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鉴宝大亨 > 第五章 至尊食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河慢悠悠的走了过来,滋啦一记,拉开了木箱的盖子。

  “喔!”

  一条大鱼赫然眼前。

  这条螺蛳青身长八尺,呈纺锤形,鱼鳞如金片闪闪发光,须如钢针,面相威武,有帝王之相,用蚕食鲸吞之势,引来众人一片惊呼。

  “刚刚这小子说什么来着,鱼王?”周围的人群在沉寂三秒钟之后,终于炸开了锅。这些人身份不凡,每天山珍海味吃着,香车美女陪着,世间万物,即使没见过,可也听说过,见过的世面当然比普通百姓要大多。可眼下的这条庞然大物,别说见,就连道听途说都没有,要不是亲眼所见,都可以认为是神话里的东西。

  鱼王,果真是名符其实的鱼王!

  就连整天与山兽潜龙打交道的宋不官,也是颤抖着脸上的肌肉,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这——,这是螺蛳青?

  现如今世面上能够见到的野生螺蛳青,最大不过四十斤,而且极为罕见,一条养成也需要七八年的光景。而眼下的这一条,足有两米多长,二百多斤,两个成年人并排躺一块,才能和它一较高下。

  这条螺蛳青还是活着的,两腮一鼓一鼓,仿佛在生着闷气,眼珠子外凸,钢针一般的鱼须上翘颤抖,酝酿着极大的情绪。

  这正是陈河熬了个通宵,下到城郊龙门河里捉上来的,若不是陈河开了金眼,发现了河底有处潜穴,这条螺蛳青不知道还要在龙门河里,逍遥自在到猴年马月。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宋不官当然知道这条螺蛳青的价值所在,司厨之人,本身就是饕餮食客,两百斤重的大鱼王或烤、或蒸、或红烧、亦或切片陪藤椒、酸菜,也是不错的选择......

  宋不官咽了口唾沫,仿佛已看到打上花刀的鱼背,烧熟后淋上酱汁,正装盘在眼前,咬一口,肉质肥美有嚼劲,鲜香之气入鼻,蔓延迂回,经久不退。

  此时他已经顾不得颜面了,正如贪财者爱金子,一个厨子看到这辈子都没见过的至尊食材,各式各样别出心裁的菜式,已经在脑海中翻腾。宋不官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不由自主地便走到了鱼王的跟前。

  宋不官揉揉眼睛,然后蹲下身子,抚摸鱼身,“啪”的一下,螺蛳青扇起了鱼尾,鱼尾如疾风般呼啸而来,仿佛熊掌,拍上一巴掌,非把宋不官抽的内出血不可。幸亏陈河在一旁眼明手快,迅速推了一把,把宋不官推到一边,坐到地上的宋不官有点傻了,压根就没意识到自己刚刚死里逃生,视线像钉子一般死死地钉在这条鱼的身上。

  “这么大的鱼已经成精了吧,能不能吃?”有人轻声地问道。

  “是啊是啊,这不是能不能吃的问题,是敢不敢吃的问题啊?”

  国人一向迷信,万物有灵的思想根深蒂固,对任何上了年头的玩意的态度,都极为恭敬,有此想法也很正常。

  陈河也不理众人,而是蹲下身子,抚着鱼王的背脊,顷刻间,之前还暴躁的大鱼,瞬间安静下来。陈河把嘴凑了过去,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它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鱼王躬起勒身子,形似行了个大礼,随即听到骨骼咔哒一声,这条两百多斤中的鱼王,居然自行了断在众目睽睽之下。

  神了,真是神了!

  在场的人无不惊诧。

  陈河这才站起来,右手在裤子上擦擦手上的滑腻,“小雅爷爷,这正是我和小雅为你送来的贺礼,趁着鱼还新鲜,就由我来做一道青鲜秃肺,给诸位尝尝。”

  哗然到了一定程度,反而是安静。这个其貌不扬的屌丝居然要挑战宋不官的绝学?

  但问题是,这条至尊食材却又是经他手,才让各位打开眼界,接下来还会大饱口福?包括白松年在内,也不禁心生几分期待。

  白松年不响,实际上等于是默认。

  不一会的功夫,从后厨便推上来一部烧煤气的移动灶台。陈河围上围兜,卷起袖子,也有几分模样。

  坐在后排的那些人纷纷挤了过来,众人很有默契的不说话,等着陈河露一手。

  剖鱼去内脏,清洗后装盘,热锅,下油,陈河抄起一把葱蒜倒进热油之中,顿时蒜香扑鼻,陈河抄着炒勺在锅内快速的滑动,很快便受热均匀。

  陈河也不着急,略等片刻,才将鲜韭、緑葵、洋葱滑入炒锅,烹熟之后,迅速将鱼肝入锅,再淋上生抽、盐、鸡精,各式调料,盖上锅盖。只听锅内咕嘟声不断,那是酱汁入味,整个大厅都充斥着香气。

