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窝囊上门女婿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别杀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速度!快点!"

  "磨磨蹭蹭什么样子!"

  "你们是军人,不是懒蛋!"

  "要是上战场你们这种速度,战友早就死完了!"

  "就这个样子还想要继续在军营待着,不如趁早滚蛋!"

  谢鸣脸色阴沉,看着行进的十二个人,趾高气昂。

  李德辉和李成志皱眉,那十个士兵更是浑身一颤,赶紧加快步子。

  "一个一个来,自荐或是我挑人。想必你们的营长已经给你们说了,若是不过我这关,直接请命退伍!我们国家军营,不收废物!"

  谢鸣冷声道。

  李德辉看不下去:"谢上校……"

  "打报告了吗!"谢鸣骤然大吼,"不打报告,谁让你开口说话的!"

  李志成脸的涨红。李德辉深吸一口气:"报告!"

  "讲!"谢鸣冷冷的看过去。

  "我们想知道,什么程度是过关?"李德辉咬牙。

  "从我这里过三招。"谢鸣眸子发狠,"我会用尽我的全力,所以,你们若是不用尽全力,第一招估计就废了!"

  用尽全力?

  李德辉猛地真大眼睛不敢置信这谢鸣,竟然敢做到这种程度:"谢上校,好像是五品吧?"

  "那又如何?未来你们面对的敌人,比五品更可怕的话,你们就不上了?不拼命了吗?"谢鸣高声看着这些人。

  突然皱眉看向末尾的一个小瘦子,正是王鑫:"你怎么回事,浑身发抖还像不像个士兵!若是现在就害怕,迟早滚蛋!"

  "报告!"胡严突然大喊。

  谢鸣皱眉看过去:"讲!"

  "我,班长胡严,自荐出战!"

  谢鸣笑了:"还算有个硬汉,上来!"

  胡严抬脚上前。

  其他人眼中露出一抹担忧,笑声皱眉:"班长……"

  胡严眸子闪了闪,深吸一口气:"为人民,为国家!就算败了,我心向着华夏,便是华夏一辈子的兵!"

  几个人被他说得心中震动不已。咬牙握拳,眼睛一片通红!

  没错,就算在这里败了就如何?

  他们心里想着国家,就是国家的兵!

  "还没开始就想着失败,我呸!什么玩意!"谢鸣眸子发冷,一口吐沫吐到地上。

  胡严的脸色大变,却咬牙不出声。

  李德辉眸子发黑。这个谢鸣……简直太过狂妄,仗着身份,说话毫不留情!

  这种人,当真是华夏的上校?

  上面,怎的会让这种人进入军队?

  可是他们心中想想,却也不敢开口说任何话。

  官大一级压死人!

  胡严心中忐忑,但是他是班长,他要以身作则。而且,十个人中,他的实力最高,约莫已经到了武者的边缘。

  但是面对五品的武者,全力以赴的三招……他甚至已经看到自己断腿的一幕。

  "啊!"胡严大喊一声,暴冲向谢鸣,他要先发制人!

  谢鸣冷哼,他来此就是为了给这些人找罪受的,就是为了打击,为了报复,为了踩踏!

  所以,他根本不会给这些人任何机会!

  骤然,他腿猛地踹出去,不遗余力,狠

  狠的对上胡严的腿!

  两条腿在空中交叉,狠狠的撞在一起!

  砰!

  咔嚓!

  胡严的脸色登时惨白,怦然倒地,一根骨头竟然冲破他的腿皮,直直的扎了出来。

  "啊"他忍不住疼的脖子青筋直爆,脸色涨红,眼中满是猩红一片。

  腿废了!

  "胡严!"李德辉和李成志立刻跑上前,其他人也登时朝胡严跑过来!

  "像什么样子,滚回去!"谢鸣大喝,只能留李德辉一人!

  "一个五品,全力以赴的情况下,不是武者的人,怎么可能过三招!"几个人大吼出声。

  "谁再吼,我现在就可以让你们全都断腿!实力不如人,就别瞎比比!"谢鸣冷哼,仰着下巴,"怎么?不服气?可以,立刻滚蛋!"

  他们咬牙,这种时候离开,让营长怎么办?

