姐你放心,我的品行好着呢!”

  “扑哧!”

  那老妞竟然乐了,爬满皱纹的老脸笑得像迎风绽放的菊花,她扭头道:“想不到你这小子还真逗,有没有女朋友,要不要我把妹妹介绍给你?”

  我一愣,这老妞不光月经不调,连耳朵也不灵光了,刚才我明明已经说自已的女朋友在家睡下了,这货还要把妹妹介绍给我,什么意思?

  女司见我不说话,疑惑的问道:“你有女朋友了?”

  “嗯嗯!”我赶忙点头道:“她在家已经睡下了!”

  “哦,这样啊!”女司机露出一个惋惜的表情,让我不知所措。

  还好,说话间吉大正门已经就在眼前,车子停下,我赶忙掏出钱包扯出一张,发现是贰拾的,赶忙塞了回去,又掏出一个更小一点的,嗯,是张拾块的,又翻出五个1元的钢镚递给女司机师傅:“大姐,这回正好,您甭找了,我也不用添了!”

  “扑哧!”

  那司机竟然笑了“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上次拿10块钱告诉我不用找钱的那个小子就是你吧!”

  我赶忙点头:“大姐,你记性真好。”打开车门走下车:“大姐,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忙!”

  “小笨蛋,这里,你怎么才来,墨迹什么呢?”朝露儿站在我对面不远处的隔离带边上向我招手。

  我赶忙关上车门,对司机点头“我妹妹叫我呢!”

  “哼!”

  司机一踩油门,出租车呼啸而去,我赶忙心中默念一组数字吉jooxx,嗯,下回可不坐这疯婆子的车了,太tmd吓人了!

  我转头向亭亭玉立的小美女赵璐跑去:“hi亲爱滴,我来了!”

  “嘭!”

  我捂着屁股幽怨的看着赵璐“你干嘛又踢人家pp?”

  “哼!”

  赵璐愤愤的向前走去,我赶忙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怎么了,小嘴厥得都能挂上个油瓶子了!”

  “刚才那个老女人是谁?”赵璐转身站住,目光直视着我“你干嘛跟她墨迹那么半天,都聊什么了?”

  我一摸鼻子,这该怎么跟她说?酝酿了半天,组织了一下语言,把从开始打车一直到下车的全部过程跟赵璐细细的讲了一遍。

  “哈哈!真逗!”赵璐听我讲完被逗得哈哈直下笑,拉着我的手臂走了一段,忽然仰起头问道:“对了,你真的记住她的车牌号了么,我们要不要投诉她?”

  我赶忙道:“算了,一个临近更年期的老女人,跟她计较什么劲。”

  “嗯,好吧!”朝露儿点点头,挽着我的手臂继续向前走“对了,你不是说请我吃最好吃的烧烤么,去哪里?”

  我一摸鼻子,吉大这里我还真不是太熟,出了校门口那几家烧烤店,还真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要不在那家吃吧!”朝露儿芊芊玉指指着不远灯火通明处一家叫做“正宗新疆大串”的烧烤店说道:“我以前经常在那里吃,味道还不错!”

  我点头道:“好吧,你喜欢就行!”

  赵璐抬起头歪着小脸看我,笑道:“你准备消费多少?”

  我拍拍胸脯,自信满满的笑道:“管够你吃,可劲点,吃不了打包回寝室再吃,俺再游戏里可是有私人财产的人了,还怕你一顿烧烤给吃穷了?”

  “切!”

  赵璐挽着我的手臂一扭头,假装不理我,口中说道:“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我一摸鼻子,道:“俺可不是孙绍祖那变态的色-情-狂,再说你也不是贾迎春不是,俺可舍不得那样对你!”

  “你也敢才行。”赵璐转过脸来抽着小鼻子看着我,不一会发现自己说的话有点不对劲,抬起小粉拳锤了一下我的肩膀:“混蛋,都被你绕进去了!”

  我赶忙抓住她的小手:“乖乖,不要闹,那么多人看着呢,人家还以为咋俩闹分手呢!”

  “哼!”

  赵璐一甩胳膊,粉粉的自己朝着正宗新疆大串走去,我赶忙嘿嘿笑着跟上。

  ……

  正宗新疆大串大厅

  我和赵璐在一张长条形小桌对面而坐。

  我拿起菜单递给赵璐,小妞接过菜单白了我一眼,没有吱声。不过当她点菜时,那股兴奋劲完全暴漏了她内心真实情感:“我要10个羊肉大串、10个板筋、10个牛柳、10个五花肉,还有10个脆骨、10个菜卷!”赵璐把菜单递给我:“小笨蛋,你还要点什么?”

  “咕噜!”

  我的肚子适时的叫了一下,好嘛,饿了一晚上了,这点菜估计真不能够两个恶鬼吃的,我赶紧对服务生大叔补充道:“再来两只烤乳鸽,不不,四只烤乳鸽,还有2个羊排,再来4头烤蒜,嗯,还有10个虎皮尖椒!”

  服务生大叔看来了大主顾,高兴得眼睛瞪得溜圆,脸上的表情别提多幸福了,跟过年似的:“好咧,你嘟噜稍等嘟噜!”

  大叔跑远,我一抹鼻子,对赵璐说道:“这货是冒牌新疆人,怎么嘟噜都放在后面,我记得新疆人开口就嘟噜来着!”

