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窝囊上门女婿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刺入药王谷(四千字大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孙玉君着手安排了一番,刀疤脸领命离开了。

  另一边,谭若欢又带着秦立转悠了几个比较有名的药铺,想要打听龙血冰竹的消息。

  然而,让人失望的是,这些店里并没有龙血冰竹的消息。

  甚至有些比较有名的药店,那里的伙计都不知道龙血冰竹是什么药材。

  找了几个小时,三个人都是略带失望地站在街头。

  "秦林啊!不是我不帮你啊,你也看到了,我已经把我知道的药店都走了一遍了,还是找不到啊!"谭若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秦立笑了笑,安慰道:"没事!能知道龙血冰竹的相关消息就已经不错了。谢谢你了!"

  听到秦立的话,谭若欢脸色也好看了一些。

  谭若欢还想说些什么,手机却是突然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谭若欢聊了几句,慢慢脸上都开始眉飞色舞起来。

  "秦林,我爷爷来川蜀了,估计快要到机场了!哈哈,我爷爷最疼我了,这下我爸也不敢得罪我了!我还得让我爷爷好好教训他一顿,你快点陪我去接他吧!"谭若欢笑着说道。

  看到谭若欢欢天喜地的样子,秦立不由也对谭若欢的爷爷有些好奇了。

  不过,现在的秦立可没有心思陪谭若欢去接人;再说了,自己陪着谭若欢去接他也有,身份上就有些说不清楚,

  秦立正想婉拒,谭若欢赶紧开口道:"你别急着拒绝啊!我告诉你啊,我爷爷可不是一般人,他在川蜀待了快一辈子了。如果你想找药材或者药王谷的消息的话,他或许真的能帮到你。"

  听到这话,秦立拒绝的话到了嘴边赶紧收了回去。

  如果真能得到药王谷的消息的话,陪着谭若欢接个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三人当即一起出发,前往机场。

  到了机场,等了没一会。谭若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谭若欢接起电话,兴高采烈地说了几句,猛地抬起头朝着不远处招起了手。

  秦立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正朝着这边微笑。

  老头鹤发童颜,面色红润,看起来很是健康。

  很明显,这老头正是谭若欢的爷爷,谭家上一代的家主谭仲国!

  谭仲国一边朝着谭若欢招手,一边准备穿过人行横道走过来。

  正在这时,一旁停着的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突然启动起来。

  短时间内,黑色别克商务车疯狂加速起来,朝着谭仲国猛地撞了过来。

  "啊!"谭若欢面露惊恐,大叫起来。

  谭仲国也发现了朝着自己冲过来的车子,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黑色别克转眼间已经冲到了谭仲国面前,眼看就要把谭仲国撞飞。

  唰!

  谭若欢只感觉一道风从耳旁吹过,接着便看到一道黑影掠过。

  而黑色别克商务前的谭仲国,只感觉身体一轻,转眼间人已经到了路边上。

  一个青年正淡然地站在他的身旁。

  "这……你……"谭仲国不知道说什么,接着指着正要开走的黑色

  别克说道:"请您留下那辆车!"

  谭仲国虽然老了,但脑子却仍旧是非常快,一瞬间就弄明白了一切。

  秦立点点头,看着正要疯狂逃离的黑色别克。

  伸手一扬,一根银针已经射了出去。

  "砰"的一声巨响响起,黑色别克的右前轮瞬间爆炸。

  整个车子猛地一个急转,接着便撞上路边柱子,然后整个车翻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谭仲国看向秦立的眼神更加尊敬了。

  "爷爷!"

