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大职场,小幸运 > 第31章:故意想引起你的注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锦灿已经走出了门外,他一直对自己的身体格外自信,觉得凡药有三分毒,身体自身有免疫系统。

  “这孩子,这么大的雨怎么不打伞呢?小张啊,你知不知道他是干嘛淋雨的啊?”

  “这个,我,我,我也不知道。”张清可尴尬癌都要犯了,“那个,陈伯伯,陈伯母,我还有点儿事,就先回去了啊!拜拜。”

  “哎,哎,我这还有几个无锡水蜜桃你拿去吃啊!”

  陈母朝着张清可的背影大喊。

  “不用了,谢谢伯母。”

  “现在的年轻人啊,哎。总是急急忙忙的。”

  “尤其是锦灿。”陈父气哼哼地说,“刚有点成绩,就迫不及待地找我邀功了。怎么了,还要我把他夸天上去?”

  “你呀,真是……让你夸儿子一句就有这么难吗?儿子明明已经做得很好了,你为什么非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他?”

  “他就是不如他大哥踏实、稳重。”

  “如果现在创业的是锦鸿,你恐怕又有另外一番说辞了。反正你就是以有色眼镜看锦灿。”

  “跟你没法沟通。”陈父甩手走人。

  *

  “陈锦灿,你等等。”

  张清可回去拿了一盒感冒药,追上陈锦灿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小区大门口。

  “干嘛?”陈锦灿嗅了嗅鼻子,“我说过了,想提离职的话,明天再说,现在我没心情。”

  “这个,你吃了。”张清可扣出一颗感冒胶囊,往陈锦灿手里塞。陈锦灿触电似的,将手往身后缩,不肯接。

  “你,吃错药了?”

  “马上咽下去!废话真多!”

  “不吃!我是男人!”

  “这什么逻辑?谁规定男人就不用吃药了?医院里面没有男人?”

  “不想跟你争辩。”陈锦灿一脸倔强地别过脸去。

  “必须吃!”

  “不吃!”

  “你……”

  张清可气极,直接将一板胶囊塞在了陈锦灿的裤子口袋里。猝不及防地,却摸到了陈锦灿的大腿。

  陈锦灿:“……”

  张清可:“……”

  张清可的脸瞬间就晕红了一片,转身飞速离开。

  陈锦灿摸着口袋中的感冒药,只觉心跳加速,浑身燥热。隐隐的,心中又觉得十分温暖。

  陈锦灿没有吃感冒药,他想到张清可下午的反常,竟然失眠了。

  下午的时候,她给他打电话却一言不发;路上遇到的时候,也是如此。当他在家中受到老爸苛责的时候,她又突然来送葡萄,还有那盒药……

  陈锦灿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张清可难道是……喜欢我?

  可不对啊,如果喜欢自己的话,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离职呢?

  陈锦灿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陈锦灿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没多久,手机闹铃响起。

  陈锦灿艰难地睁开千斤重的眼皮,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头重脚轻,走起路来像在飘。这种感觉很陌生,他都记不清多少年没有感冒了。

  他看了眼桌头的感冒药,犹豫了下,还是没有吃。

  *

  次日上班的时候,张清可直接将黄珊给忽视了。不仅如此,张清可发现,公司中的其他同事,也都不约而同地对黄珊视而不见,气氛十分压抑。

  虽然成功对陈锦灿报了仇,但张清可并没有预想中的快乐,同时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个公司,绝不能待。她打开邮箱,将辞职信发了出去。

  “陈总早。”

  听到方芳的声音,张清可抬头看去,她被陈锦灿的样子吓了一跳。脸色蜡黄,两眼乌黑,神色也没精打采,与昨天在竞标会上意气风发的青年简直判若两人,还一直咳嗽喷嚏不断。

  “你怎么了?生病了?”

  周宇边走向他,边将一些一些项目设计的图纸给陈锦灿递过去。

  “没事,喝几杯热水就好。”

  陈锦灿回答得心不在焉,一直专注着看设计图纸。

  “这是卢寒做的?”

  “是胡伟。”

  听到自己的名字,胡伟朝他们看去。

  陈锦灿注意到来自胡伟方向的灼热目光,并没有再说什么。

  “昨天的项目谈的怎么样?”

  “对方开出的价格有点儿低,我不是很想跟他们合作。”

  “哟,陈总现在也会挑三拣四了啊?”

  本来陈锦灿的声音很低,但周宇的嗓门却很高,张清可也陈锦灿所说的话猜到了个大概。

  打肿脸充胖子。张清可暗想,那感冒药也肯定没有吃。

  她看向陈锦灿,等着陈锦灿主动找她聊辞职信的事,殊不知因为身体不适,陈锦灿并没有立刻打开电脑。

  几次三番对上张清可意味深长的目光,陈锦灿心中如小鹿乱撞:这女人,难道当真爱上了我?

  他将这个疑惑在微信上告诉自己大学时候的舍友,对方骂他不开窍——

  ‘傻子,她这是想成功引起你的注意啊!’

  ‘可我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回事,每次提离职的时候都特别认真,一点儿不像是做戏。’

  ‘不然你怎么会相信呢?傻子。’

  陈锦灿一抬头,又对上了张清可那期待的眼神,开始认真思考起大学舍友的话。

  ‘你的抽屉里有药,赶紧吃吧。是张清可给你买的哦。’

  是周宇发来的微信,后面还配上了一个邪恶坏笑。陈锦灿打开抽屉,果然是两盒药。

  “陈总,我想跟您聊聊。”

  “啊,好。”

  张清可左右等不到陈锦灿主动找自己,只有主动出击了。陈锦灿触电般关好抽屉,走出了公司。

  大家皆以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

  陈锦灿跟在张清可的后面,心情很复杂,他预感张清可肯定又要提离职,或许还要责怪他不好好吃药。

  “昨天给你的药是不是没吃?”

  刚来到了楼层中偏僻的角落,张清可说得第一句话就被猜中了。但即使如此,陈锦灿还是有点不知所措。

  “我不用吃药,喝点热水就行。”说这话的时候,又打了个喷嚏。

  张清可白了他一眼。

  “辞职信收到了吧?发你邮箱了。”

  又被猜中了。

  “还,还没开电脑。”

  陈锦灿的语调很平静,张清可却十分费解:竟然没有炸?病得不轻?

  “我想辞职!”

  “……”

  陈锦灿欲言又止:“其实,你不用以这种方式的。”

  “什么方式?”张清可眉头紧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