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仗剑情歌 > 第四十五章真相大白(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贤知皱眉,心中即便万般不愿,双手也只得扶住他道:“熊少侠客气,在下并无与阁下为敌的意思,只是你污蔑我贤弟却是不得不说个清楚。”

  熊青山心中一笑,林贤知正中他下怀,心中想到:“我只要咬定这小子假扮林贤知招摇撞骗,那他所说所言又有谁可信?”

  楚彤一眼就看穿了此人心思,又看着另外两人面有微怒之色,眼睛一转嘲讽道:“夫君,这熊大侠被你教训倒是懂礼了呢,如今看来确实我们的不是了呢?”

  行歌被当众叫‘夫君’还是第一次,瞬间便是涨红不已。见她冷嘲热讽,熊青松立刻怒道:“你这泼妇,就是你欺骗我等,现在胆敢侮辱我‘西川三雄’,还不下来受死。”

  在座众人脸色立刻一变,林贤知冷哼一声,一股寒意便是散发出来。行歌起身,楚彤立马扑到行歌身后,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夫君他好凶,你替我教训他。”

  行歌给了楚彤一个放心的神色说道:“夫人放心。”

  见行歌就要动手,熊青山见状暗骂一句,连忙说道:“二弟莫要胡说,在座都是武林响当当的人物,自然是讲道理的,你给我闭嘴。”

  熊青山一句又是堵了林贤知的口,但行歌却不必在乎这些,毕竟楚彤此刻是他的“夫人”,若是此仇都不报,又如何立足。柴向荣心中知晓于是说道:“卫少侠且慢。”

  行歌一怔,对柴向荣他还是有几分敬重的,于是只好说道:“柴公子,非是在下无礼,此三人接二连三侮辱在下妻子,昨日更是意欲轻薄,此仇不报小弟有何颜面立足于天下,此事就是传出去,在下也不怕。”

  众人脸色一变,轻薄他人妻子,拿到官府这也是大罪,武林中规矩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而这更是要以血偿还的。熊青山心中暗叫不妙,连忙反驳道:“卫公子你岂可胡言乱语,我等何曾…..何曾轻薄这位姑娘。”

  行歌冷哼一声道:“哼,熊青山你以为凭你三言两语就能抵赖的过去吗?昨日客栈中那么多人,岂是你能赖的掉的。”

  熊青山一阵语塞,再要抵赖,林贤知道:“贤弟说得对,此仇不可不报,至于是真是假请柴公子差人前去叫那掌柜过来一问便知。”

  明音附和道:“林师兄所言甚善,贫尼也请柴公子差人前往。”

  楚彤心中微微惊讶,若说林贤知对行歌乃是百分百的信任,可他与这女子却并无交情,心中于是胡思乱想起来。她却不知明音乃是女子,最是痛恨这些调戏良家妇女之人,而先前之事已让明音痛恨上三人,倒不是跟行歌有多大关系。

  熊青松、青竹两人此刻也知情况不妙,心中恼怒之余连忙说道:“诸位别听此人胡说,昨日我兄弟三人是和他有些摩擦,但不过是因为两人仗着钱多霸占房间,我三人不忿才和两人争执,但是两人居心拨测故意假冒林公子名号欺骗我等却是确凿啊,不然我们如何能认错林公子啊。”

  众人一听好似也有道理,楚彤露出一丝讥笑道:“我昨日何曾说过我家夫君是林公子了?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熊青松冷笑一声,以为自己得逞连忙说道:“昨日你明明说他是武林公子,不是说林公子难道是说法慧禅师吗?”此话一出众人也都是面色古怪,法慧道:“阿弥陀佛,熊施主说笑了。”

  熊青松立刻知晓自己说错话,连忙说道:“法慧师兄在下绝无冒犯之意,是在下失言,是在下失言。”

  法慧将佛珠握在手中,默不作声。

  楚彤趁机说道:“是啊,但我并没说是林公子啊,而且凭我家夫君的本事当不得‘武林公子’吗?是你们没听明白就乱猜测,而且我家夫君刚要澄清你们就跑了,不是做贼心虚是什么?”

