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刀风镇 > 第066章 陈立松是个傻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立松听到黄大明喊他,才知道自己对赵灵娥这女人根本不了解,一边暗自告诫自己以后说话千万要小心了,一边连忙也进了正院。

  这回进正院,鬼子兵并没阻挡。

  不想田边却伸手让他停下别靠近他们。

  田边对黄大明说道:“黄桑,我觉得,这个陈立松大大的忠诚老实,他比你更适合当这个警备队队长。”

  这话一出,黄大明更是吓呆了,又想起身跪下,却被田边伸手制止。

  “别动不动就对我跪倒。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做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一跪,我得给你多少黄金啊?”

  “我哪敢跟太君您要黄金啊!太君不要免了我的职就好。”

  “黄桑只要这个警备队队长职位,不想当镇长了?”

  “想……”

  “想当的话,那就别乱跪。不过,黄金还是要的。赵大富、陈立松,你们过来吧!”

  赵大富跨着大步往正堂走去。陈立松先是一愣,想不到田边竟也能叫出他名字,也跟着赵大富进去了。

  “什么时候开饭?让他俩也一起来吧!”

  田边让赵大富上桌不觉得意外,因为赵大富本来就是他推荐给田边的,但竟然让陈立松上桌,这让黄大明与林明琼感到非常意外。

  陈立松更是懵了,只好跟着上去了。

  这时他竟然很困,打起哈欠来了!

  啥情况?

  这不能让田边觉得这是对他的蔑视,那非得被那些鬼子的刺刀刺成漏箩不可!

  花姐来了,她把正堂稍稍收拾了一下,让黄伯摆好桌子,并在游廊上也把给鬼子兵的桌椅摆上。

  陈立松强提着精神不让自己睡着,想帮花姐、黄伯一起摆桌椅去。

  花姐却说道:“你别动手,一会太群怪罪可不是闹着玩的。”

  陈立松第一次被花姐这样的人当成了主人,一下子感觉有点飘,可是现在他很困啊。

  见饭菜都已上桌摆好,田边招呼陈立松与赵大富也上桌:“来来来,赵大富,陈立松,你俩也上桌来。”

  桌子是一张八仙桌,就六个人上桌吃饭。

  田边坐中间主位,左侧位坐着赵灵娥与赵大富,右侧是主陪位,当然坐着黄大明与林明琼,陈立松一个人坐在田边对面。

  既然田边这么安排陈立松了,黄大明哪敢说不字?

  他现在真想把陈立松铐起来,继续铐在倒座房的墙角铁柱上,可是在田边目前他不敢啊!

  摆上了一坛上好的土黄酒,田边一闻酒味,就对黄大明竖起大拇指惊呼道:“哟西!好酒!”

  见田边高兴了,黄大明又恢复了平时的神气:“太君,请!”

  “黄桑,请!”

  土黄酒,与日本的清酒的工艺有点相同,口味也有点类似,所以田边对黄大明给安排的土黄酒大加赞赏。

  “黄桑,我安排赵大富来负责,在你们刀风镇的南山与北上种药材,你明天开始,务必全力配合赵大富做好这些珍贵的药材!”

  “种药材?”黄大明有点不理解田边的安排。

  “对,是药材。山上保卫的事,由赵大富全权负责,售卖方面,由你来负责。种植方面,我想交给陈立松来负责,黄桑,你有什么建议吗?”

  黄大明赶紧说道:“我举双手双脚支持老大!”

  “赵大富,你有信心维护好茶山吗?”

  “有信心!太君!”赵大富非常认真地听着田边的安排。

  “陈立松,你有信心种好药材吗?”

  可是,当他问到陈立松时,发现陈立松手中正拿着一根筷子,而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哟!这陈立松还真有意思!”

  林明琼对陈立松趴在饭桌上睡着了的事,感到不可思议,但事实却正是这样。

  “他是一个傻子。”她嘀咕了一句。

  田边怒了:“一个傻子?我居然叫一个傻子来负责罂粟种植!バカ(混帐东西)!把他给我拉出去!”

  上来了两个鬼子兵,其中包括宝岛台湾来的王克福。

  他们俩架走了陈立松。

  陈立松被拖着出了垂花门时,他还没醒来;当拖进院门时,陈立松才真的醒了,是吓醒的!

  他不知道自己竟然在这种场合下会睡着了,连自己都不可思议。

  “二位太君,您们这要拖我去哪?”陈立松一醒来就问了这么一句。

  两个鬼子只看了他一眼,并未回答。

  这回又闯祸闯大了!

  “死啦,死啦!”陈立松又暗自担心起自己来了!在闪念之中,他忽然又再次替王浩博感到悲哀,却又被王浩博的精神吸引了:他忽然也想像王浩博那样英勇就义,可是人家都没理他,让他自生自灭,现在又理他了,二话不说拖着他出了黄家大院,像是要将他处死……

  生命是可贵的,而在某些时刻:正义比自己的生命更可贵。战争是残酷的,人性似乎在这场战争中成为一种揶揄的对象。

  陈立松又觉得自己没有王浩博那种敢于面对敌人的勇气,因为他想起林青荷跟这个王克福说过话,知道这个鬼子是中国人,会说日语与国语。

  陈立松问:“你叫王克福对吧?”

  “我也记得你,你是陈先生女儿的男人,我知道。”

  “您这要带我去哪?”

  “执行枪毙。”王克福忽然像赵大富一样面无表情。

  天啦!居然因为吃饭时睡着了,会被枪毙?

  “是田边太君让你俩这么干吗?”

  “他倒没说,只是暗示。有他的暗示,你就得死。”

  这让陈立松很郁闷,田边根本就没下指令:“田边太原没有命令,你不能枪毙我!”

  王克福也有了烦恼,因为确实田边没说。

  说到烦恼,烦恼与生居来。

  没吃饱有烦恼,吃饱了有吃太饱的烦恼,吃得正好的有吃饱后无聊的烦恼;

  没钱有没钱的烦恼,有钱有危机的烦恼,钱刚好够用也有了想发展的烦恼;

  没找到工作有烦恼,找到工作有工资不高的烦恼,工资高有权力的烦恼,有了权力有色欲的烦恼,多了色欲就有了道德的烦恼,德高望重的人也有对生命魂灵得道的烦恼。

  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有着思想就有烦恼。

  这该不该把眼前的陈立松给毙了呢?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