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鉴宝大亨 > 第十一七章 一百万堵你的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样吧,你现在和我一起回白氏一趟,把事情当面说清楚。”陈河说道。

  那一边,白安安在众人的吹捧下,尾巴已经翘上天了。

  “安安啊,我看你最近好像瘦了不少,气色欠佳,这周末有空的话,到刘姨家来玩,你大姨夫从东北弄了一根老参,给你炖个鸡汤好好补补。”

  “是啊,工作固然很重要,可是身体才是本钱,偶尔放松一下,张弛有度,你可以来我这儿,我们那儿新开了一家温泉,带你去泡泡澡。”

  白氏里的一干亲戚和高管,都是见风使舵之人,白安安深得白松年赏识,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继承白氏也是迟早的事情,还不趁着现在多拍拍马屁,为以后铺路。

  白安安似乎很享受这种奉承,双手下压,这气势仿佛自己真的已经坐上了董事长的位置,“为了集团出力,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公司还有那么多工作,我年纪还轻,应该趁着精力旺盛的时候,我为爷爷以及各位叔叔阿姨,多分担一些。”

  “果然是后起之秀啊,比那个什么白静雅不知道强上多少倍。”

  众人又是一阵吹捧,连白松年也是频频点头,看来自己的眼光没有错。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突然一下被推开了,走进来三个人,正是小雅、陈河以及何顺利。

  白安安一愣,不是在医院的保卫科被关着的嘛,怎么突然一下就跑到这里来了。看到何顺利,白安安自然是做贼心虚,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然而很快就掩饰过去了。

  “白静雅——”会议室上有人说了一句,大伙的视线都集中在到了门口。

  “真是白静雅,你还好意思来?白氏的脸面都给你丢光了。”

  “你怎么不再能耐一点,让你会白氏工作就是个天大的错误,上班第一天就捅出那么大的篓子,这损失你赔得起嘛。”

  小雅这时候才真正感受到白安安阴谋的作用,果然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啊,足以让她淹没在众人的口水之中。

  “我就是来解释清楚的!”小雅站定在办公桌前,“让公司损失的不是我,而是白安安。”

  此言一出,寂静了三秒钟,之后有人窃窃私语,有人埋头沉思,不知道是什么状况。

  白安安心虚,但是在这样的场合里,也不能退缩,“你瞎说什么,明明是你把生意谈砸了,还倒打一耙,把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来。”

  “我把责任推到你身上?”小雅气得浑身颤抖,她指指何顺利,“来,你来和大家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何顺利哪里见过这样的世面,两边的人都不好得罪,衡量利弊还是小雅这边的背景厉害一点,无奈之举,只能将白安安吃里扒外,联合外人一起算计小雅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

  面对当面质问,白安安的脸色是青一块紫一块,众人也是面面相觑,这又是唱的哪一出,一边是白松年最看重的孙子,另一边是失宠的孙女,然而小雅这边却证据确凿的状告白安安吃里扒外,在分不清状况的情况下,谁也不敢说话。

  就连白松年也是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白安安脑子在转,突然一下冷笑起来,“也不知道你哪里找来个瘪三,分明是你们串通好了,想要诬告我,再次我也是姓白,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对啊,安安可是为公司挣了不少钱,不会做损害公司的事情的。”

  “一定是这个白静雅,勾结外人想要陷害白安安。”

  小雅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陈河上前一步,“人赃俱获,难不成你还觉得我们是在污蔑不成。”

  “为什么不行,你们明知道爷爷器重我,心怀妒忌,所以才出了那么阴损的招数,我可以告你诽谤,让你们去坐牢。”

  何顺利一听要坐牢,立马就急了,“白安安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啊,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让我这么做的嘛,微信上还有你给我的留言,我现在就可以拿出来给大家看,你就认了吧,这一切都是你图谋不轨。”

  白安安心中一抽,随即嘴角闪出了残忍,盯得何顺利也是一惊。真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这两边都不好得罪啊。

  得了,豁出去了,常五爷要的可是命啊,“就是他,就是他指使我这么做的——”何顺利指着白安安,一口咬定。

  白安安狗急跳墙,拿起桌上的杯子,朝着何顺利飞去,白安安速度快,陈河的速度更快,抬起右手,“啪”的一声,将半空中的杯子打落,“怎么着,当了那么多人面,还想玩个杀人灭口不成!”

  “够了!”白松年用力拍打桌面,终于把场面震住。

  众人连粗气都不敢喘。

  “爷爷,你可要信我我,正是小雅想要诬陷我,所有的证据都是伪造的。”

  白松年狠狠地瞪了一眼白安安,“你先别说话。”

  白松年低头沉默了半分钟,这才抬起头来,“金东那边安神贴的生意,现在是什么状况。”

  小雅上前一步,“爷爷,那边已经和我们重新谈妥了条件,这笔生意还是由我们来做。”

  只要林大坤出马,还有什么生意谈不成的。

  白松年点点头,“好,生意谈成了,有功,公司奖励一百万奖金,以资鼓励。至于——”白松年顿了顿,“你诬陷白安安这件事儿,以后不许再提了!”

  什么?!

  “爷爷——”小雅急忙申辩,“我没有诬陷他,真的是他吃里扒外。”

  白松年冷冷地盯着小雅,“安安也是我的孙子,我相信他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小雅更待争辩,却被陈河拉住。眼下的情形,还看不出来嘛。白松年心里清楚的很,可毕竟当着众人的面,要惩治自己的亲孙子,也是不可能的事儿,这一百万奖金,就是要堵住小雅的嘴啊。

  白松年果然是很宠爱白安安,犯了那么大的错误,也可以原谅,陈河想着,看来要让小雅上位,一定要想新的办法,把这个白安安除掉不可了。

  离开了白氏,陈河接到了林大坤的电话,说是查到了九鼎的一条线索,让陈河有空的时候去一趟。

  陈河安抚好小雅,自己打了一辆车,便去找林大坤了。

  这条线索的提供者,正是常五爷。常五爷在沪海的西郊,有个山庄,林大坤这些天就住在他那里。

  出租车司机一路西行,很快就到达了山下。

  山庄在半山腰,陈河让司机停车,他想散散心,好好思考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他一边走在上山的路上,一边琢磨,忽听前面传来了喧闹声。

  前面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坐在地上,边上还有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虽说穿着简朴,但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气若幽兰,像一朵不耐凉风的水莲花。

  陈河扒开人群,低着头问怎么回事,老人家哭丧着脸,不敢说。

  人群不知谁插了一句,“被人打的——”随即缩到后面去了。

  陈河瞄了一眼人群,有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汉子气喘吁吁,他脖子上挂着大粗金链子,理了个光头,正是大伙敢怒不敢言的对象。

  此人叫贾三,是山庄附近的一个地痞,飞扬跋扈。

  陈河走了过去,“人是你打的?”

  贾三戳戳陈河的胸脯,瞪着眼睛,一张嘴就说,“你谁啊,你头大要出头啊!”

  在白氏的会议室里,陈河本就憋着一肚子火没处发泄,没想到这边送上门一个。

  陈河没好气的说道,“我不头大,你头大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