  “你…….”熊青松气愤不已,但已经明白自己被楚彤耍了。

  只不过楚彤此言,众人心中都是暗笑,不过众人转念一想,自忖自己也难对付的了熊青山三人联手,反倒是默不作声了。

  林贤知笑道:“卫兄弟的功夫确实当得了‘武林公子’的名号,在下师尊更是曾经亲口说过卫兄弟有‘武林公子’之风。”林贤知此言落入众人耳中不啻于落下一枚惊雷,在众人心中炸起滔天巨浪,先前楚彤所言众人还可以默默一笑,不作言语的话,此刻听闻守正亲口承认,却是再也坐不住了。

  解长风道:“林师兄此言当真。”林贤知微微皱眉道:“武当子弟绝不撒谎,况且吾师也会前来祝贺柴兄弱冠之礼,诸位若是不信可以亲自询问。”

  解长风连忙说道:“林兄所言在下当然相信,只是此言…..守正前辈要亲临柴府?”

  众人又是一阵惊骇,法慧说道:“林兄,守正前辈当真要来?”

  林贤知点点头,众人不禁都是深吸了一口凉气。也无外乎众人惊讶,柴向荣虽然名声在外,但不过是在小辈之中,殿外虽有不少上个时代的人物,但不过是碌碌之辈,不足一看。可守正是何等人物,当今的天下第一人,武林盟主,手持天下第一令,如何能不让众人惊讶。只是楚彤却发现柴向荣脸色丝毫不变,眉毛微动心中有些奇怪。

  行歌见众人注意力转移也是苦笑一下,不过心中反倒是轻松了一些。心中想到:“这武林公子’的名头却是太大了,如今这一闹,日后怕是不得安宁了。”‘

  数十息后,众人心中稍稍安定这才想起方才的事,于是众人都是看向熊青山三人,熊青山此刻也知道自己骑虎难下,于是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望向柴向荣。

  柴向荣道:“林兄,你可是害苦了小弟,守正真人要来,小弟何等惶恐,如今却是要来不及准备了。”

  林贤知说道:“柴兄莫怪,以来我师尊避世修行,不喜嘈杂。而且在下刚到之时便欲和柴兄所言,只是因为熊兄三人一直没有机会罢了。”

  见又绕回自己身上,熊青山心中也不禁叫苦不已。

  柴向荣心中也暗骂熊青松废物,于是说道:“即是如此,真相倒也大白了,想来也怪熊兄三人鲁莽,只是卫兄所言并无道理,在下便不阻止几位,便由江湖规矩解决吧。”

  柴向荣思虑一圈决定还是不要得罪卫行歌,法慧道:“阿弥陀佛,柴兄所言至公至理。”

  “不错”

  “小弟也是如此。”

  几人都是随声附和,行歌心中也是对于柴向荣更多了一份好感,只是楚彤却是微微觉察到一丝不对,只是不好言语。

  林贤知闻言心中倒是有些踌躇,担心行歌胜不了三人,于是说道:“汝三人当真可恶,如此欺辱在下弟妹,今日不教训一下你们,当真难消我心头之恨。”

  说着上前挡在行歌面前,玄诚闻言连忙说道:“林师兄此举不妥吧。”

  众人脸色一变心知林贤知是要为行歌出头,但也无法反驳,毕竟林贤知已经说了是为‘弟妹’出头。但玄诚偏偏出言反对,林贤知一脸疑惑不知何玄诚何出此言。法慧、明音却是心中明白,但却没有说。

  三人本是大骇不已,听听到玄诚所言,都是投去乞求之色,玄诚面色一苦,他自然是不愿意此刻出头的,只是自己和林贤知、熊青山同属道家,林贤知出手岂不是伤了武当和青城的两派的情谊。

  于是强忍着头皮说道:“林师兄是武当高徒,熊兄三人虽是青城嫡传,哪里经得住林兄怒火,况且我想熊兄三人并不亏以多欺少,图伤颜面。”

  玄诚道人此言已是极其明了,林贤知也是明白过来,转脸一看,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如今反倒为难起来。

  熊青山心中一动说道“林公子莫不是要杀我三兄弟,即是如此我三兄弟的命便由你拿去好了,只是天下人却不知如何议论。”

  林贤知心中一怒,知道他是故意刺激自己,自己若是真的如此做了怕是要留下口实,被天下人口诛笔伐。但今日林贤知数次被三人激怒,心中已是到了忍耐的极限了。

  林贤知右手一动,在场众人纷纷一惊,玄诚苦叹一声,眼见就要动手,突然林贤知右手被人按了下来。

  林贤知转头一脸不解的看着行歌,行歌对林贤知道:“林大哥好意小弟心领了,只是此仇还是小弟亲自来吧,若是胜不得三人,小弟又如何能配得起众人的期望,担得起‘武林公子’几个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