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新看书 > 嚣张 > 第38章 第 38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看书] https://www.xinkanshu.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38

  丁霁不知道林无隅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

  他听到电话里“林湛”两个字时,就觉得一阵喘不上来气儿,手都有些抖了,站平衡车上晃了两下,差点儿摔下来,手扶了一下货架才没倒。

  “当心点儿啊,”一个工作人员看了他一眼,“站不稳就下来吧。”

  “不好意思,”丁霁也顾不上买水了,直接一倾身体,飞快地从货架中间穿过,离开了超市,停在了拐角一个没人的墙边,然后又确认了一遍,“你是林湛?”

  “你跟林无隅是什么关系?”林湛没有回答,“同学还是朋友?”

  “朋友,”丁霁说,“我跟他不是一个学校的。”

  “他哪个学校?”林湛马上问。

  丁霁顿了顿:“附中,他是附中的……”

  “他为什么找我?”林湛没等他说完,接着又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应该问他,”丁霁说,“但这次找你是你爸妈让他去的。”

  “嗯。”那边只是简单地应了一声。

  丁霁感觉自己手心里已经全是汗了,找林湛就像是在森林里找人参娃娃,看到了一点儿痕迹就要小心过去,生怕惊动了会跑。

  他现在就怕自己会说错什么,让林湛不再出现。

  “你刚说林无隅是附中的什么?”林湛回到了前一个问题。

  “学神。”丁霁说。

  “是么。”林湛说。

  丁霁听到了他很低地一声笑,于是赶紧趁着机会补充了一下:“他今年高考全国状元,732分。”

  “这么厉害啊。”林湛说。

  “我把他号码给你吧,”丁霁说,“你给他打个电话……”

  “先不了。”林湛很干脆地拒绝了他。

  丁霁愣住了,好几秒都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

  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合适,会让主动打了电话过来的林湛拒绝跟林无隅直接交流。

  “谢谢。”林湛又说了一句。

  丁霁一听这句就急了,这是要挂电话?

  “等一下,等等等……”他一连串地说,“你不跟林无隅联系,你打电话过来干嘛呢?你知道你家现在的情况吗?你知道林无隅因为你过的什么日子吗!你十年没见他了,你不想知道他……”

  “我不喜欢打电话。”林湛说。

  “那你给我打电话干嘛!”丁霁怒了。

  林湛语气很平静:“难道我还过去找你面谈么?”

  丁霁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我知道林无隅现在住哪儿。”林湛说。

  “你怎么知道的?”丁霁顿时紧张起来,“你跟踪他了?”

  “没,”林湛说,“我还以为你们跟踪我了呢。”

  “那这个号码是你的吗?”丁霁问,“我能把你电话告诉林无隅吗?”

  “可以。”林湛说。

  但是未必会接,丁霁判断。

  “我想好了会找他,”林湛说,“谢谢。”

  没等丁霁再说话,那边已经挂掉了。

  丁霁拿着手机愣了几秒,这才哆里哆嗦地拨了林无隅的电话。

  占线。

  “啊——”丁霁原地转了个圈儿,马上给林无隅又发了个消息。

  他没敢提林湛的名字,怕林无隅正在干活儿会影响了情绪。

  “那明天我就不用去了,”林无隅站在沙县门口打着电话,自从那天丁霁提示他可以到沙县随便吃两口之后,他每次回来都会过来随便吃两口,“最后素材不够的话我再跑一趟,我感觉是够了。”

  “我也感觉挺多的,角度都全,”那边玲姐说,“那你先歇着了,素材补不补的我这两天都先给你结了尾款的。”

  “谢谢姐。”林无隅说。

  “是不是又在等吃的呢?”玲姐问。

  “是。”林无隅笑了笑。

  “奔哥说给你备着点儿零食还真是……”玲姐笑了起来,“行了你去吃吧,等这边弄清了我联系你。”

  “好。”林无隅应了一声。

  挂掉电话之后手机又响了一声。

  估计是老林,他算着这几天通知书应该快到了。

  他进店里拿了打包好的一份汤一盒蒸饺,往小区里边走边点开了消息。

  -马上给我打电话

  是丁霁。

  林无隅看了一眼时间,下午四点,这会儿能有什么事儿?

