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鉴宝大亨 > 第二十九章 古曲遗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河上前一步,仔细观察着环境,这棵树从中段开始,斜成六十度角,上半部树叶茂盛,长势喜人,下半部却是光杆司令一根,而且树干上还有若干的洞。这些洞呈“一”字排开,中间的间距,像是设计好了似的按照一定规律分布。

  陈河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他蹲下身子,果然看到树根处有个草窝。陈河慢慢地靠了过去,噗嗤一下踩断了地上的一根树枝,就在此时,那草窝子却噗啦噗啦的响了起来。

  有东西正在草丛里窜动,陈河定了定,草窝中突然飞出一个黑乎乎的玩意来,“哗”的一下就飞向了枝头,站在枝头山歪着脑袋注视着陈河这个不速之客。

  陈河认出来了,是一只啄木鸟。

  有宝贝的地方,往往会有奇珍异兽保护着,就像武则天那把匕首,由六只王八守护着一样,这突然窜出来的啄木鸟,便是此处的守护者。

  啄木鸟没什么奇怪的,蹊跷的是,它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在树干上啄出来的那些洞。

  此处两只相夹,形成了狭管效应,有风吹过,有的被树干挡住,有的穿过这些小洞,而之前所谓笛子声,便是因此而造成的。

  之所以,响声时隐时现,不仅因为随风而动,更和风向有关系,陈河仔细观察了一下,岩石的相对的两侧,彼此伸出若干部门,像两扇门形成了一个角度,使得风要吹进来,恰好符合这个角度才行。

  这么多巧合合并在一起,便成了笛子声的由来。

  原来如此。

  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一定会用大自然巧夺天工之类的说辞来解释,但是陈河知道远不止那么简单。

  虽说那道蓝色幽光已经不见了,但是陈河有感觉,这附近肯定有宝物存在。他弯下身子,仔细的观察这地表的情况,很快鸟窝边上的一块平地,引起了他的注意。

  此处人迹罕至,可是这块差不多四分之一强的平地上的草丛,却像被休整过一样平坦。

  陈河靠了过去,捻起一把泥土,放到鼻尖嗅了嗅,随即蹲下身来,挖起土来。

  土被挖出差不过一米见深的大坑,突然陈河碰到一样东西,是一具白骨,没有棺材,只是一具人类的骸骨,衣服早就腐烂不见,看架势起码有几百年的时间,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具骸骨被埋时,怀中还抱着一个物件。

  物件成长条形,两侧又凹口,木制的。这木制的物件跟随者主人藏在泥土中,经历了岁月,居然没有腐烂。

  陈河敲打物件的表面,发出了铿锵作响的声音。

  如若是常人,自然不识这个东西,可陈河认得,这玩意儿比武则天的那把骨刀还要价值连城,正是失踪了几百年的的四大古琴之一——焦尾。

  树下埋着的是这个东西。

  四大名琴,包括号钟、绕梁、绿绮,以及焦尾,前三者已经在历史中或毁于战乱,或毁于火灾;唯独这款焦尾生死未定,就有缘分在此处相遇。

  焦尾的制成也颇具传奇性,东汉名士蔡邕被汉灵帝迫害,流亡江湖时到了吴地,每日抚琴解忧。一日,隔壁的村妇在做饭,灶台下的炉火中,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蔡邕精通乐理,也精通斫琴,遁声前往,在烈火中抢救出一块上等的梧桐木。

  他用这块梧桐木,制成了一把七弦琴,而琴的尾巴,正是火烧焦的那部分,于是便起了这个朴实无华的名字。

  焦尾在明朝时书中还有记载,明朝之后,就再也没有确切可信的消息,只不过是江湖人口中的传说。

  想必这具骸骨,便是焦尾琴最后的主人。

  主人的身份,已无从考证。

  至于为什么会埋葬于此,也无从探究。

  一把木制琴经年不腐,也不知道缘由,但显然这把琴的灵性,招来了神鸟护佑,长出了一棵会“弹奏”乐曲的歪脖子树。

  陈河把琴取了出来,将埋葬尸骸的土坑重新填埋,看看树枝上的啄木鸟,那只啄木鸟颇通人性挥挥翅膀,然后飞了出去。

  看样子,它也很放心,这把旷世珍宝,交由陈河来保管。

  陈河取了一点泥巴,将树干上的洞填满,以后常五爷应该再也听不到,半夜笛声了......

  第二天一早,陈河交代完了之后,便带着包装好的焦尾琴回到了市里面。

  他在百度上搜了一家专业的古琴行,然后按照网上所给的地址,寻了过去。

  股琴行的老板是音乐学院的老教授,现如今懂古琴全华夏的也就几百人,老教授研究了几十年,当然是行业里的权威。

  “嗯,仿古的焦尾,制作倒还精良。”老教授戴着眼镜,抚摸着琴身,还在世的人,出了陈河,谁也没见过焦尾,当然也不会联想到这把琴是真品。

  “唯独美中不足的,是这边的刨工略显粗糙,容易走音。”老教授继续说道。

  陈河哭笑不得,这事儿也没法解释,“老教师,能不能给这把琴上个弦。”

  焦尾埋在土里多年,琴身没有腐烂,琴弦却已经没有了。

  “没问题,这个很快,用什么弦?”

  “用你们这边最好的!”

  老教授不亏是高手,没多少功夫,就给这把琴上好了琴弦。

  陈河抚摸着琴身,忍不住拨弄起琴弦,咚的一声,琴声悦耳。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呦,看来这位小哥也是个抚琴之人!”老教授顿时刮目相看。

  琴有五不弹,疾风骤雨不谈、尘世不弹、对俗子不弹、不坐不弹、不衣冠不弹。

  琴行古色古香,此时琴行里只有老教授和陈河两人,桌上还焚香,香旁一杯茗茶,人对时间也对,何不来一曲。

  陈河坐了下来,整整衣服,撩拨起了琴弦。

  琴声悠扬绕梁,高山流水。

  老教授频频点头,到了后来径直皱起了眉头,他打量着陈河,琴技娴熟,在这浮躁的社会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年轻人有如此高超的技艺。

  一曲弹罢,老教授已被折服,知音难觅,他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这位小哥,这曲子曲调深沉,流畅圆润,是你自作的?”

  还流传下来的古琴谱中,老教授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曲子。

  陈河笑笑,他当然不会说,这曲子正是佚失的古曲,蔡邕的女儿蔡文姬所做的《胡笳十八拍》。

  此琴和此曲,也是治愈刘颖雪的关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