  "快喊医疗兵!"李成志大喊一声。

  胡严已经疼得几乎昏厥过去,这一脚。直接被踢断了腿。

  骨头断裂,参差不齐,犹如巨大的骨刺一般,穿出皮肤。

  想要让其长回去,必定要动手术。

  "我以为,我以为我的身体最终会奉献给华夏。就算断骨,掉皮。也会在任务之中。"

  "却从没有想过,我断腿,会在军营,被一个五品,一个上校,给踢断腿!"

  胡严眼睛充血,大喊一声,似是有泪水流出。

  心寒!

  没错,他进了军营冲的是报效国家,可是现在呢!

  这是什么呀!

  胡严的话,让几个士兵都红了眼。

  医疗兵迅速而来,一个个的过来围在胡严身边。

  从头到尾,谢鸣踢断了胡严的腿,没有说一句抱歉。没有上前询问一句。

  直到此刻,也站在原地,俯视着众人,眼中满是报复的爽感!

  "李书记来了!"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李德辉几人猛地看过去!

  谢鸣淡淡转头,便看到李永康朝着这边走来,在他的身后还紧跟着一个穿着训练服的青年。

  青年身材精瘦。蓬勃的肌肉不涨,却透过短袖训练服看的清清楚楚。

  大冬天,他丝毫不觉得冷。

  此刻面色阴沉的快步跟上来。

  一瞬间,当谢鸣看到来人之时,眸子赫然一片阴沉!

  秦立!

  来人正是秦立!

  他接到刘正的电话便快马加赶来,和李书记对了个照面,当听到谢鸣对士兵的要求,秦立心中就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但是,从家里敢来,至少要二十分钟的时间。

  他已经抓紧时间。

  可是现在,跟着李永康刚刚赶来,在门口就听到暴怒声和喊叫医疗兵的声音。

  秦立的心沉到谷底,快速跑着进来练武场!

  一眼,看到抱着腿坐在地上起不来。还死撑着不让自己喊出声的胡严!

  "李书记!"李德辉跑上前,眼睛通红,"谢鸣不给留余地,真的是用尽全力!胡严为了以身作则自荐第一个上去,第一招就被谢鸣给踢断了腿。"

  "骨头都烂了,参差不齐,估计……这腿是废了。

  "

  "什么?"李永康面色惨白一片,心头大骇的拨开李德辉,三两步走到胡严身边,看到那一条已经被鲜血浸染,白骨依旧穿在外面的腿。

  李永康脑袋一阵眩晕!

  他赫然转头看向谢鸣:"谢上校到底什么意思?说好的是巡查,来了换成检查,现在又踢断士兵的腿!"

  "难不成,过不去你这关要么退伍。要么残废吗!"

  谢鸣丝毫不理会李永康的愤怒,只是淡淡开口:"怎么?技不如人还怪别人厉害了?难不成上战场……"

  "哦?这么说来,谁厉害谁就是老大,谁就说了算了?"突然一道声音插进来,打断谢鸣的话。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过去。

  实在是因为谢鸣太强势,除了李书记之外。他们根本不敢大喊。

  就算喊,也会被直接打断,而后要求打报告。

  而这个人不仅不打报告,还直接打断谢鸣,并且说出这种话!

  随后,他们就看到一个一身黑衣的青年走到胡严跟前,蹲下身子。冷冷的瞥了眼谢鸣。

  这人是谁?

  所有人都愣了。

  "你们好,我是秦立,军衔少将。"

  秦立拽着谢鸣的衣领,犹如扔布袋一样,仍在地上捡起来。再仍在地上。

  可是……从第一拳开始,他发现,他错了。

  顿时,谢鸣鼻血猛地窜出来!

  刚刚狂妄不可一世,拿着官威,拿着实力压人的谢鸣,骤然之间,竟然被秦立捏着打?

  所有人都愣了!

  可现在,他们谁都没上前劝说。

  可是,他们发现,这个少将的军衔虽然大,却和谢上校完全不一样。

  胡严面容涨红,咬牙切齿:"好!"

  胡严咬牙切齿:"谁都别上了!我们士兵是为国捐躯,不是被自己人排除异己用的!"

  什么?

  谢鸣眸子一眯:"我是巡查长,前来巡查!如果出事,你们扶不起这个责任!"

  "呵呵呵……"秦立突然低头闷声笑了起来。

  "好好地兵,一心想着为国为民,被你一脚断了腿!你特么的怎么那么牛逼啊!你厉害?不残废就退伍?"

