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无敌修真宗师 > 第889章 徐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徐桂副校长本身是神州大学毕业,目前也在担任博士生和研究生导师,在神州大学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此人年近六十,刚正不阿,说话向来有一说一,和圆滑世故的众多领导相比,他算是一股清流。

  如徐海所说,当初武道院开办的时候,曾经考虑过几个方向,一是警校、二是军校,第三是神州大学。

  后来为了凸显武道院的地位,选择了综合性更强的神州大学。

  从武道院的策划开始,徐桂就一直关注这个事,在神州大学设立武道院他坚决反对,神州大学是普通人的学校,不应该和武道有任何联系,这将背离神州大学的传统。

  不过徐桂的反对无效,武道院的设立是国家、种族性质的,虽然目前人数不多,一切看上去还没有那么强大,不过背景却十分强大。

  昆仑宫、飘渺宫,在和武道院的合作上,都是十分积极的,这里有冯路遥的缘故,更多的是其雄厚的背景。

  所以,一个小小的徐桂自然挡不住这件事。

  武道院在神州大学设立,徐桂很不高兴,对于武道院的所有一切相关,只要到他这边都不会受到待见。

  徐海托人问张文念的事,徐桂已经知道,两人虽然都姓徐,但没啥联系,徐桂一点也不给徐海面子,现在是徐海没有亲自来找他,如果来了,徐桂不会给他任何好脸色。

  办公室中,徐桂看了一篇自己学生写的论文,有几处问题帮助进行了改正,身体稍稍有些僵硬,准备站起来活动一下,目光下意识的看到了旁边的相框。

  相框中是徐桂和母亲的照片。

  当年,徐桂的父亲死于大动乱时期,他母亲坚强的带着他们兄弟姐妹几个走过来,徐桂是家里的老大,看到母亲的不易,心中非常疼爱母亲。

  后来有能力了,极重孝道的徐桂将母亲接来身边,无微不至的照顾,也是因为学业、工作、照顾母亲,让他很晚才结婚,即将六十岁的人了,儿子也才十八岁,还在念高中。

  因为年轻时候受过刺激的缘故,徐桂的母亲老年时期得了精神疾病,时常不认识人,对身边的人也是骂骂唧唧,发病的时候,甚至是对徐桂,也是又打又骂。

  徐桂对母亲没有任何嫌弃,给她找最好的医生治疗,终究是上了年纪了,在半年前徐桂的母亲过世。

  徐桂悲痛欲绝,久久不能从悲痛中度过,后来还大病了一场,头发也白了一大半,直到现在才稍微好一些。

  为了表示对母亲的爱和悼念,徐桂将她和母亲生前的最后一张照片装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

  这一刻看见母亲微笑的样子,徐桂忍不住又想起往日重重,只觉得眼睛有些干涩,连忙眨动几下,没让眼泪流出来。

  这时候,敲门声响了。

  徐桂做了个深呼吸调整情绪,道:“谁?进来吧。”

  徐海推开门,和江无尘一起走了进来。

  “嗯?”看见是徐海进来,徐桂眉头顿时立了起来,心中明白恐怕是因为新生的事,当下没好气的道:“你来作甚!”

  “呃,哈哈,徐副校长好像不欢迎我们。”徐海笑嘻嘻的道。

  “把好像去掉!”徐桂冷漠的说。

  “大家同事一场,山不转水转,以后谁知道会麻烦谁呀,不要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嘛。”徐海笑着说。

  他不笑还好,笑起来那张面容看上去更加猥琐了,徐桂是正人君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猥琐小人嘴脸。

  “哼,我跟你可不是同事,从我这里出去,趁着我还没发火,把门给我带上。”徐桂冷喝道。

  “喂,老徐头,你知道我来做什么的?二话没说就下了逐客令,哪怕我不是武道院的导师,哪怕我是一个学生也不能如此冷漠吧?”

  “我若有你这样的学生,一定打死他。”徐桂不屑的说。

  徐海摇摇头,看向江无尘道:“看来是没法说了,走吧。”

  江无尘目光望着徐桂,随后看向办公桌上的相框,这一刻相框的正面正好对准江无尘,上面徐桂和母亲的合影被江无尘收入眼底。

  “出去!”徐桂气怒的道。

  “走走走。”徐海脸面受不住,嘴里碎碎的道:“老东西走着瞧,有一天你若落入我的手中……”

  “滚!”徐桂吼了出来,“你们武道院的人,一个也不要进入我的办公室。”

  两人灰溜溜的走了出来,徐海摸着大光头,道:“惹一肚子气,看来这件事不好办了。”

  江无尘道:“徐桂桌上有一个相框,他爱人看上去比他老好多。”

  “唔?什么爱人,徐桂可是老牛吃嫩草,他老婆才四十岁,是他以前的学生。”徐海说。

  “嗯?那照片上那人是谁?”江无尘问。

  徐海道:“那是他母亲,半年前徐桂的母亲死了,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将母子合影放在桌上,看来他还真是个孝子啊。”

  “死了?怎么死的?”

  “听说他母亲生前得了精神病,死于脑淤血,生老病死是人正常的规律,谁也避免不了。”徐海唏嘘的道。

  江无尘道:“半年前?武道院已经建立了,你们怎么不出手帮他一把。”

  徐海咧嘴摇头,道:“徐桂这老东西一直和武道院不对付,谁会出手帮他?我听说他之所以反感武修,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当年他找武修给他母亲看过病,最后也没看好,不知道找的是那个半吊子……”

  “或许,我可以想办法试试。”江无尘脸上挂着一抹微笑。

  “你有办法?什么办法?”徐海追问。

  “不知道行不行,明天再看吧。”江无尘道。

  ……

  自从过了五十岁以后,徐桂在男女之事上便有心无力了,以前虽然时间短,但好歹也能成功,年纪的增加机能的衰退,让他彻底丧失了男性该有的本领。

  他的妻子温柔贤惠又漂亮,今年才四十岁,起初还能体谅,但时间长了,身体上的不多慰藉,加上中年危机,两人在家里也开始频频吵架。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徐桂便睡在了书房彻底和妻子分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