  “扑哧!”赵璐轻笑白了我一眼道:“甭管人是不是冒牌的,肉串好吃就行呗!”

  我心里暗爽,这小妞没有真的生气,刚才完全是在唬我的,赶忙回话道:“也对,正宗的也不如对口的,好吃才是正理!”

  “诶,来咧嘟噜!”刚才那服务生大叔单手脱拖着肉串托盘跑了过来:“二位的羊肉大窜、牛柳、板筋、脆骨嘟噜!”

  “噗!”

  我彻底的喷了,这货一“嘟噜”把嘴上粘的假胡子给震掉了,差点掉进菜盘子里!

  “哈哈!”赵璐一只小手捂着嘴娇笑,另一只手指着大叔没了半撇胡子的大脸“嘟噜掉了!”

  那冒牌新疆大叔也算机灵,捡起掉在桌子上的胡子“啪”的粘在脸上笑眯眯的道:“你二位什么都没看见吧?”

  我直接笑得趴在了桌子上,上气不接下气的笑着说道:“反,粘,粘反了!”

  那冒牌新疆大叔赶忙在脸上抹了一把,拽下半撇胡子粘到另一边脸上:“嘟噜,这回没事了!”

  冒牌新疆大叔撒腿而去!

  夜已深深

  都市的繁华全已落尽,我拉着朝露儿的小手走在霓虹的背后,沐浴着中秋凉爽的晚风,仿佛一起走进了梦幻的世界,我宁愿在这幸福的一刻定格,因为,这里没有利益的角逐也没有权势的勾心斗角,更没有沙场的血腥杀戮,有的只是宁静、温馨,这一刻,有最心仪的女孩与我同在,仿佛一切都变得那么的唯美!

  “小笨蛋,该送我回家了!”朝露儿扬起红润的脸蛋,两只雾蒙蒙的大眼睛看着我,有说不出的美丽动人。

  我嘻嘻笑道:“你喝多了!”

  “才没有!”赵璐不依的锤了我的肩膀一下“才喝3瓶百威,我哪有那么容易醉掉?”

  我嘿嘿笑道:“没有醉?咱们要不要换一家再喝几瓶?”

  “才不要!”赵璐白了我一眼,“看你那笑眯眯的眼神,我肿么心里毛毛的?”

  我一模鼻子,心里暗道:难道我喝多了,眼睛发直了,怎么会让赵璐觉得心里发毛?

  我咳了咳道:“走吧,不要在这里吹冷风,感冒了就不好了,我送你回寝室!”

  赵璐紧了紧薄薄的羊绒小褂,点头道:“是有点冷呢!”然后挽起我的手臂晃悠悠的向前走去。

  我赶忙半解风衣,披在她的身上,把赵璐半搂在怀里:“这回还冷么?”我低下头看着赵璐,小妮子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没有挣脱出去,点头道:“好点了!”

  这时,一对青年情侣从我们身边走过。

  女:“老公,我不要去公园了,太冷了,我们去帝都开房好吗,多温馨惬意!”

  男:“可是,不是你说的要露营的么?”

  女:“笨蛋,我是下雨前说的好不好,这刚下过雨,地面精湿的怎么搞啊?”

  男:“好好,听你的,看来我的200大米又要打水漂了。”

  “哼!不去了,明天我还要上早班!”女孩愤愤的甩开男孩的胳膊,向前走去,男孩赶忙跑上前拉住女孩的胳膊,央求道:“亲爱的不要这样啊,俺的小弟都急不可耐了,你走了我拿什么抚慰他啊!”

  ……

  我和赵璐对视一眼,这俩货在大街上谈论起去哪里搞更经济实惠的问题,这也太霸道了吧!

  我低头对赵璐嘿嘿笑道:“咱们可不学他们那样,咱去你们的寝室!”

  “嗯嗯!”赵璐用力地点点头,忽然发现我说的话有问题,小妞锤了我一下:“以后不许说那些擦边的话,再说我就揍扁你!”小妞还示威性的扬起了小拳头,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赶忙点头:“是是,女侠饶命!”

  一路晃悠,已经来到了吉大的门口,赵璐一拍大腿,“坏了,过了12点了,大门锁了,进不去了!”

  “哎呦!”我双手捂着下体,痛得直叫,“姑奶奶,下次轻点成不,快被你打爆了!”

  朝露儿看我痛苦的样子,慌了,赶忙回转身急切的道;“很疼么,快点让我看看打到了哪里,我给你揉揉!”

  这时,一个扫马路的大妈路过,手中的扫帚使劲轮了两下“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太不像话了,大马路路上就赶揉jj!”

  我目光扫过,那大妈干脆马路也不扫了,直愣愣的看着我们,我赶忙拉起朝露儿:“快走,别让大妈看清咋俩,否则明天能上马路新闻了!”

  赵璐一愣“去哪里?”

  我一指上了锁的吉大大门:“现在进不去了,你说去哪里,总不能睡马路吧?”

  “那,去你们工作室?”赵璐摇摇头:“不行,这深更半夜的还不吓坏了你的两个姐姐,要不咱们去宾馆开房间吧!”

  我忙不迭是的点头:“好好,走着!”

  那扫马路的大妈看得眼神都绿了,现在的年轻人太夸张了,想当年我们那时拉一拉手脸都红半天,现在的女孩竟然能提出来开房,真是不可救药。大妈摇摇头,推起两轮垃圾车,走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