  他拨了丁霁的号码,还没听到响铃的声音,那边就接了起来,丁霁的声音有点儿喘:“林无隅!你现在在干嘛?”

  “刚忙完回来,”林无隅愣了愣,“怎么了?”

  “刚我接了个电话,是林湛打过来的。”丁霁说。

  林无隅猛地停下了脚步:“林湛?”

  “对,我留的那个电话!他打过来了!”丁霁声音一下提高了不少,听着有些激动,“那天我们看到的那个口罩肯定就是他!”

  “说什么了?”林无隅问。

  “没说太多,他就问了一下咱俩什么关系,为什么找他,”丁霁一连串地说着,没给他打断的机会,“我跟他说了你是附中学神全国状元!他挺高兴但是我说把你号码给他,他不要……”

  林无隅感觉自己呼吸有些不太顺畅,站在小区门口动不了。

  身后有车按了一下喇叭,他才勉强走开,进了大门,在路边不知道谁扔出来的一张破椅子上坐下了。

  “他为什么不要?”他问,感觉自己嗓子发紧。

  “不知道,他说他不喜欢打电话!想好了会找你,我说把他号码给你行不行,他同意了,但是我听他这意思,你打过去他未必会接,”丁霁语速跟机关枪似的一直突突着,“你听我说,林无隅,他肯定就住在附近,他肯定离你很近!”

  “为什么?”林无隅一下坐直了。

  “他说他知道你住在哪儿。”丁霁说。

  “他跟踪我了?”林无隅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

  “我也是这么问的,他说没有,”丁霁终于平静了一些,“有个重点,他说,我还以为你们跟踪我了呢,这话什么意思你想想!”

  “他以为我住在这里是因为找到了他住的地方。”林无隅马上反应过来。

  “是的,”丁霁说,“除了地铁口,我们肯定还在小区去地铁口这一段路上碰到过他,只是我们没发现,但他看到了。”

  “而且应该是在地铁口碰见之后,”林无隅说,“否则他不会对我们有印象。”

  “没错,肯定是这样,”丁霁说,“你这种时候脑子还转这么利索呢?”

  “还行,不过这种时候我就顾不上体会你拍我马屁的事儿了。”林无隅说。

  “拍什么马屁,我直接拍你屁股……”丁霁说了一半停下了,很快又接了下一句,“我把他电话发给你。”

  “不用了,”林无隅说,“我拿着也不会打。”

  “……行吧,”丁霁说,“你是不是也不喜欢打电话。”

  林无隅笑了笑:“跑的又不是我。”

  “那你这阵儿留意一下四周的人吧,说不定还能碰到,”丁霁说,“也没准儿他会去找你了。”

  “也许他一直没想好,”林无隅说,“不管了,随便吧。”

  “要告诉你爸妈吗?”丁霁问。

  “不了,”林无隅想了想,“等他想好了再说吧,你跟他说了我妈的病吗?”

  “没有,他给我打的这个电话统共也没说够两分钟,”丁霁说,“他只问了你,在哪个学校,为什么找他,没提父母。”

  “知道了,”林无隅站了起来,“丁霁。”

  “嗯?”丁霁应了一声。

  “谢谢。”林无隅说。

  “谢什么?”丁霁问。

  “谢谢你把号码塞过去。”林无隅说。

  “这有什么可谢的,”丁霁啧了一声,“顺带手的事儿,万一呢,对不对。”

  “嗯。”林无隅点点头。

  他是会放弃很多东西的,自我保护也好,觉得没有意义也好,甚至是习惯性不对某些事抱以太大的希望,他只想最大限度地处理好自己能完全把握住的事。丁霁却不一样,除了小神童这个称号,他似乎不会放弃任何东西。