  谭若欢一声大叫,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

  她的脸上又是泪又是笑,如果不是秦立的话,恐怕今天爷爷要在她面前出事了。

  "哎呦!我的乖孙女儿哦,哭啥啊!别哭!爷爷这不是没事吗?"看到自己孙女流泪,谭仲国赶紧手忙脚乱地安慰起来。

  秦立微笑着站在一旁,他看得出来,这谭仲国是真的非常喜欢谭若欢。

  王天赐走上前来,冲着已经翻了的别克商务比划了一下。

  秦立知道他的意思。是在问要不要他过去调查下那辆车。

  不过秦立还是摇了摇头,指了指谭仲国。

  王天赐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谭仲国安慰了谭若欢几句,谭若欢也慢慢恢复正常。

  "秦林,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我……"谭若欢情绪又有些激动了。

  秦立笑了笑,说到:"小事一桩!不用客气。"

  谭仲国深深地看了秦立一眼,笑道:"小友你这是救了我的命啊,怎么能说是小事一桩呢?我的命可不算什么小事吧?"

  "谭老爷子,我可不是这个意思啊!"秦立客气道,"对了,那个司机,怎么办?"

  谭老爷子看了看完全侧翻了的车,冷声道:"这个仇,我老头子会好好记住的。"

  说着话,谭仲国掏出一个电话,说了几句话。

  挂掉电话。谭仲国笑着说道:"行了,这司机我找人来处理。秦先生,我早就听我孙女夸你好多次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谭若欢听到这话,略微有些脸红。

  秦立却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谭仲国继续笑道:"您救了我的命,不如跟我一起回家,我让家里那畜生给您道歉!"

  秦立自然知道,谭仲国说的畜生是谭自成。

  想了想,秦立还是摇头道:"令公子那边,我已经亲自出手惩罚过了,一码归一码,这事已经过去了,谢谢您的好意了。"

  听到秦立这么说,谭仲国不由对秦立更加高看了一眼。

  这是一个讲原则的年轻人!

  想到这里,谭仲国看秦立的眼光更热情了。

  "那怎么能行?现在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救了老头子,那小畜生磕个头道个歉不是应该的吗?这一次。我要让他真心实意地给你道歉!"谭仲国更是热情。

  秦立还想拒绝,谭仲国却是直接拿出了撒手锏:"你走不走,不走我就倒地上打滚了哈……"

  听到这话,秦立一愣。

  看着这个圆脸老头的无赖模样,秦立扫了一眼谭若欢。

  他好像明白了,自己跟谭若欢第一次见面时,谭若欢那副刁蛮无赖的样子是从哪里学到的了。

  谭若欢看到秦立的眼神,脸上也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却是没有说什么,而是一脸期待地看着秦立。

  秦立想了想,最后还是点点头,毕竟谭若欢跟他过。谭仲国或许能在找龙血冰竹上帮到他。

  一行几人当即一起出发,前往谭家。

  秦立也没有再问那辆黑色别克商务的事情,既然谭仲国说他来处理,那他肯定有把握把这件事情弄清楚。

  在车上,谭仲国不停地感谢着秦立,同时还夸赞着自己孙女多么可爱乖巧温柔大方。把一旁的谭若欢都夸得有些脸红了。

  而秦立心中感觉好笑,谭若欢是什么性子,自己不清楚吗?

  不过,老头子夸得正带劲,他也只好敷衍着。

  车子很快开到了谭家,几人从车里出来后。谭仲国便一马当先地朝着家里冲了过去。

  看到谭老头这风风火火的样子,谭若欢很是兴奋,一脸激动地跟在后面准备看好戏。

  秦立和王天赐不紧不慢地跟着两人。

  谭仲国一番话。直接让谭自成慌了手脚。

  转身面向秦立,谭自成猛地一鞠躬,开口道:"秦先生,我有眼不识泰山,我向您道歉!"

  "要不是秦先生在,你特么现在就该给我准备灵堂了!"

  秦立顿时冲着谭仲国一鞠躬,认真道:"希望老爷子代为引见,日后如有差遣,我自当尽心尽力。"

  谭自成脸色一僵,顿时愣了下来:"爸……不。不是,您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看着谭自成这副不情不愿、咬牙切齿的样子,谭仲国的火气立马上来了!

  看了一眼秦立,谭自成心中满是怒火。

  "哈哈哈!"看到秦立的反应,谭仲国大笑起来,"别的事情我可能还真帮不上你,但药王谷的人,我还真的认识。"

  谭仲国笑了笑,"既然如此,秦小友不如同我一起去见见?"