  "我来做你的第二个对手!"秦立声音,冰冷,突然暴喝,"让你狗屁他么的巡查长!"

  秦立咬牙开口,声音森冷:"谢鸣,你不该惹我!更不该对军营的那些军人动手!你知道吗!"

  一股怒气冲上心头,他还没发火。

  砰砰砰!

  变成谢鸣一手制造的人间炼狱!

  "胡严!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排除异己!我不过是例行检查,你们不够厉害,还怪到我头上?"谢鸣声音冰冷,"好,不来是吧?所有人,谁不来,谁立刻请命退伍!"

  他猛地抱住头,眼中的憎恨全部,换而言之的全是恐惧:"不!我不要死,别杀我别杀我!"

  秦立又是狠狠的将谢鸣摔在地上!

  他两三步走到谢鸣面前。骤然出手!

  "呵!"秦立笑了,声音冰冷,犹如地狱索命阎王,"动你?我不仅仅敢动你,我就算杀了你,也没人能把我怎样!"

  秦立眸子一闪,突然站起身,手中出现一根银针,开口的语气清淡而凉薄:"那你就去死吧。"

  &nb

  sp;  "私仇公报!徇私枉法!你对得起你的肩章吗?"秦立猛地拽住谢鸣的衣领,大吼出声,"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所有人都蒙了,下一刻脸色大变,少将?

  "是不是也可以把你打残,可以要求你直接退伍?"

  谢鸣心中一震,呼吸错乱。看着那距离自己眉心越来越近的银针,终于崩溃!

  一拳!

  他们还在打量,心中在思索接下来怎么办。

  胡严也抬头,因为疼痛而痉挛的面容此刻一片震惊。

  谢鸣已经气若游丝,若是再来两下,大概便直接断气了!

  可是,年纪这么小?

  瞬间,吓得下身一片噗噗作响,屎尿乱出!

  谢鸣浑身颤抖,情势突然翻转。

  他算好的,秦立最多和他的实力差不多,就算秦立找来,他也可以完美的抵挡。

  若不是秦立,现在他身后的那九个兄弟,今日岂不是都要变成残废!

  李德辉和李成志吓傻了,这……这秦少将这么猛吗?

  他们看着胡严此刻心中一片冰冷,寒心。想着是不是真的要退伍?

  "那就来!"秦立今日真正被激怒了!

  他以为的胜券在握,以为的运筹于帷幄之间。此刻骤然崩塌……他算清楚了一切,都没有算到秦立的真实实力。

  "秦立……你敢杀了我,上面不会饶了你,谢家不会饶了你!"谢鸣这下终于看清了一切。

  江市军营会变成什么?

  可就在这时,那少将秦立动了。

  谢鸣有些懵,不对……秦立怎么这么厉害?

  想到此,秦立的眸子发红,一把抓起谢鸣:"一个九品的武者,和一个到处都是的五品武者,你觉得首长会选谁?"

  秦立没说别的,而是阴沉着脸看胡严的腿,这腿……他除非回去用药液温养,在这里,他都无能为力。

  这可是将军级别的人物!

  若是今日他没有提前赶到,若是他实力没有如此高度。

  他知道他说这话不合时宜,甚至愧为军人。可是他就是想要喊出来!

  若是谢鸣做别的还好。但不该拿别人来出他秦立的气!

  砰的一声,在谢鸣还未反应过来之前,直接砸在写明的脸上!

  谢鸣冷冷的声音传来:"无关人员,请速速离开!"

  几个士兵有些疑惑的看着秦立,他们心头此刻一片怒火,这少将怎么还笑了?

  轰!

  谢鸣咽了口吐沫,嗓子呼出的气发出嗬嗬的声音,犹如破风机一般。脸色苍白,看着秦立的眼神充满了仇恨:"秦立……这次你赢了,但我不会就此罢休!"

  实在是谢鸣欺人太甚!

  一股心悸从脚底升上来:"秦立。你敢动我!我上报上级,你就得完!"

  登时,所有人都忍不住后退一步。

  "我到想要知道。打不过你就要退伍,那打过了你怎么办?"秦立突然站起身,冷冷的看着谢鸣。

  "好!那我今天还就给你这两个选择,要么退伍,要么残废!"

  整个练武场的人都傻眼了。

  但,这还没完!

  "检查还没结束,第二个谁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