  真是只可爱的小鸡。

  还想拍人屁股。

  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无隅一夜没睡踏实,因为睡不踏实,所以就会饿,第三次被活活饿清醒的时候,他看了一眼时间,半夜三点半。

  他坐了起来,打开了手机,试着看了一下,居然发现有好几家外卖都还在营业,他点了两个汉堡两对鸡翅外加一杯柠檬茶。

  外卖送过来得半小时,他起身去客厅拿了根棒棒糖。

  这东西不顶饿,但能骗骗嘴。

  他坐在沙发上,舌尖顶着棒棒糖,裹过来,小棍往右一指,裹过去,小棍往左一指,不过没有丁霁指得灵活,毕竟练了十几年。

  肚子叫了一声。

  他叹了口气,打开朋友圈看了看,想分散一下注意力。

  却看到了最新一条朋友圈是丁霁刚发的。

  -起床打个呵欠再睡

  他笑完了之后又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确定了现在是三点半。

  手指都已经落在屏幕上,点开了丁霁的对话框,但最后他还是退了出来,把手机放到了一边。

  这会儿丁霁应该已经打完了呵欠准备继续睡了。

  就算没睡,现在发个消息过去也不合适。

  丁霁无意中说出拍他屁股的话时,他都还没来得及尴尬就已经感觉到了丁霁的尴尬。

  深夜聊天儿这种事,还是控制一下。

  哪怕他现在真的很想找个人聊聊。

  不,他现在就是真的很想跟丁霁聊聊。

  好在送餐小哥救他于水火,提前了十多分钟打了电话过来。

  “你能下楼来取餐吗?”小哥问。

  “有电梯,你不用爬楼,坐电梯上来就行。”林无隅说。

  “我能放在电梯里你把电梯叫上去吗?”小哥又问,“我怕不安全。”

  “你怕谁不安全啊?”林无隅让他说愣了。

  “我啊。”小哥说。

  “……行吧,”林无隅有些无奈地站起来出了门,看到电梯在一楼,“你放电梯里吧,我警告你啊,人千万别跟着进来,你要是上来了我马上就抢劫了啊。”

  小哥笑了起来:“不好意思啊。”

  “辛苦了。”林无隅按了一下电梯。

  深夜里空无一人的电梯慢慢上来,停下,打开,里面放着一兜汉堡……

  林无隅盯着电梯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种错觉,电梯门打开的时候,里面说不定站着林湛。

  电梯门打开了。

  里面只有一兜汉堡。

  他叹了口气,拎起汉堡回了屋里。

  接下去的两三天里,林无隅都有些不踏实,丁霁感觉比他更不踏实,一天好几个电话打过来,问林湛有没有找过他。

  “没有。”林无隅每次都是一样的回答,但自己却能感觉到,相同的回答里慢慢地带上了一些情绪。

  是失望。

  他是希望能找到林湛,希望林湛能来找他的。

  就连每天进出小区的时候他也会格外仔细地四周看着,希望哪一眼扫过去,就突然看到了林湛。

  但是三天了,林湛始终没再有消息。

  “要不直接打个电话去问问吧,”丁霁说,“我打,我就问问他这算是什么意思,没想好就别他妈骚扰人,甩个电话过来玩什么欲言又止欲擒故纵的又不是追妹子。”

  林无隅让他说乐了,笑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突然轻松了不少。

  “通知书快到了吧,”他换了个话题,“你说咱俩的通知书谁的先到?”

