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木叶之影流 > 第三十五章 玩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羽生坚信自己的判断,在这种战场上绝不会有忍者单独活动的。

  就算是强如火影,在企图逼近或者穿梭战场的时候,也会带上一个护卫小队……除非是如同四代火影那样,能以时空忍术在任何地方来去自如的忍者,才不会受到这种规则的约束。

  那么问题来了,被一张起爆符掀翻的敌人,会是四代目那样的忍者吗?

  坦白说,这样的对比未免对双方都过于不公平了点。羽生等人布置下的陷阱并不复杂,这样都能冒冒失失的闯入的话,只能说那名敌人太不懂战场是怎么回事了。

  远远地看去,可以大致的判断敌人的年龄绝不会超过十六岁,很有可能他也是一名战场新丁,现在年轻和缺乏经验让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不要妄动,不要补刀,耐心等待。”羽生同样以那种如同鸟鸣一样的笛声,向着后面的同伴再次发出了指示。

  遭到起爆符袭击的敌人并没有直接死去,而是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挣扎着求生,然而从出他的出血量和受伤的位置上判断,已经不可能继续活下去了,甚至他死前的挣扎都不会太久。

  羽生担心队伍中会有人承受不住这样的场景而选择对敌人补刀,以结束对方的痛苦,然而实际上他的命令有些多余。尽管这支小队还很年轻,但他们都是专业的忍者,不会因为一丁点对敌人的同情就暴露自己的位置,这种本末倒置的愚行,任何合格忍者都做不出来。

  甚至来说,他们压根就没有这种同情心,如果会有人对眼下的场景感到不忍的话,那也应该是对方的同伴而不是木叶的忍者,所以如果对方的同伴都没有出手终结他的痛苦而是选择了观望的话,那么木叶这边更没有理由这么做。

  看似冷漠,但十分合理,在这样的战场上,杀戮无责任,因此杀戮亦无止息。

  位于高点的千千和,已经挽弓在手,她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那名敌人周围的异状,确保在其他敌人出现的时候能够及时的发动攻击,但她的弓箭却从未指向过那个笨拙的敌人本身。因为她知道,放任对方失血而亡对彼此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

  “不要过于谨慎,起码现在我们占据了人数优势,一旦我发出信号之后,我们要把握好时机,即时大胆出击,务求第一时间解决掉剩下的敌人。”羽生又继续对着自己旁边的奈良渚说道。

  此时他们碰到的敌人,应该不会是大规模的部队,否则的话他们早就开始展开对这片区域的搜索和狩猎了,因此敌人是四人小队或者双人小队的概率最高,可不管是双人小队还是四人小队,在先一步损失了一个成员之后,实际上对方已经陷入了劣势。

  这就是战场上进攻一方的不好处,很多陷阱只能靠人命去趟。

  再考虑到已经濒死的敌人表现的过于菜鸡这一点的话,敌人的小队很有可能是一个相当缺乏战场经验的新建小队……尽管羽生这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但这样的判断起码可以让他们建立心理上的均势甚至是优势。

  这是敌我双方都明白的点,甚至对方会选择直接退却也说不定。

  能抓到机会的话就果断出击,如果敌人很干脆的抽身离去的话,则放任他们离去……羽生绝不会贸然下达追击的命令,一则风险太高,二来他们的任务是防守而不是进攻。

  爆炸声早已传到了远方,不久之后树林里再次安静了下来,就连那个敌人也停止了挣扎,想来是已经死去了,然而,除了这个敌人之外,羽生始终没有发现第二个敌人。

  他们的侦查忍者莲十郎也同样没能传递任何有效的情报。

  敌人的尸体冷了下来,随后,羽生也变得犹疑了起来……他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的判断,难不成真的敌人真的只有这么一个?

  正当羽生这么想着的时候,极其突兀的,一只闪烁着雷光的箭哆的一声钉到了他脚下的树干上,接着那个立足点就徒然炸裂开来。

  羽生和奈良渚,条件发射式的从那个树冠之中闪身而出,径自落到地面之上……他们就这样暴露了出来。

  发动攻击的人是千千和,她使用的那种能传导查克拉的特殊金属制作的箭簇羽生印象深刻,然而千千和是不可能攻击同伴的。

  “喔,第四个人原来藏在那里吗?”一个沙哑的声音,幽幽的从刚刚羽生两人藏身的地方传来出来。

  刚刚如果不是千千和的示警的话,羽生两人很有可能已经被无声无息的暗杀掉了。

  树上那敌人只喃喃自语了这么一句,当下就舍弃了羽生两人,以一种难以想象的诡绝速度向着千千和那边直接冲了过去。

  羽生和奈良根本没有时间回味刚刚的惊惧,二话不说径直追了上去。

  同时,千千和也开始往后退去,看对方的移速,她觉得凭体术自己根本没有办法与这个敌人对决,必须要拉开距离才行。然而敌人的速度太快了,仅仅一瞬间,双方的距离已经拉近了许多。

  幸好羽生紧紧地跟在对方身后,而且他双手已经成印:

  火遁·凤仙花之术!

  朵朵火焰,如同飞蝗一般向着敌人蜂拥而去,那个以直线疾速冲锋的敌人,在这样的攻击之下不得不停的不折向变化,因此速度亦是被迫降了下来。

  羽生两人,终究是咬上了对方。

  “看来还是得先解决你们啊。”敌人停下脚步,同时将脸转了过来,直到这时候,羽生才看清楚了对方那张苍老的脸。

  而在看到对方那张脸的同时,奈良二话不说就将一颗赤色的信号弹打到了空中,这代表着最紧急的情况……为什么之前这里的那支木叶小队会无声无息的消失掉,起码奈良已经知道原因了。

  羽生有些诧异于奈良的反应,这未免太过激了一些,他还惦记着自己这边的数量优势呢——敌人只有一个人,就算对方是上忍,凭他们四个也未尝不能与之一战。

  奈良深吸一口气,以一种异常严肃的声音说道:

  “是砂隐的门左门卫。”

  “谁?”

  羽生有点蒙圈,这个名字他可从未听说过。

  他又不是同人作者,哪能知道每个实力强大的忍者的名字?尤其是在这个时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