  "我怎么回来这么快?我要是再晚一点回来,你特么就把谭家给败坏光了!"谭仲国怒骂道。

  好啊!这小王八蛋还真是有手段,用不知道什么办法迷惑了他的女儿,现在竟然又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迷惑他爸!

  看着谭自成这个模样,谭仲国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个小畜生,你知不知道,秦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肯定是你把老子要回川蜀的消息给漏了出去,所以有人直接要在机场弄死我!"

  秦立脸上带笑,没有说话。

  猛地上前一步,谭仲国狠狠地一脚踹在谭自成身上。

  谭自成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老爹。脸色更是由涨红变成了猪肝色。

  谭仲国在谭家几十年的积威,由此可见一般。

  "我说让你诚心诚意地道歉,你听不到吗?你是不是还不服气?"谭仲国怒道。

  谭仲国虽然年迈,但是身子骨却并不弱,这一脚也是用了全力。

  "秦先生,听说您是在找药王谷的人,对吗?"谭仲国开门见山说到

  。

  谭自成脸色难看,转身出了大厅,出门狠狠一拳砸在墙上。

  "我不想听别的,向秦先生道歉!"谭仲国看向谭自成的目光冰冷,看的谭自成有些心慌。

  秦立眼睛一亮,盯着谭仲国道:"对!敢问谭老爷子,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我感激不尽!"

  正在这时,一道冷喝声响起,"是我这个不长眼的,你要抽我吗?"

  今天这份屈辱,实在是太……特么憋屈了!

  谭自成嘴巴动了动,却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秦林?"

  谭仲国见到秦立没有追究。笑道:"行了,还是你有气度,不像这个王八蛋!要不是我只有这一个儿子,我都不会让他当这个家主!"

  "爸!我……"谭自成脸色难看,看了秦立几眼,却是始终说不出话来。

  秦立扫了一眼谭自成。看到谭自成的一双拳头还是紧紧握着,看样子还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这老头子回来就回来,怎么还把这个垃圾给带来了!

  不过秦立没有在意,也没有理会谭自成,而是转身对谭仲国说道:"谭老爷子,我说过的,您不必这样的。"

  这秦林,果真根本不该留!

  "我……我……"谭自成纠结半天,最后还是咬牙做了决定。

  他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服气啊,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老爸要帮这个外人来教训自己。

  说完,谭仲国冲谭自成挥挥手说道:"滚出去吧!我要跟秦先生商量正事!"

  再加上谭自成自从成了家主之后,一直养尊处优,哪里锻炼过身体。

  "不道歉是吧?好啊!不道歉,那你这个谭家的家主也别做了!"

  谭自成有些慌乱,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老爹竟然这么快就回到谭家。

  对于谭自成什么感觉,大厅内的几人,都不太在乎,而是聊起了秦立的事情。

  谭自成爬起来,也不顾一身的狼狈,直直地看着秦立跟谭仲国。

  谭仲国和谭若欢率先冲进了大厅,秦立和王天赐正要进入,一道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你个脑子里都是什么啊?分不清谁好谁歹是吗?"

  "现在吗?"秦立有些差异。

  咬了咬牙,谭自成看向秦立,双拳紧握,脸也涨得通红,低声道:"秦先生,对不起!"

  鲜血直接流了出来,谭自成如同没有感觉到一般。

  四人进入谭家,没有人敢阻拦,反而是恭恭敬敬地朝谭仲国施礼。

  谭仲国笑呵呵道:"既然我的救命恩人有急事,我岂能不配合,这自然是越快越好了!秦小友意下如何?"

  谭仲国不愿理他,直接开口道:"别给我废话。现在给秦先生道歉!"

  一脚之下,谭自成直接被踹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

  谭仲国脚步骤然一顿,缓缓转头,对着谭自成冷笑问道。

  "你个王八蛋,竟然还敢来我家!哪个不长眼的把你放进来的?看我不抽死他!"走廊的拐角处,谭自成走了出来,脸上满满都是冰冷与暴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