  “我的,”丁霁说,“领奖的时候都是第三名先上去。”

  “收到了记得拍个视频让我看看,”林无隅说,“我的通知书还得等老林给我寄过来我才能看到了。”

  “我帮你拿,”丁霁说,“然后再带过去就行。”

  “你不怕弄丢了我找你麻烦吗?”林无隅问。

  “那也得我弄丢了啊,”丁霁说,“这能随便弄丢吗,我又不是刘金鹏。”

  林无隅没忍住笑出了声音:“不是,刘金鹏这个名字在你们家使用率真是很高啊,谁要说点儿什么都得拿鹏鹏出来垫一下。”

  “现在小神仙使用率也很高,”丁霁笑着说,“我奶奶跟人吹牛的时候算上你,吹牛资本一下就雄厚起来了。”

  “让奶奶国庆过来,”林无隅说,“我带她玩几天。”

  “我也想呢,我小姑也想去,”丁霁说,“到时看看吧……”

  林无隅正琢磨着到时能去哪儿,突然听到了“叮咚”一声响,他愣了愣:“什么声儿?”

  接着又是一声。

  叮咚。

  “你门铃!”丁霁反应过来了,“有人按门铃!”

  林无隅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可能是林湛?”丁霁在那边说,“你门上有个猫眼,你去看看去看看。”

  “嗯。”林无隅快步走到了门后,脚步很轻地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凑到猫眼前往外看了看。

  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男人。

  戴着棒球帽,脸被遮了一半,只能看到鼻尖和嘴。

  林无隅的呼吸有些踩不上节奏,他对着电话压低声音:“好像是他。”

  “好像?”丁霁有些疑惑,“林湛应该没什么变化吧,你认不出来了?”

  “我看不清,”林无隅轻声说,“他戴着帽子……”

  像是听到了他说话,门外的人突然一抬手,摘掉了帽子,手往猫眼旁边一撑,凑了过来:“林无隅,开门。”

  林无隅迅速用手按在了猫眼上:“是他。”

  “开门啊!”丁霁很着急。

  “嗯,”林无隅应着,“我一会儿打给你。”

  “好的。”丁霁说。

  林无隅挂掉电话,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的人立马比从猫眼里看到的清楚了很多。

  这张脸变化不大,依旧能在一瞬间就能勾出他遥远的记忆,能在一瞬间就跟那张已经被自己刻意不再记起的脸重合。

  一阵短暂而又漫长的沉默之后,林湛先开了口:“你跟小时候完全不像了啊。”

  “你还……一样,”林无隅犹豫了一下,让到一边,“进来吗?”

  林湛没说话,走进了屋里。

  林无隅关上了门,站在茶几旁边。

  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无法正确判断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脑子像是被清空了,读写的信息都只有当前。

  过了一会儿他才走到饮水机前,拿起杯子接了杯水:“我本来想给你打个电话……”

  “我知道你不会打,你小时候就这样,”林湛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然后指了指前方,“我就住那儿。”

  “什么?”林无隅愣住了。

  “我拿个望远镜就能看到你,”林湛说,“晚上窗帘拉一下吧,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变态。”

  林无隅看了他一眼:“别的?”

  “嗯,拿个望远镜偷看自己弟弟,”林湛说,“感觉就挺变态的。”

  林无隅没说话,顺着方向看过去,也不知道林湛说的是具体是哪里。

  林湛也没再给他介绍,只是沉默地看着窗外。

  林无隅在余光里看着他的侧脸。

  跟小时候的记忆不完全一样了,他记忆里的林湛的脸,大多数是他仰头看过去的角度。

  而现在,他已经比林湛高了小半头。

  “上回跟你一块儿来的那个小孩儿,丁霁,”林湛说,“说你是今年的高考全国状元。”

  “嗯。”林无隅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在任何人面前,他都不会因为这个状元而觉得不好意思,他没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他就是状元,他有这份自信。

  但这个人是林湛。

  这个人是“你哥”。

  这是从他有记忆那天开始,就不断地被否定被忽略的根源……

  是他锁进角落不愿意再回想的记忆,却也是他曾经唯一感受并且依赖过的亲情。

  “我其实,”林湛转头看着他,“不怎么吃惊。”

  “嗯?”林无隅看着他。

  “你从小就很聪明,”林湛说,“特别聪明,我跟他俩说过,你是天才。”

  林无隅笑了笑。

  林湛偏着头又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伸出胳膊抱了抱他,轻声说:“对不起啊,小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