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致命天机 > 第15章 惊险一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众人赶到的时候,学校已经被围观的学生老师,附近居民围了起来。

  此刻李蓉正在站在教学楼的楼顶,从楼下看,她的脚边正半躺着那个姓余的男老师,没有看到杨嫣然。后面还摆着一个黑色的骨灰盒子。

  好些人都在五楼的走廊仰头往上看,五楼要上楼顶只留了一个给工人检修用的天井,又被已经上去的李蓉堵上了。为了上去,这个片区的警察已经在五楼另一边挂了一个软梯。

  楼下人群中,警察拿着一个大喇叭,正对着楼顶用带着方言的普通话喊着各种无用的安慰之词。

  南杉一把从片警手里抢过喇叭喊道:“李蓉,你不是想见我吗?我来了。”

  李蓉像踢狗一样踢开脚边的男老师,看向南杉,眼中燃起一丝希望:“你上来,就你一个人上来,不然我就弄死他。”

  南杉向李蓉点了点头,把手中的喇叭递给站在一边的岳沉道:“找杨姐。”

  正转身欲走,却被岳沉一把拽了回来,他压了压声音:“我去。”

  南杉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下自己的情绪。又向着岳沉摇了摇头,挣开他的手,上了楼顶。

  岳沉把手中喇叭扔在地上,掏出手机快速播了个电话,对着电话低喊道:“我是岳沉,东方中学,给我调个气垫过来,快!”

  楼顶南杉站在李蓉十步开外,率先开口道:“李蓉,逝者已矣,生者还得活下去。”

  “你说得好轻巧,警官你真正看过这个世界吗?”李蓉冷笑一声,看了看手中的针管,揪起这会躺在地上装死的男老师。南杉还来不及阻止,她一针便从男老师的脖子扎了下去。

  男老师还没有来得及怎么挣扎,就失去了意识,李蓉又上前补了一脚:“这个老师,你知道他背后做过什么吗?”

  “他做过什么自有法律制裁。”南杉握了握拳,打断李蓉的话接道:“你不该用如此方式。”

  “那我应该应该用什么方式?不要以为你可以代表光明,代表正义。”李蓉拖着男老师往后退了几步,现在离最边缘只有一步两步左右的距离了。

  “等等!”南杉往前一步,见李蓉停了下来才暗自松了一口气接道:“你不会让我来看你跳楼吧。”

  “我知道你聪明,你的眼里有一种光,和我女儿当初一样。那种觉得这个世界都是光明的样子,我想再见见。”李蓉好像陷入了回忆:“太像了……太美好了……太蠢了!”

  南杉忽而低头一笑:“你女儿死后,你见过你女儿吗?”

  “什么意思?”李蓉眼睛瞪的老大。

  南杉微微叹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向右边移了移步子,见李蓉没有察觉,她开始一边说一边向左右移动步子:“你的女儿告诉我,你在车里把那些人迷晕,趁着夜色把他们拖进你家卫生间,开始你没有经验,血溅的到处都是,衣服上,脸上……她说她好怕这样的妈妈……她好怕。”

  “你胡说,不可能……”李蓉口说着不可能,手却开始微微颤抖。

  南杉低眸再往前挪了几步:“她说,后来妈妈有了经验,把爸爸留下的器械找出来,先用杀猪刀割开喉咙,人怎么会有那么多血,流也流不完。人怎么可以那么顽强,割开了喉咙还能能醒过……”

  “你住口。”李蓉打断南杉的话:“婷婷她会开心的,那些欺负过她的伤害过她的,我都给她报仇了,她会开心的。”

  “她说,她好恨不能阻止你,好怕这样的妈妈,她在哭,你听见了吗!”南杉忽然大步向前,握住她拿着针管的手,瞪着李蓉:“李蓉,你醒醒吧。”

  这李蓉果然是练过的人,南杉几次争抢都没有夺过来。

  “南杉蹲下!”不知谁喊了一声,南杉应声蹲下。

  一把椅子从入口那里飞了过来,正砸在李蓉的面门之上,她手上针管一送就向后倒去,南杉几乎是下意识抓住了李蓉另一只手。

  一瞬间,南杉在上扑倒在水泥板上,脚上也不知勾住什么东西,手上的剧痛让南杉叫出了声。

  李蓉挂在空中,两只手被南杉死死握住,她还想再说什么,南杉喊道:“别废话!”

  南杉以一次觉得,几秒的时间会那么长。剧痛让南杉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

  “谢谢!”南杉似乎听到,身后也陆续伸出手来拉李蓉了。

  只是这李蓉并未领情,从众人的手中挣开,飞身下楼,传来嘭的一声撞击声。

  南杉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转身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虽然现在眼里冒星星,但她知道那是落在气垫上的声音,气垫来得真及时,和那个人一样。

  想到那个人,南杉支撑起身体,甩了甩脑袋,两颗泪从眼里落了出来,眼前也清明了起来。如果江玄真的在附近,那么这个角度一定看得到。

  果然,在对面教学楼拐角,她看见一个人转身离开,黑衣长衫。

  忽然她就笑了,那个人KFC出现的,这里出现的黑衣人,就算不是江玄,也和江玄有莫大的关系。江玄和这桩案子又有什么关系,他参与到这件案子真的是巧合吗?

  南杉看着天边的流云,慢慢飞向远方,飞得很远,很远……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南杉躺在医院的急诊病床上。岳沉坐在身边,一个医生正在查看用药。

  “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先发现南杉醒了的是医生,他推了推眼镜问南杉。

  南杉尝试抬了抬手,一阵剧痛传来,她摇了摇头:“手抬不起来。”

  “这是肌肉韧带拉伤,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好。”医生伸手查看一百年道,一双眼深邃得像混血儿,而且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种熟悉的感觉从心里升起。

  “医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南杉问着眼神就去瞟医生的胸牌,念道:“江浩然?你姓江?”

  “有何不妥?”医生深情依旧严肃,没有半分笑意。

  南杉摇了摇头,医生点头示意后离开。

  岳沉伸手过来扶她坐起,微笑道:“饿不饿?”

  “不饿。”南杉看着远去医生背影,还是觉得在哪里见过。

  “下次不许这样!凡是量力而为,不知道吗?”岳沉重新坐了下来。

  “案子怎么样?”南杉转道。

  岳沉忽然伸手敲了南杉一个毛栗:“我说下次不许这样,听见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