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无敌修真宗师 > 第554章 算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庞志强喜欢枪,也只有身份地位到一定程度的人,才有把玩枪的资格。庞志强这把枪有历史,这是一把大黑星,简称五·四,江南机械厂制造。

  这把枪上过战场,见过血,原先的主人是一位侦察连的副连长,用这把枪,干掉过八个人。

  大黑星的弹夹只能装七颗子弹,枪体里面加一颗,一共是八颗。

  实际上这种枪威力一般,但是后坐力大,声音暴躁,很多人会下意识的认为这种枪的威力大。

  连续爆掉八个敌人的头,是这把枪最辉煌的历史。

  但这把枪终究是经历了太长的岁月沧桑,时间在它身上留下了很深的烙印,膛线全部磨光了,枪身上也出现了亮光,好像包了一层浆。

  历史的辉煌并不代表现在一样能够辉煌下去。

  枪身太老了,庞志强也只是开了两枪,第三枪便卡壳。

  这是这把枪的通病,年限到了,不但容易卡壳,有时候还可能炸膛。这些缺点庞志强也知道,但他太喜欢它了,喜欢到能够容忍它一切的缺点。

  不过这一刻庞志强心中却充满了无尽的悔意,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呢?这一刻掉链子等于自找死路啊。

  会议室的人根本没在乎袁志强的手枪是不是卡壳,他们只看到江无尘随手一挥,在赵宽面前出现的那一层波浪般的东西。

  那东西竟然能够阻挡子弹!

  如果一个人连子弹都不怕,还有什么能让他害怕的吗?和这样的一个人为敌,将来还有出路吗?

  在赵宽面前,那一道元气气罩缓缓散去。

  两颗扭曲的弹头啪嗒啪嗒两声,掉在了地上。

  庞志强紧张的冒出了汗,连忙拉动套筒,让卡住的子弹跳出来。

  便在这时,在一旁的林老犹如猛虎一般冲了过去,夹杂着内劲的双拳捣了过去。

  砰。

  庞志强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手中的枪支掉落,身体飞了起来,重重撞击在墙壁上,随后落在了地上,双膝跪地。

  “持枪杀人,在我泱泱华夏是违法的,量刑上也会加重,庞志强,你好大的胆子。”赵宽怒吼一声。

  庞志强双膝软软的跪在地上,想起也起不来。

  一桌上的人,一个个眼巴巴瞅着,没人敢吭声。

  江无尘笑着道:“冤有头债有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惧怕!

  你们之所以害怕我,就是因为内心有愧。之所以内心有愧,就是因为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这样分析,有没有问题?”

  现场鸦雀无声。

  两大尊者都不是江无尘对手,现在这帮人觉得自己就是羔羊一只,在江无尘这只大饿狼面前,谁敢吭声?

  “或者,你们谁站出来,说一声,我从未做过对不你江无尘的事,只要是真的,马上可以从这里走。”江无尘道。

  依旧无人吭声。

  包括王鹿鸣,这一刻也是极其尴尬,三分钟前,还一起商量如何对付江无尘,一个个牛逼的能把江无尘给口诛了。

  现在江无尘就在眼前,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账,一笔笔算。”江无尘说道:“庞志运为什么没来?”

  “尘哥,我爸身体不好……”庞成刚满脸赔笑,“这是个误会,误会,哈哈哈。”

  “误会?”唐雎眉头一皱,走到庞成刚面前,甩手一耳光抽了过去。

  庞成刚没来得及躲,被抽了个正着,半张脸一阵麻木。

  唐雎笑道:“我刚才没想打你,打错了,误会啊。”

  庞成刚的怒火顿时燃烧起来,却又不敢有任何反抗。

  “如果这一切都是误会,这个误会也太大了。”江无尘笑道:“你父亲不敢来,十有八九也是想到不知该如何面对我。

  庞志运是个聪明人,三年多前,生意已经做的不小,见到有好处可寻,便落井下石,便宜占尽!

  当日我犯下错误,去我江家闹事的,有你庞家一份吧?

  二狗,当年你跟在我的身后,又一次被王鹿鸣欺负,找到我那里,是我帮你出头。不要求你感恩于我,但是我有难了,你也不能落井下石吧?去我江家闹事,你敢说你没去!”

  庞成刚身体哆嗦起来,害怕江无尘发火,惹怒尊者,这可是他承受不起的。

  “尘哥,不是啊,这件事……”庞成刚说着竟然跪倒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这,这都是王鹿鸣唆使的,我父亲本来没有……没有打算去,都是王鹿鸣指使,暗中许诺好处,说瓜分了江家,大家一起发达……”

  王鹿鸣脸色煞白,带着一抹冷傲,“当狗的永远是狗,你以为你这样,江无尘就能放了你?”

  江无尘哈哈一笑,道:“能放,为何不能?”

  听到这里,庞成刚顿时觉得眼前多了一道救赎之光,道:“尘哥,当年我是不想去的,咱们可是兄弟啊,我认你当我的大哥,你帮我出头,带我长见识,整个齐州,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

  孟幽若,那是全齐州最美丽的女人,年轻一代,那个不想娶到她。只有尘哥,敢做所有人敢想不敢做的。

  我服你,五体投地。”庞成刚说着,身子趴在地上,朝江无尘膜拜。

  现场的人都震惊了,人不要脸了,什么话都说得出来,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江无尘哈哈大笑,道:“起来吧,我可饶你一命,但惩罚还是要有的,当年吞我江家的东西,双倍偿还。”

  庞成刚道:“这是应该的!尘哥,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早在你来的那一天,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当年呢,之所以这样做也是被逼的,都是王鹿鸣这个人使坏,我们要是不这样做,会受到排挤的。

  我跟我父亲商量,觉得尘哥对我不薄,当年我拿江家的东西,实际上是为了保护,对,就是保护!我们要是不保护,其他人都拿走了。”

  “无耻,当真是无耻至极啊。”留着胡子的老者实在听不下去了,怒道:“当年的事,对于江家来说,我们是错了,但对于诸位,以及诸位的家族,我们何错之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