  这道菜的烹饪方式看似简单,实则要掌握“快、准、狠”的原则,不能差之分厘,三十秒后,陈河打开锅盖,迅速抖动,然后起锅装盘,一盘青鲜秃肺就已完成。

  陈河取滴醋调味,各种食材相融一体,香味扑鼻、热气蒸腾,色泽鲜亮,让人不禁食指大动,口生津液。

  陈河脱下围兜,做了“请”的手势。

  宋不官心中不仅仅是吃惊那么简单了。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整个烹饪的过程,他可谓是眼睛眨都没有眨过。

  青鲜秃肺可是宋家的绝学,因为实在是太费食材,所以一年也做不了两回,更没有传过旁人,可是陈河一个“外姓人”,竟然头头是道。

  宋氏一家六代,经历了一百多年,才扛起了沪海菜系的旗帜,独创的菜水,足以支撑一个五星级饭馆的菜单。近一百年来,这些菜肴,早就深得人心,仿效者不计其数,很多都走入了寻常百姓家,成了家庭主妇烹制的主菜。

  然而真正能够悟透其中奥妙的寥寥无几。资深食客嗅味,观色,尝一口便知道其中的差距,知道这其中博大精深,宋不官从小耳提面命,花了十五年站到了灶头前,又花了十五年,在父亲和叔叔的亲自指点下,才有领悟,自此放眼世界,已成了一代厨神。

  现如今这代厨房,竟挑不出半点毛病。

  “宋大厨怎么傻了?”

  “什么傻了,人家好歹烧了几十年的菜,祖上都是站灶头的,这是谦虚,跟个毛头小子真能计较什么,没准早就看出了里面的破绽,只不过是给白家人留面子罢了。”

  “那倒也是哦,再怎么说,这青年也是白家的准女婿,你没看着宋大厨脸都在抽搐嘛,肯定是气的......”

  这一通通话,宋不官听着却是耳后根发烫,只有天知道,他现在的心路历程。

  宋不官心知肚明,自己的手艺不如父亲,父亲的手艺不如爷爷,尽管外人分不清这点细微的差别,但是宋家一代不如一代,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陈河做的这道菜,色泽、香味均是上乘,而烹饪过程中对火候的把握,已超过了自己,甚至有几分爷爷还在世时的风采,接下来就要尝尝味道了。

  在场权高位重的自然是白老爷子和宋不官二人,两人不动筷子谁也不敢造次,但实在是香味诱人,大伙都等着白、宋二人尝过了之后,能剩下一点残羹冷炙,开开荤。

  白老爷子活了八十年,什么山珍海味没尝过,可在这香味的诱惑下,也忍不住咽着唾沫。

  两人走到了灶台便,拿起小勺往嘴里送去,在那一瞬间,众人都盯着白松年和宋不官的嘴唇,似乎从他们嘴唇的蠕动,也能品尝这人间极品。

  白松年尝了一口,又尝了一口。

  宋不官尝了一口,又尝了一口。

  突然,宋不官身体颤抖起来,仿佛极为激动,众人的心都被吊到了嗓子眼——,

  一个人年纪大了,与其说是吃菜,不如说吃得是情感;“春日春盘细生菜,忽忆两京梅发时”;五味从口入,百感交集,味道的记忆,在一瞬间似是拧开了宋不官某个情感的开关,竟有两行清泪从干涸的眼眶中流出。

  宋不官哭了,六十岁的宋不官哭了?!

  白松年的表现也“好”不到哪去。早就应该古井不波,可这道菜似是勾起了白松年某种情愫,情绪浩浩荡荡涌来,一盘子菜,竟能让两个耄耋老人老泪纵横?

  二人面面相觑,“像,真像!”

  白松年年长于宋不官,宋的爷爷在世时,他也尝过这道菜,宋不官自是更不用多说,这口味分明是爷爷的手艺啊!

  不,比爷爷的手艺更胜一筹。

  如果陈河告知二人,在一百五十年前,正是陈河将这道菜的做法,传授给了宋家的先祖宋三勺,不知两人作何感想。

  白松年好歹是见过世面的,即使激动,当着众人的面也不便失态,很快就恢复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陈河。

  这个举动让白安安误以为是不满意,早就憋屈了半天的白安安立马聒噪起来,“是不是做砸了,也不知道你小子,从哪摸来了这条鱼,你看把爷爷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给我闭嘴!”白松年呵斥道。

  “听见没有,赶紧闭嘴!”

  “我是让你闭嘴!”

  “嗯?!”白安安这才发现,原来爷爷是冲着自己来的,瞬间哑然。

  白松年皱皱眉头,白安安是他最器重的孙子,虽说身上的臭毛病不少,也毕竟也是白家第三代的继承人,当着众人,总还是要留几分薄面。

  但他也心知肚明,小雅这份礼物的分量。

  真正的有钱人,知道最为珍贵不是钱,而是无价。这道菜就是无价之宝,食材和手艺都已成了次要,这道“青鲜秃肺”其实送的是一种历史的传承,情感的寄托,对于白松年来说,抵得上寿礼台上所有礼品的总和了。

  他继续看着陈河,“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